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獐子岛扇贝又不能碰了,大比例死亡

要闻 2019-11-13 09:15196未知admin

獐子岛一字跌停。2014年獐子岛首次因扇贝“出事”停牌前,其股价为15.46元/股,而截至12日收盘,股价仅为2.70元/股,下跌82.54%。多家买方机构表示,早已将獐子岛列为禁投对象,选股时更加注重对公司管理层的考察。

扇贝多次“出事”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公告表示,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的水平,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同时,公司也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11月12日,截至收盘,獐子岛一字跌停,封单超9万手,报2.70元/股。

实际上,这不是“扇贝们”第一次出事。獐子岛扇贝曾在2014年10月遭遇几十年一遇的冷水团,2018年1月又被“饿死”,2019年4月则是受灾。扇贝一次又一次出事,已令獐子岛股价不堪重负。2014年獐子岛首次扇贝“出事”停牌前,其股价为15.46元,如今已下跌82.54%。

最新的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0.11亿元,同比下降4.4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403万元,同比下降245.53%。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87.63%。

曾是公募重仓股

獐子岛扇贝一而再、再而三“出事”,早已令公募基金敬而远之。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从公募基金前十大重仓股看,持有獐子岛的数量为0。截至今年6月底,持有獐子岛的公募基金仅有1只,持股数量也只有1.05万股。基金经理表示,对主动管理型基金而言,基本不会将獐子岛列入选股池,但不排除个别量化选股系统短暂买入獐子岛,基金经理发现后也会立即卖出。目前,系统显示獐子岛已不在其持股列表中。

事实上,在獐子岛首次扇贝“出事”前,它曾是公募基金的重仓股。Wind数据显示,从近十年的公募基金年报、半年报看,2009年底至2014年6月,公募基金持有的獐子岛股份数量占流通股比例都超过1%,2011年底晚间獐子岛突然发布公告称,扇贝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12日开盘獐子岛一字跌停,收2.7元/股。獐子岛昨日在公告中回应称,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尽快赶到现场分析扇贝自然死亡原因,仍未获知具体原因。据统计,自2014年至今,獐子岛扇贝已经先后“上演”了冷死了、饿死了、跑路了、暴毙了等等各种“离奇”情况。今年以来,獐子岛已收到深交所4封关注函和3封问询函,业绩下滑、负债过高问题突出。

■新快报记者 郑栩彤

部分海域扇贝八成都死了

獐子岛公告称,11月8日-9日獐子岛抽测发现,2017年和2018年的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分别为不足2公斤和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初步判断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量减值风险。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占80%以上,为近期死亡,且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还可能持续。

截至今年10月末,上述2017年和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的账面价值合计3亿元。

深交所随即下发了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等。

今年已收到3份扇贝减产关注函

记者细数獐子岛历次扇贝“跑路”事件发现,扇贝受灾已多次成为獐子岛用来解释业绩不佳的理由。

2014年,獐子岛亏损11.89亿元,年报解释是冷水团、营养盐变化导致底播虾夷扇贝近乎绝收等原因造成。

2017年年报中,獐子岛报亏损7.23亿元,理由是饵料短缺等,导致扇贝“饿死了”。

2019年一季报中,獐子岛公告称,受2018年海洋牧场灾害影响,公司于2016年、2017年底播的虾夷扇贝可收获资源总量减少。

今年以来,獐子岛已收到4份关注函,其中3份与扇贝减产有关。5月22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獐子岛解释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4314.14万元的原因,獐子岛称主要是扇贝产量无法短期内有效恢复。6月1日,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年末存货的盘点结果是否异常,獐子岛称2017年年存货盘点时发现底播虾夷扇贝大面积死亡。9月9日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又称净利润大减为扇贝产量减少所致。

股价4年跌掉逾80%

熟悉的套路,熟悉的配方。业绩一下滑,扇贝主动“跑路”来“背锅”,最终就是獐子岛自2015年年底以来股价屡创新低。2015年12月31日獐子岛股价11.43元/股,至今累计下滑80.21%。

獐子岛的财务造假、财务负债问题也屡次引发关注。2019年7月,獐子岛被认定为2016年、2017年年报及2份公告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5月份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其资产负债率偏高、流动率偏低、金融机构借款规模较大、偿债压力大。今年上半年獐子岛总负债率达31.53亿元,其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流动风险仍可有效管控。

万得金融终端显示,自2018年2月獐子岛因涉嫌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便没有券商发布对獐子岛的研究报告。有报道称多家买方机构已将獐子岛列为“禁投”。的持有数量达5883.43万股,占流通股比例为9.19%。

但自獐子岛2014年10月扇贝“出事”后,公募基金便大幅减持该股。Wind数据显示,2014年底以来,公募基金持有獐子岛数量占流通股比例基本未再超过1%,仅2015年6月底持股数量占流通股比例为2.49%。2017年底以来,公募基金对獐子岛的持有数量基本为0。这期间,獐子岛的股价也是一路下行。

机构敬而远之

不仅公募对獐子岛避之不及,券商也似乎停止了对獐子岛的研究和跟踪。Wind数据显示,关于獐子岛的最新研报是2018年2月,彼时獐子岛扇贝又一次出事。此后,再无券商研报跟踪獐子岛。

多家买方机构表示,早已将獐子岛列入禁投对象。一位私募基金总经理表示,农林牧渔板块因为审计难度较大,因此一般会有所回避。此外,重仓股在买入前,除了深入研究和分析招股说明书、财务报表、券商研报之外,还会到公司实地调研。对于公司管理层的论述,也不会一概全信,会通过专门的第三方调研公司联系上市公司的离职人员或者上下游公司进行交叉验证。

某专注长期价值投资的公募基金经理坦言,自己选股标准中,最看重公司管理层,并花费一半以上的精力来考察管理层,如是否专业、是否有理想和热情、是否有强大的学习能力等。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3174.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