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事实孤儿将纳入保障范围 事实孤儿包括那些人

要闻 2019-12-26 11:01141未知admin

我们都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着很多无人照顾的孩子,其实有大部分是孤儿,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成一个人,还有一部分的孩子是因为家里父母没有赡养能力或者是丧失了工作的能力无法照顾这些孩子,这些孩子的生活引起了大众的关心,近日事实孤儿纳入保障,那么这一项政策会给这些孩子带来哪些好处呢?什么样的孩子又算是事实孤儿呢?跟着平安健康网的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父母没有双亡,但家庭没有能力或没有意愿抚养的儿童,均属于“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即通常所说的事实孤儿。据不完全统计,事实孤儿在全国有50万名左右。因名义上父、母尚在,事实孤儿难以获得与孤儿相同的保障,为解决这一困境,在多部门的联合推动下,相关国家政策逐步出台,从2020年1月1日开始,全国所有事实孤儿将全面纳入保障范围。

事实孤儿保护措施:根据《意见》,父母双方重病、重残或因受到人身自由限制,而无法行使抚养能力的;或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踪,另一方有以上情形的,其儿童将被认定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约50万,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普遍处于基本生活标准低的困境,部分孩子还容易产生心理方面的压力。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纳入制度性社会保障体系,是中国儿童福利事业的又一次进步。

《意见》提出,要优化关爱服务机制,引进社会力量,帮助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同时也提到,加强送养工作的指导,在充分尊重儿童和家庭意愿的前提下,鼓励支持有收养意愿的家庭依法收养这些孩子。用社会化关怀手段,处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养育问题,是《意见》的一大亮点。完善并创新中国寄养家庭制度,既能针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这一困难群体的特点,提供高质量的关怀服务,又能够最大化利用社会资源,尽快推进这一儿童保障制度落地。

有媒体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称作“事实孤儿”,过去一些地方的民政部门因为“无法可依”,也常照搬关怀孤儿的办法来关心这些孩子。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往往面临更复杂的原生家庭环境、更曲折的成长路径。有一些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父母可能是服刑人员或戒毒人员,原生家庭环境不佳,也容易遭受他人歧视。有能力通过审查并有意愿从事公益的寄养家庭,能够用“好父母”代替“坏父母”,重建受到心理挫折儿童对成年人的信心。也有部分儿童的无人抚养状态并非永久性的,在寄养家庭生活的经验有助于缩短儿童对重返原生家庭的不适应期,优秀的寄养家庭父母也能为原生父母树立行使监护权的榜样。实践证明,寄养家庭能够很好满足部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特殊的成长教育需求。

寄养家庭是国家监护的有效补充。荷兰政府的儿童福利机构只扮演兜底角色,大部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都会由寄养家庭接收。当地政府会严格审核寄养家庭收养资格,并提供充分寄养培训;寄养家庭则能够得到免税津贴和额外带薪休假;社会对于寄养家庭认可度也非常之高。荷兰这一行之有效的寄养家庭制度,得到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认可。我国已经通过并实施了《家庭寄养管理办法》,并制定了家庭寄养评估标准。据今年5月的新闻报道,目前我国家庭寄养的儿童约有7000人。相对于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规模,我国寄养家庭服务的供应还相对不足。

寄养家庭能够分担政府福利机构的压力,也更能满足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生活成长需求,让他们在正常家庭环境下生活,获得充分的教育指导,并处于福利部门监督回访之下。民政部门要以意见实施为契机,增加社会对寄养的认可程度,并给予寄养家庭一定经济奖励,积极扩大寄养家庭申请规模,提高寄养质量,让更多寄养家庭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撑起保护伞。

2013年6月,南京市江宁区两名女童被发现饿死在家中。孩子死前曾因饥饿彻夜拍门喊妈妈,甚至吃粪便充饥。孩子父亲因向他人提供吸毒场所被拘役,母亲曾多次将孩子丢在家中外出不归。对于事实孤儿纳入保障的消息,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赞同,特别是有些偏远地区的孩子,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活是很苦的,老人们一般没有生活来源,到处干点零活拉扯着孩子,如果老人身体不好再生了病,那真的是家庭的灾难,有了政策,相信会一点点好起来的。

“彭奶奶,您知道检察院是干什么的吗?”在四川省仪陇县日兴镇土寨村,记者见到了“事实孤儿”田静的监护人彭奶奶。说起仪陇县,很多人并不陌生,这里是开国元帅朱德的故乡,也是川陕革命根据地。

2014年,仪陇县检察院在办案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走基层时发现,在这里有一群被遗忘的孩子们——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也就是“事实孤儿”。

他们当中,有的是父亲死亡、母亲失踪的孩子,有的是捡养的孩子,有的是在世父或母涉罪服刑的孩子,有的是在世父或母因病因残无力抚养的孩子。

他们因形式上不符合孤儿的认定条件,无法享受国家福利保障,生活一度陷入困境。据悉,目前全国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有50万人左右。从2014年起,一场针对“被遗忘的孩子们”的司法救助活动在仪陇展开。

生存之困:处境比留守儿童和孤儿更加艰难“比登天还难”是彭奶奶用来形容帮助田静确认孤儿身份的过程。虽然我国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孤儿救济制度,但是“事实孤儿”的相关福利保障仍是空白。

“事实孤儿”的监护人如果不能通过法律途径确认“事实孤儿”的孤儿身份,就无法享受国家救济。“我们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每个月只要买20斤米,吃得饱就行。”彭奶奶说起以前的生活,“田静是我家小儿子在路边捡到的,那个时候就想着不管多苦,也要把孩子养大。”

靠着低保和做些农活,彭奶奶一家人将田静养大。几年前,田静养父去世后,困难的家庭条件让田静一度想退学。“她自尊心很强的,有困难很少开口讲。”土寨村村干部告诉记者。

“2014年,我们在调查走访中发现田静的情况符合孤儿救助条件,就向日兴镇政府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其按照国家政策及时为田静办理捡养手续,现在,田静每个月能领到900元的国家救济金。

”仪陇县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刘歆告诉记者。“有了这笔钱,娃娃上大学的学费就解决了。”彭奶奶告诉记者,田静的梦想是当一名美术老师,教孩子们学画画。“数量庞大、不能享受国家救济、生活极度困难是仪陇县‘事实孤儿’的三个特点。”

仪陇县检察院检察长唐蔚告诉记者,2014年通过初步摸排走访发现的“事实孤儿”就有上百人,随着摸排工作的深入开展,该院不断尝试发挥检察职能、通过司法途径帮助“事实孤儿”解决身份问题。截至目前,该院已经救助过218名“事实孤儿”。

“我们着手开展‘事实孤儿’司法救助工作时,国内并没有可借鉴的经验。多次尝试,不断探索总结,最终摸索出了一条符合仪陇实际的路子。”唐蔚告诉记者。据了解,“事实孤儿”的法律认定必须具有公安机关出具的孤儿父母死亡证明,或法院出具的父母宣告死亡或失踪的法律文书。

“仪陇县有许多无法享受国家救助的‘事实孤儿’,所以我们决定发挥检察职能,进行司法救助工作。”唐蔚说,对符合诉讼条件的“事实孤儿”,由检察院支持他们向法院提起诉讼,通过法院依法宣告其父或母失踪,确认其孤儿身份获得救助。对不符合诉讼条件又确有生活困难的,促请民政、教育、卫生、扶贫等部门履行社会救助职责。

母亲失联,父亲因病逝世,照顾冯晓斌的重担落在了年过六旬的爷爷奶奶肩上。在仪陇县度门镇,记者见到了腼腆害羞、不善言辞的冯晓斌。被问及近期有什么愿望时,这个害羞的大男孩用很小的声音说想要一个篮球。不富裕的家庭条件,逐渐年迈的爷爷奶奶,懂事的他很少向家里提要求。“冯晓斌的身份认定,最困难的地方在于他母亲下落不明,但没有被认定为失踪。”刘歆告诉记者,经过近一年的多方寻找,2015年5月,由司法局取证后,仪陇县检察院支持冯晓斌向法院起诉,要求宣告其母亲失踪。2015年10月,该县法院宣告冯晓斌母亲失踪。判决生效后,冯晓斌被认定为“事实孤儿”,获得国家救助。

孩子的事无小事。通过多部门联手,县、乡、村三级联动,仪陇县检察院对全县57个乡镇883个行政村的“事实孤儿”进行了地毯式排查,发现218个孩子符合“事实孤儿”救助条件,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分类实施救助。

支持起诉帮助解决孤儿身份问题获取救助。将排查出的25名“事实孤儿”,移交县司法局组织律师和法律工作者进行调查核实、取证。通过诉讼程序依法宣告其父母失踪,确认其孤儿身份获取救助。每名孤儿每月获得810元的救助金。

督促相关部门履行职责实施救助。督促乡镇和公安机关调查核实11名捡养孩子身份并出具身份证明,直接由民政部门纳入孤儿救助。督促民政局、教育局对未获得救助的182名“事实孤儿”分类救助。

经再次核实,仪陇县民政局将其中171名事实孤儿纳入困境儿童救助,每人每月发放400元基本生活费。县教育局免除110名在读“事实孤儿”在校期间的伙食费、住宿费、学杂费等费用,并根据不同读书阶段每年给予一定补助。

发动社会力量实施立体救助。成立“护苗人”司法救助志愿者服务队,发动志愿者在每年儿童节、春节期间,深入各大乡镇调查走访,为事实孤儿送去书籍、玩具、牛奶等礼物。对人格缺陷的“事实孤儿”,组织专业人士开展有针对性的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通过微博、微信、官方网站、电视、报纸等媒体加大宣传力度,呼吁全社会共同关心“事实孤儿”。

孩子是未来,孩子是希望,全社会应让每一个孩子都有所养、有所学、有所望。2014年,仪陇县检察院联合县法院、司法、民政等部门会签了《关于联合开展事实孤儿救助活动的协作机制》,全面保障“事实孤儿”救助保护。如果能许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那么所有的努力都值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四川省人大代表周菊在该省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联合14名代表,向四川省检察院建议推广仪陇县检察院的“事实孤儿”司法救助工作,得到省检察院采纳;省政协委员莫盛恩对“事实孤儿”司法救助工作充分肯定,并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呼应。

2018年6月,四川省检察院在全省检察机关推广仪陇县检察院做法,组织开展深入推进全省“事实孤儿”国家司法救助专项行动。“检察机关的工作做得细致,联合牵动各部门,共同综合保障‘事实孤儿’的生活学习。”

仪陇县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副主任汪世强表示,希望共同关注“事实孤儿”的教育问题,对孩子进行正确引导。“虽然有国家救助金,但是大学学费对‘事实孤儿’的家庭而言,负担很重。”仪陇县教育局资助中心主任何军建议,减免“事实孤儿”的部分学费,保障考得上大学的孩子能完成学业。

“让孩子们吃饱饭、有学上不是我们开展司法救助行动的终点,‘事实孤儿’的心理健康问题也不能忽视,希望这能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唐蔚说。

 据了解,今年7月,民政部、最高法、最高检等12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制度将于2020年全面实施,这意味着全国50万名“事实孤儿”将可领取生活保障补贴。

事实孤儿能获得哪些补贴?事实孤儿能获得哪些补贴目前还不确定,很多地区还未出台政策,不过根据广东地区政策,事实孤儿基本生活补贴标准最低每人每月1110元,具体的需去当地相关部门咨询。

什么是事实孤儿?包括哪些人?事实孤儿,是指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虽然没有死亡或失踪,但是事实上不能提供经济支持和照料的儿童。国家民政部也表示,要制定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政策,将“事实孤儿”纳入到国家保障中。事实孤儿包括:1、孤儿:根据《收养法》的规定,孤儿是指不满14周岁,丧失父母的儿童、婴幼儿。2、服刑人员子女。3、户籍“留守儿童”。4、重症精神病患者的未成年子女。5、未满18周岁的感染艾滋病病毒未成年人。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3802.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