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现实版孤儿怨?伪装6岁孩童,被收养后欲杀养母

要闻 2019-09-26 17:15161未知admin

30多岁成年女子伪装小萝莉被收养,杀害养父母,这是经典惊悚电影《孤儿怨》的故事。而如今,可怕的一幕却在现实发生了。《每日邮报》23日一篇长篇报道,讲述了一位美国母亲的经历,与电影情节近乎惊人的相似。

45岁的克里斯蒂娜·巴内特(Kristine Barnett)和她43岁的前夫迈克尔·巴内特(Michael Barnett)于2010年5月收养了一名乌克兰出生的女孩,名叫纳塔莉亚·格雷斯(Natalia Grace)。养父母被告知,女孩当时是6岁。

然而,2013年,这对养父母将纳塔莉亚独自留在印第安纳州的公寓里,并在一个月后移居加拿大,从此中断联系。也因此,二人被指控“遗弃”当时年仅9岁的女儿,并“潜逃”至加拿大。

克里斯蒂娜近日接受英媒采访,并透露了不为人所知的细节。她称,纳塔莉亚是成年女子(起码20多岁),因患有侏儒症,伪装成儿童被收养。然而,警方曾表示,尽管娜塔莉亚有罕见的侏儒症外表,但她仅有3英尺(约0.9米),行走困难,只能靠自己养活自己三年。

克里斯蒂认为案件存在“重大缺陷”,并坚称娜塔莉亚并非9岁,实际上有22岁。她还表示,多年来真正的受害者是她和家人,“在入睡时刺杀”“推向电围栏”“咖啡里倒入漂白剂”他们曾受到冒名者的多次恐吓。

克里斯蒂还讲述了不少可怕的生活细节,“午夜,她站在我们面前,你根本无法入睡,我们不得不把所有尖锐的物体藏起来。”“我看到她在我的咖啡里倒化学药品、漂白剂,我问她在做什么,她说‘我想毒死你’。”

“媒体把我描绘成一个虐待儿童的人”,克里斯蒂说,“娜塔莉亚是成年女子,她有成年人的牙齿、有月经,从未长高过一英寸,即使是天生个子矮的孩子也不会这样。所有医生都证实,她患有严重心理疾病,只有成年人才能被诊断出来。她从移动的汽车里跳出来,在镜子上抹血,她所做的事让人无法想象是一个小孩子会做的。”

最能说明问题的可能是二人的初级保健医生于2012年3月写的一封信,他在信中说娜塔莉亚的出生日期显然不正确,她假装是个小孩子,欺骗了养父母和其他医生。

报道提到,在9月11日养父母二人被予以刑事指控前,他们还被誉为“模范父母”,他们的孩子杰克·巴内特2岁被诊断患有自闭症,但12岁发表第一篇学术论文,15岁的他在著名的物理研究所学习。不仅如此,二人还是经验丰富的寄养父母。

受访时,克里斯蒂难掩泪水,她表示自己去加拿大是为了儿子的学业,她将纳塔莉亚视如己出,尽管知道她患有骨骼疾病,还是毫不犹豫地收养。她还说,“我一直希望有一个更大的家庭,但我的妊娠并发症很严重,无法生育更多的孩子。”

截至目前,养父母二人在缴纳保释金后获释,当地时间9月24日,迈克尔将出席在拉斐特当地法院举行的听证会。

孤儿怨剧情

凯特是一个刚刚经历了未出世的孩子胎死腹中的年轻母亲,因为失去孩子的痛苦使凯特的神志多次徘徊在崩溃的边缘,不断地受到噩梦的纠缠和困扰。

经过多次心理医生的调解,凯特决定要扭转这种生活现状,努力想要回到曾经看似很美好的一家四口正常生活。

在丈夫约翰的支持下,凯特最终确定了要去孤儿院里领养一个小孩,把自己对那个未出世孩子的亏欠和爱都补偿在这个小孩身上。

孤儿院里,在阿比盖修女的带领下,凯特在一楼看到了一群聚在一起活蹦乱跳的小孩,丈夫约翰却独自一人上楼,徘徊中在一间教室里看到了一个安静坐着画画的小女孩。

这个有着画画天赋和乖巧背影的小女孩就是埃丝特,也是凯特一家最后确定领养的那个小孩。

凯特和约翰接埃丝特回到自己的新家,不仅给埃丝特安排了新的房子,也把很多的注意力都给了埃丝特。

自然,对于正值叛逆期渴望父母关注的小少年丹尼尔和从小生活在无声世界的5岁小女孩马克斯来说,这个突如其来的姐姐还是会令人有点不知所措。

尤其是这个姐姐总是一手怀抱《圣经》,脖子系着丝带,穿着古板衣服。

丹尼尔从埃丝特进入这个家最开始就对这个姐姐抱有敌意,说嫉妒也好,说讨厌也好,他会在学校走廊上故意撞掉埃丝特的《圣经》,会在同学问埃丝特是否是新姐姐的时候矢口否认“我不认识她,她才不是我姐姐”,会刻意避开跟埃丝特有关的一切事情。

但是马克斯却慢慢接受了埃丝特这个姐姐,这个姐姐会在一见面就用手语打招呼,会陪马克斯玩耍,会在全家人都不懂马克斯意思的时候清楚明白的知道马克斯的需要,让马克斯慢慢的把埃丝特归结为自己最好的朋友。

凯特也很喜欢这个跟着她学钢琴,可以聊天的小女孩,埃丝特到来后,每个人(当然除了丹尼尔)脸上的笑容都增加了。

但是埃丝特的一些隐藏在无辜外表下的小心机却让人无法理解。

她会在凯特下车送丹尼尔车上只剩马克斯的时候,偷偷将车的手刹放掉,让车进行疯狂的倒车运动,让凯特因此心惊肉跳。

她会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后,在偶遇的娱乐设施旁将欺负她的同学推下滑梯。

她会在丹尼尔不是本意的射伤鸽子不知所措的时候,牵着马克斯到跟前,拿起石头砸向受伤的鸽子,美其名曰“解脱”。

直至孤儿院的阿比盖修女上门回访。

修女因为在整理埃丝特收养记录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疑问,就在埃丝特上个收养家庭因大火而全部身亡的时候,埃丝特不见踪影。

纵火也被警方列为蓄意,而埃丝特更是重要嫌疑人之一,只不过因为年龄小最终被撤销。

而这一切都被下楼的埃丝特听的一清二楚。

在凯特和约翰答应注意埃丝特一举一动后,阿比盖修女驱车离开,这时的埃丝特已经拉着马克斯的手来到了修女离开的必经之路旁。

当修女的车快接近的时候,埃丝特将马克斯一把推到了路上,阿比盖修女因为紧急制动车撞倒了一遍,下车查看马克斯状况时,被背后藏着的埃丝特用从家里偷来的手板打死,还让马克斯跟她一起将修女的尸体藏了起来。

至于凶器则被埃丝特藏到了丹尼尔的秘密树屋里,还威胁马克斯不要将事情说出去。

而察觉到异常的凯特在带埃丝特看心理医生后,虽然医生坚持没有任何问题,但受到怀疑的埃丝特还是烦躁不安。

这之后,埃丝特似乎开始不再隐藏自己的真实了。

向约翰诉苦凯特不喜欢自己,在约翰劝说学会讨好凯特后,埃丝特将为了纪念那个未出世孩子的白玫瑰剪下送给了凯特,导致凯特大爆发,对埃丝特的不满逐渐增加。

在凯特开始调查自己的身世后,不惜自残以假装被凯特家暴而挑拨约翰和凯特的信任关系。

会深夜坐在马克斯的床边,在凯特来看的时候将自己冷酷、成熟的一面一展无余。

会因为丹尼尔不小心看见她们从树屋下来,就设计引丹尼尔到树屋,当面浇上油,放火,锁上唯一的门。

丹尼尔在爬出树屋后因为力量不足以支撑摔倒昏迷过去,埃丝特靠近打算赶尽杀绝的时候,马克斯跑了过来一把推开了埃丝特,这时凯特也在窗边看见火焰立马朝着丹尼尔狂奔过去。

丹尼尔被送进医院,幸亏还有的救,转危为安后被移到病房观察看护。

就在凯特抱着约翰痛哭的时候,埃丝特借口买饮料离开了外婆和马克斯身边,步履坚定的朝着丹尼尔的病房走去。

等马克斯反应过来跟着去找“买饮料”的埃丝特时,埃丝特已经摘下了丹尼尔的氧气罩、拿起了枕头要捂死丹尼尔。

当丹尼尔再次被抢救的时候,凯特对埃丝特的怀疑达到了顶峰,当众打了埃丝特一巴掌,结果却被约翰和医生们认为精神错乱被强制住院。

虽然一再说着让约翰带着马克斯远离埃丝特,约翰却没有当做一回事,依旧相信这埃丝特。

直到回家后,埃丝特化妆变身成熟女引诱约翰遭拒。

约翰在埃丝特房间发现原本美好的画卷下隐藏的黑暗。

在医院的凯特接到最开始接收埃丝特的沙尔尼研究中心的电话。

一切的真相都扑面而来。

故事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为恐怖而恐怖,虽然全片有很多背后镜头,但给我们带来的却别有一般意思。

何为“孤儿”?

马克斯虽然有父母的关心,但在哥哥吵吵闹闹中自己置身于一片寂静中时难道不是一类孤儿?

埃丝特虽然残暴,但其最根本的愿望,也无非是想要得到人们的爱。

凯特一直坚持着对埃丝特的怀疑,但约翰的不信任、心理医生的怀疑也何尝不是一种孤儿式的存在。

究其原因,爱与信任,才是摆脱“孤儿”身份的最大条件,这与是否生活在父母的羽翼下并无太大关系。

我们看到最普遍的一版结局是约翰被求爱不得的埃丝特杀死,凯特从医院飙车回来为了救马克斯和埃丝特激烈搏斗,在马克斯一枪射中埃丝特、且随着凯特一句“I 'm not your fucking Mommy!”一脚将埃丝特踹下了冰面而告终。

I 'm not your fucking Mommy!

如果她要是心软,米姐的脏话可能就憋不住了!

在蓝光发行的DVD中,还隐藏着另一版开放式的结局,结局的引申意义细思极恐。

孤儿怨,怨的又到底是谁呢?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2713.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