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新浪员工爆料称:新浪阅读裁员90%,

要闻 2019-10-17 15:44160未知admin

“终于,我等到了HRBP,当天晚上收拾好桌子,就像从未来过这里”,望着公司Logo,抱着纸箱走出办公室那一刻,周旋(化名)有点恍惚。

不出意料,这是他最后一次来“一下科技”办公室,他在这里呆了接近2年,离职前一天晚上,他还在忙绿而又焦虑地处理手上的项目。如今,他成为“裁员潮”中一员,一周前,公司将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运营团队裁掉接近三分之二。

“有些遗憾”,公司给了足够有诚意的赔偿金,可他开心不起来。年底被裁员后,这意味着,他需要重新准备繁琐的求职。

相比周旋,韩冬(化名)就更为焦虑了,今年8月,美图对外宣称因公司架构调整需要裁员,刚转正不久的他成为其中之一。“你为什么在美图呆的时间这么短,是不是能力不够?”往后多次求职时,面对HR一遍又一遍地质问,他都无从辩解,甚至有HR直接说,这段工作经历忽略不计。

目前,他依然还在求职的路上,伴随着焦虑与失落。  

这个冬天,美图、斗鱼、一下科技、知乎等前几年备受资本青睐的明星公司先后裁员,手段各异,哀鸿遍野。

“变化实际上在6月份就开始了,当时很多独角兽企业就开始有了裁员计划。”多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的猎头表示,下半年后,原本活跃的人才市场开始遇冷,很多企业都准备“多穿几件衣服”过冬。同时,上市公司的裁员计划早就定下来了,裁员的消息是具有传导性的,传播开后,又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不过,在猎头们看来,大量人才涌入市场后,对于小型的发展中公司而言,反而是好事,这或许意味着他们可以招到原来只青睐于巨头的人才。对于这些公司而言,目前的寒冬无疑是一个扩充人才池的机会。

裁员并非毫无征兆,但被裁的员工往往最后一天才知道,也是部分人拉锯战的开始。

今年11月19日,美图发布公告称,根据对本集团截至2018年10月31日止的10个月未经审计合并管理账目初步评估,预期本集团于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年度将录得约人民币9.5亿元至人民币12亿元之间的净亏损。

美图的股价也从2017年初的高点900多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左右。

在此之前,美图选择了壮士断腕,今年8月,美图CEO吴欣鸿宣布调整变图的组织架构,将成立社交产品、美颜产品、智能硬件产品三大产品事业群。在此之前,其涵盖了美图秀秀、美拍、商业化、创新、海外等多条业务线,全面出击。

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面积裁员。

今年5月,韩冬入职美图,成为北京商业化部门市场的一员,主要负责美图的商业化。今年年初,这个部门大量扩招,甚至一度在北京就有接近600人左右。今年8月,韩冬成为第一批因架构调整而被裁的员工之一。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又是新成立的小团队,在签劳动合时,并没有严格的KPI考核。

“这一批裁员中,每个部门都有涉及,包括运营、市场、销售、技术,据说一共裁了600-800人的规模。”韩冬说,每个小部门都有裁员指标,优先裁入职时间短的,不能内部转岗,HR的口径也并不是裁员,而是公司战略调整。

不过,这仅仅是美图裁员序幕的开始。11月14日,美图发文称,美团美妆业务自11月30日后,停止运营。几乎同时,美图开始第二次裁员,杭州的电商团队几乎全军覆没。 “这两次裁员中,很多VP(副总裁)都走了。”韩冬说。

8月离职后,他被迫开启了求职拉锯战。长达四个多月的求职过程中,无数次碰壁。

“你怎么只在美图做那么短?是不是能力不行?”“你在美图的这段工作经验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太短了。”从美图离职后,他想去巨头企业,投了很多也面试了。“但是大厂一听我是被裁的,都再也没给我回音”。

  相比他,吴奈(化名)更加尴尬,在被斗鱼裁员后,因赔偿的问题,他们正在和斗鱼进行拉锯战。12月5号,斗鱼深圳的所有员工拿到了裁员方案:所有斗鱼在深圳的团队都要裁掉。前一天中午,从武汉斗鱼总部来了两个HR,和斗鱼深圳的负责人何泓洁谈话,随后何泓洁与下面各负责人谈了一次话,斗鱼裁员从传闻变成了事实。“从始到终,都没有跟我们说裁员的原因,没有任何解释。”吴奈依然在等待说法。

同样,知乎最近也在大面积的裁员,据一位内部员工称,目前知乎已裁掉500多人,裁员还在继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此刻也深陷裁员危机中。人人车也是在节节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其裁员已接近尾声,连总部的职能部门也有“优化”指标。

而据新浪微博认证为IT猎头GiTalent.cn的网友“IT猎头fancyfrees ”统计:网易裁员、趣店裁员90%的店员、京东12月中旬开始裁员、滴滴和阿里也暂停了招聘。

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一直在筹备着上市的明星企业,甚至是传统巨头,刚拿到融资不久的企业,这个冬天,都开始了缩衣紧食的日子。

“裁员潮”来袭

“大公司对行业比较敏感,会早于市场判断。”BOSS直聘研究院院长常濛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公司决策执行起来相对比较慢,因为公司大,结构复杂。

今年7月2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在很多创业者看来,这可以被视为一个风向标。

成立于2016年年中的“职人社”过去两年为很多中大创业企业输送了不少高端人才,在职人社CEO黄海均看来,在人才市场一线的他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变化。“很多互联网公司,早些年在资本的疯狂注资后,开始了扩张,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盈利,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从一级市场拿到钱,那么必然要缩减人力成本,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裁员。”

“同时,公司规模的变大后,组织架构、业务线都变得复杂。”黄海军进一步说,企业在扩张期时,如果不能对进入的人才质量进行把控,层层下来后,有可能会导致整个团队变得冗乱,效率变低。

裁员的消息被广泛传播之后,知乎对外宣布截至2018年11月底,用户数破2.2亿,同比增长102%。但在商业化上,知乎未公布更多数据。

今年8月,知乎宣称,上半年商业广告营收额相比去年同期增长340%,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已提供超过15000个知识服务产品,知乎大学的付费人次达到600万。知乎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广告是其主要的收入来源,知识付费是其商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组织架构调整前,知乎有商业化、社区、开发、市场、知识市场、职能等多个部门。”一位今年5月份从知乎离职的员工表示,今年以来,扩招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商业化,而据另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商业化部门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

面对知乎用户的快速增长,近两年,知乎不断尝试新业务,并进行团队扩张。“知乎live也是做得不好。Live团队和和商业化是一起办公的,内容也越来月偏离了精英人群,值乎这个产品是之前黑客马拉松的产物,当时定的目标是月流水20亿人民币,后来也是没人用,就停掉了。 ”上述知乎离职员工表示。

风口上的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有了不断去试错的可能,但一旦试错失败过后,除了公司外,最直接受到影响的是员工。

和知乎一样,斗鱼深圳被裁员的120人(包含了海外员工)团队,主要是在研发一款新的直播产品,这个产品有5月份开始在武汉总部孵化,8月份搬到深圳独立办公。被裁员时,还有部分员工尚未转正。“在做这个产品时。斗鱼已经投资了nonolive。”此次被裁的员工对界面新闻透露,深圳这个团队集体被裁,和高层决策有直接关系。“斗鱼的两位创始人中,张文明是想通过投资来布局海外市场。而陈少杰则是想自己挂帅做”。

而今,在一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这些曾经的风口上的明星企业,如果不能继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那么缩减业务线,减少试错成本是必然选择。

​今年全球银行业已宣布的裁员人数达到近6万人,而且绝大部分在欧洲,那里的负利率和经济放缓正促使包括德国商业银行在内的机构加大成本削减力度。

德国商业银行上周宣布,计划裁员4300人,深化三年前开始的重组。这使今年全球银行业宣布的裁员总数达到5.82万人左右,其中约90%在欧洲。

这些数字突显了欧洲金融业的弱点,该行业必须面对分散的银行业市场,经济增长放缓和已持续五年多的负利率的影响。今年,全球贸易冲突对该地区的出口造成了影响,迫使欧洲央行进一步下调负利率。

与大多数大型经济体相比,德国的银行业更加依赖出口,因此那里的裁员也最多。德意志银行正计划在2022年底前裁减1.8万名员工,并退出其投资银行业务的一个大部分。西班牙、英国和法国银行业也在裁减数以千计的员工,以支撑盈利。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2904.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