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成都8633刘传健机长操作成空客公司规范

要闻 2019-11-05 10:2670www.csmbw.comadmin

英雄机长刘传健的事迹,在国际航空界也引起了轰动。“5·14川航航班备降成都事件”后,欧洲空客公司调整了飞行手册,按照他的操作设计为规范的流程。近日,央视再次专访刘传健,他说,“其实平凡就是关键时候能解决问题的那个人!

四川的成都8633(实录)

四川航空3U8633航班紧急降落事件牵动人心。

央视新闻频道面对面节目播出了关于此次事件的调查节目,节目采访了机长刘传健及机组成员,并曝光了机长和空中交通管制人员(ATC)的“超淡定”对话录

录音显示,在飞机出现故障后,机长十分沉着冷静地与ATC进行联系,“现在…有点故障”,申请下降高度和返航。

而在报告完“风挡裂了”、将备降成都后,随着一阵巨大的杂音,机组方面“陷入了沉默”。ATC和空中其他机组人员多次连续呼叫“四川8633”,都无人作出应答。

之前网上有传一份这样的录音,与此次央视节目中的一样

2018年5月14日,3U8633航班从重庆起飞,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

机长刘传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巡航过程中,他看到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呈网状破裂,机组立即向ATC报告,“出现故障,准备返航。”

录音中可以听到,机长在意识到出现故障后,便联系ATC报告说,“现在…有点故障,申请下降高度”。

ATC同意申请,要求8633航班“下8400米保持”。而机长则告知说,航班因风挡破裂,需要返航。

ATC立即和机长确认航班的返回地点,机长表示将会备降成都。

之后录音中便听到了一段疑似风挡破裂的风噪声。

20几秒后,ATC连续呼叫8633航班,要求其连续右转飞崇州。

但此时机组已和ATC失去联系……

之后ATC启用紧急频道121.5,和空中其他机组一起呼叫8633航班。

ATC:“成都叫你”

其他机组:“四川8633,成都叫你”

西藏9823:“四川的8633,成都叫你”

其他机组:“8633,12337叫你”

但直至录音结尾,8633机组始终没有应答。

媒体此前报道,8633航班机长刘传健事后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在向ATC报告后不到一秒钟,便“听到‘砰’的一声巨响,转头看到副驾驶半个身子飞出窗外,随之飞机开始下落、速度增加。”

如今,刘传健接受采访时,详细回忆了事发时的情景——

刘传健:在第一声爆炸之前整个前期没有任何异样。

记者:你说出现了一声爆炸?

刘传健:对,巡航过程中发生了一声爆炸。

记者:突发的爆炸声来自哪里,你当时第一判断是什么?刘传健:当时的第一判断就是发生了一声爆炸,爆裂的声音,我和副驾驶同时发现爆裂的时候有异样,我们马上会做检查就感觉不正常,同时发现副驾驶前挡风玻璃裂纹了。

记者:当时爆炸声音有多大,给我们描述一下声音的感觉?比如过去爆米花那些东西是那种声音吗?

刘传健:对,爆米花这个声音,至少有这个声音。

记者:声音那么高,在密闭的空间,这个分贝非常大了。刘传健:对,当时一下,很惊愕的一种状态,所以我的动作后面非常快。

记者:但是在这种应急反应下,对你而言作为机长你第一个要采取的措施是什么?

刘传健:摸,用手感受我们玻璃的情况,就像我刚才前面讲的一样,我们玻璃有好几层,各层的结构不一样,如果外层,中层,它有三层玻璃,如果是里面,书上写了,有裂纹,告诉我们它的受力层受到破坏了。

记者:您当时用手摸玻璃当时感受的状态是什么?刘传健:有划手的感觉,我是用手指轻轻摸的。

记者:就是有裂纹吗?

刘传健:对,有裂纹,就是划手,割手的感觉,我知道肯定是里面一层坏了。

记者:内层坏了,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刘传健:意味着飞机的承受能力下降了,但并不一定坏,我的教科书告诉我,它承受力会减少。

记者:你和副驾驶有交流吗?刘传健:没有交流,这时候我第一下,拿着话筒同时下高度,我跟我们空管说我要下高度返航成都。

记者: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刘传健:它承受力受到破坏,可能飞机就有故障要发生。

民航客机的风挡玻璃通常有外层、中层和内层三层,而且其韧性和抗压能力是普通玻璃的两三千倍。

一般理论认为,即使内层玻璃破裂,中层和外层玻璃仍能抵挡机舱内外两倍的压差。

但出于职业敏感,来不及和其他机组人员商量,刘传健迅速做出了立即返航最近的成都机场的决定。

记者:当时离成都有多远?

刘传健:大概有150公里左右。

记者:是已经超越成都了还是没到成都?刘传健:过了过了。

记者:过了成都100多公里,返航成都。

刘传健:对。

事后看,从事故发生的那一刻起,每一个决定都至关重要,每一秒的时间都变得弥足珍贵。

因为对于高速飞行中的飞机来说,稍微的犹豫不决都会让飞机在短短的时间里飞出更远的距离,使下一步的自救变得遥不可及或根本不可能。

刘传健调转机头,同时抓起话筒向地面管制部门发出“风挡裂了,我们决定备降成都”的信息。

记者:塔台的指示呢?刘传健:没有。因为我把话报完,刚刚说完话可能他就关了,但是这时候整个玻璃就爆了。

记者:就在报话的那一刹那?刘传健:对,我说完可能还没有完的时候,这时候就爆了。爆了三次,没有反应了当时,肯定是应激的那种情况,可能当时我就当我睁开眼的时候。

记者:你是想第一本能保护?刘传健:没有保护,我根本没有想到它会爆炸,可能就是听到一声,本能眨一下眼或者什么的是这样的,当我睁开眼看到他的时候。

记者:看到副驾的时候?刘传健:对,都已经挂在那儿了。半个身体是在窗外的。

记者:当时的状态是整个下半身都在窗外,还是上半身?

刘传健:上半身,上半身在窗外。

记者:上半身不是有安全带和固定吗?刘传健:我们的副驾驶在巡航过程中,我们是可以放松一点的,然后他就只系了这个腿部的安全带,没有系那个肩带,所以他就被往外吸了,爆炸的时候内外是有压差的,当时压差是七点几。

记者:人会马上被吸出去?刘传健:一下就出去了。

记者:但是对那个时候来讲其实你内心有多少把握?刘传健:其实那时候我真没把握,其实我当时心里,也是喊完了,完了。

十分庆幸的是,当天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8633航班最终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

刘传健机长的军旅生涯

“特情,在我高教机单飞那天就遭遇过!”刘传健告诉记者。  

1995年6月,川西南某机场。刚飞行200余小时的原空军第二飞行学院某团学员刘传健,迎来了飞行生涯的一个关键时刻:高教机放单飞。此次单飞原本一切顺利,当他按程序放下起落架,对准跑道准备降落时:“拉高高度,准备通场。”突然,无线电里传来塔台指挥员的命令。不是要降落吗?来不及多想,刘传健按命令果断操作。

一圈、两圈、三圈……通场中他已知道,虽然进行了相关操作,但塔台信号员从望远镜里看到他驾驶的飞机前起落架没有完全放好!此时降落,如果操作不精准,机头直接着陆,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一切要由初次单飞的学员来完成!“初生牛犊不怕虎。”刘传健这样形容当年的自己。当飞机第6次飞过塔台时,油表显示油量不足,必须降落!他一边静听塔台指挥员交代的操纵要领,一边镇定地驾机对准跑道。

救护、消防等各类保障人员已严阵以待。50米、20米……飞机后轮平稳着地,他紧握操纵杆,全力保持飞机后轮着地的姿态向前滑行,最终,飞机前轮贴着地面轻轻着陆,飞机稳稳停在跑道上。

“就是这次特情,促使我后来飞行时不放过任何难点疑点。”刘传健坦言。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3090.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