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贾跃亭因“叛将”破产,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要闻 2019-10-12 15:5570未知admin

“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如今真的“窒息”了。
他曾经是贾跃亭最信赖的人,后来却成为贾跃亭眼中的“叛将”。现在他又被自己老婆起诉欺压和背叛。夫妻反目显然是创业者最忌讳的问题之一。

两周前,就在Faraday Future总部采访新任CEO毕富康(Carsten Bretfeld)的当天,收到了来自加州电动车创业公司Canoo的新品发布邀请函。看到董事长斯特凡·克劳泽(Stefan Klause)的名字反应过来,这不就是之前和贾跃亭反目的FF前高管?

他离开FF创办的公司之前的名字叫Evelozcity,今年3月改名叫Canoo,目前已有400多名员工。Canoo上月底在洛杉矶发布了自己基于租赁模式的首款电动车,新车定位在7座MPV,续航400公里,通过委托方式代工生产,计划在2021年上市。Canoo的背后也有中国投资人的支持。

不过就在近日,Canoo却再次被起诉了,起诉的理由是性别歧视、婚姻歧视、违反公平薪酬、骚扰、违约、终止合同等等,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起诉对象还是克劳泽结婚7年的太太。

克劳泽的太太克里斯蒂娜·克劳泽(Christina Krause)在法庭文件中表示,自己和克劳泽等人一道在2017年底创办了Evelozcity,担任了公关、HR以及办公室行政等诸多工作,甚至一度用自己信用卡承担公司开销。

但令她不满的是,自己不仅没有“联合创始人”的头衔,在薪酬和股票方面都明显低于其他创始团队成员,受到了歧视对待。而最令她抓狂的是,克劳泽还试图逼迫她签署婚后协议,重新分割Canoo的股权财产,还在外面幽会其他女人。

克劳泽在电动车行业的创业开始于2017年3月出任FF的CFO兼COO。当时贾跃亭还在国内忙着处理焦头烂额的乐视债务危机,几乎把FF的所有事务都交给了克劳泽,尤其是10亿美元的A轮融资。克劳泽最初自信地公开宣布,“投资人看了FF都说好,两个月就可以搞定融资”,但却始终没有实质下文。

当年7月贾跃亭亲自赶到洛杉矶负责融资。在他亲自负责FF的日常事务之后,贾跃亭和克劳泽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为两人最后的决裂埋下了伏笔。为什么搞不定融资?克劳斯向员工暗示(后来他也曾经向媒体如此表示),这是因为贾跃亭不肯让出控制权,投资人因此心存怀疑;克劳斯还质疑贾跃亭带领FF继续前进的能力,鼓动技术骨干出走自立门户。

克里斯蒂娜的诉讼文件显示,2017年10月,克劳泽在中国香港一个会议上会见了几位投资人,拿到他们的投资承诺之后,决定自己创办一家电动车公司。和克劳泽一道出走创业的还有FF的大量核心高管:7月份刚刚加入FF的CTO、前宝马高级副总裁德国人克兰茨(Ulrich Kranz)、供应链主管、IT系统主管、内设和品牌主管,甚至还有贾跃亭最为看重的宝马电动车设计师、韩裔美国人Richard Kim。

当时的FF本就处在频临破产的边缘;被质疑领导才能、又被惨烈挖角的贾跃亭最终暴怒,通过FF发表声明,指责克劳泽“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并起诉克劳泽窃取商业机密。不过,双方已经在去年年底达成了和解。

克里斯蒂娜的诉讼文件还显示,克劳泽和克兰茨在Canoo的年薪是72万美元,持股250万股;而其他7位创始成员年薪最低26万美元。而克里斯蒂娜的年薪只有14万美元,而且只有1.2万股期权。克劳泽对她的解释是,她的工作并不是造车的关键岗位,而且他们是夫妻,给她太多股权会令其他创始团队成员认为他们夫妻过于贪婪。

看在夫妻共同财产的份上,克里斯蒂娜接受了自己丈夫的安排。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今年3月克劳泽提出要和她签一份婚后财产分割协议,就未来离婚时候如何Canoo的股权作出安排。

由于克里斯蒂娜不肯签署这份协议,今年6月克劳泽以拒绝回公司工作来施压,试图用愧疚感迫使克里斯蒂娜签协议。但克里斯蒂娜却发现,克劳泽却在6月份的父亲节当天偷偷和其他女人约会,欺骗了自己和他们6岁的孩子。而且在7月底,克里斯蒂娜被Canoo解雇了。

今年8月,Canoo突然宣布克劳泽不再担任CEO职位,原CTO克兰茨出任CEO。不过在Canoo的发布活动上,作为董事长的克劳泽继续出席并接受了媒体采访。在遭到克里斯蒂娜起诉之后,Canoo官方表示不会对正在进行的诉讼置评。

律师解读贾跃亭破产重组

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有破产清算(Chapter7)和破产重组(Chapter11)两种方式,贾跃亭申请的是破产重组(Chapter11)。

破产重组(Chapter11)是指企业或个人当下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法律允许债务人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某种资产保障的方式延期偿还。

知名律师董毅智表示,美国的破产立法产生较晚,属于联邦立法。其目的在于防止债务人利用各州立法的不统一,跨州转移财产、逃避债务。

据了解,《美国法典》的破产法典规定了6种类型的破产:个人或企业的破产清算;地方政府破产;个人或企业的债务重组(此项较少有个人使用,即Chapter11);农民或渔民家庭的债务重组;个人债务重组;在美国执行的外国破产案件。

​与中国相比,美国的破产法适用范围更广,不仅法人,个人甚至地方政府都可以申请破产。

很明显,此次贾跃亭采用的是个人较少使用的第Chapter11,或许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美国破产法》Chapter11针对企业的重整做出了明确的规定:本章规定的破产,是一种程序复杂的破产,也是大多数陷入困境的美国企业所申请的一种破产方式。即,当债务人选择依据该章进行破产时,允许在破产程序进行过程中,且在满足债权人债权要求之前,给予债务人时间重组其业务或资本结构,同时,债务人可继续运营其通常业务并拥有全部财产。

此时的债务人通常被称为“持产负债人”(简称DIP)。过去,对于企业应该在多长时间内拿出重组与还债方案,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后来,在《2005年防止滥用破产与消费者保护法案》中提出了120天的时间期限。如果债务人在此期限内未能提交重组与还债方案,则债权人可提交自己的方案。

一旦启动破产程序,除非事先取得破产法院批准,所有债权人均被禁止对债务人采取任何措施。此为“自动中止”原则。

主要目的有二:

其一,为债务人争取时间制订重整计划,以免分散精力对抗多个债权人的求偿主张;

其二,确保债权人的求偿请求按照破产法规定的优先级顺序获得偿付,避免在无序状态下,部分激进的优先债权人肆意践踏债务人财产及利用其余债权人的劣势获得不公平的受偿。

Chapter11的核心精神就是Business Friendly,即友善对待处于危困中的企业,不将其一棍子打死,使相关企业能够通过这一破产程序,有望浴后重生,成长为有持续发展潜力的、财务更加健康的企业。美国的个人/已婚的家庭或个体营业户依靠工资收入维持生活,欠债总数在25万美元以下,可使用此种破产方法。

在这种情况下,申请人可向法院提交还款计划,并向法院提交一定数额的钱款,由法院指定的管理人分期分批地归还其债务。这样,申请人就可用较长的时间,来归还他们所欠的债务。

这是一种在美国较常见的破产方法。在个人破产的情况下,债权人有权得到债务人还款计划的复印件,并且有权向法院提出异议,如果债务人的还款计划是基于欺骗或其它不诚实的行为,法院也可以拒绝申请人的破产请求。

破产纪录会跟随个人长达7年之久,此漫长的期限内,每当信用机构查看你的纪录时,你都会因这一“前科”而被拒绝往来,或是付出额外的高利息费用。

参考不久前相关的媒体报道:有债权人试图通过冻结和拍卖贾跃亭个人所持FF股权的方式,以获得其所持债权的权益。不过,也有债权人提出,这并不是一个公平的处理方式,大多数债权人都寄希望FF成功之后获得足额债务偿还。这样看来贾跃亭申请破产重组,或许是为了其他债权人得到平等对待。

而在申请破产重组后,贾跃亭是否会丧失对FF的话语权?对此,沈萌分析表示,控制权并不与股权捆绑,重要的FF高管可能还会听从贾跃亭的话。但对于贾跃亭能否顺利还债赎身,小编还是持观望态度。毕竟,他背负的债务可不是少数。

贾跃亭究竟欠了多少钱?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公示信息,从2017年至2019年4月,贾跃亭名下共有31条执行信息,执行标的金额共计115亿元。已在5月11日暂停上市的乐视网(1.690, 0.00, 0.00%)(维权)半年报称,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为19.85亿元。即使当年孙宏斌慷慨解囊150亿元,资料显示,贾跃亭还拖欠供应商和金融机构100亿元。

今年9月,贾跃亭辞去FF CEO职位,出任FF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EO由两次出任造车新势力高管的毕福康接替,贾跃亭在微博上转发消息说:“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在骗子的骂名中,贾跃亭一直展现出努力还债的好形象。2017年6月,贾跃亭出让67%左右易到的股权来偿还欠韬蕴资本的债务,绝大部分是以债务形式进行交易,这笔交易让贾跃亭还债近33亿元。

2018年年初,贾跃亭委托太太甘薇全权处理国内的债务,甘薇将乐视商城核心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如今的乐融致新),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出售酷派股份,转让价款8.07亿港元直接被招商银行(36.290, 1.18, 3.36%)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币,)偿债比例近60%。

8月29日,FF在一份声明中提到,贾跃亭过去两年已经偿还超过200亿元的国内债务,贾跃亭还设立了个人还债信托基金,以偿还国内债务,该基金主要由贾跃亭所持有的FF股份来提供。对于剩余债务,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说,愿意拿个人所持FF在美国IPO上市后的收益偿还。

10月11日,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法院日前终结了民生信托诉乐视控股及贾跃亭一案的执行程序,法院处置了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2978万股,处置上述股票所得案款及扣划贾跃亭名下资金账户所得案款共7303.7万元,已发还民生信托,但仍有约4亿元欠款尚未追回。

除了国内负债累累,还有几家乐视的债权方也在美国对贾跃亭提起诉讼,今年虽然已经有两家企业已经胜诉,但想要从贾老板那里拿到钱似乎遥遥无期。

AI财经社获得的一份法院文件显示,一家名为上海蓝彩的资产管理公司(Shanghai Lan Cai,音译,简称SLC)曾在2016年末向乐视网出借了5000万元贷款(约700万美元),乐视和贾跃亭方面未能予以偿还,2018年SCL在美国将贾跃亭告上法庭,冻结了他在FF的33%股权,以及通过一家空壳公司在加州拥有的价值数百万美元豪宅下达临时保护令。法院于2019年4月判决贾跃亭偿还蓝彩加上利息共计1241万美元的欠款,但贾跃亭并未偿还。

因此,看到媒体提前曝出贾跃亭要让位的消息后,SLC可被吓得不轻。法院文件显示,今年8月29日,为了防止贾跃亭临阵脱逃,蓝彩向法院申请了对贾跃亭的临时限制令,禁止贾跃亭以个人或指示他人的方式转让、隐瞒任何非豁免资产,法院予以了批准。

同样胜诉的还有一家名为上海启程月明( Shanghai Qichengyueming,音译)的投资合伙公司。2018年5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CIETAC)判贾跃亭败诉,向启程月明支付1亿美元的欠款,贾跃亭逃到美国造车后,由美国加州法院继续执行这项仲裁案。

今年7月11日,法院要求贾跃亭支付启程月明CIETAC裁决中指定的所有应付款,还得加上每年4.35%利率。即使赢了官司,这显然又是一次看不到战利品的胜利。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2864.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