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故宫9月21日暂停开放,要为国庆节做整顿?

要闻 2019-09-11 15:05147未知admin

麦北网9月11日电 据故宫博物院官方微博消息,根据工作需要和安排,故宫博物院于2019年9月21日至10月1日,暂停对社会开放。

宋代辛弃疾有阙词:“忆对中秋丹桂丛,花也杯中,月也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说的就是中秋节这样一个传统节日。今年的中秋来得比较早,在中秋节之后的一个星期,第八届山东文博会就要在这位文人的家乡济南召开了。这样一场文化盛宴,怎么能少得了传统文化的浸润呢?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本届文博会上,不但有高科技,还有传统文化演变而来的文创产品,让市民能够重温传统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故宫已经从古老的传统文化中演变出符合时代特征的“年轻化”和“时尚化”的商业作品,从各种文化创意产品,到文化创意节目和文化创意歌曲,故宫这座具有悠久传统历史的古老宫殿,已经焕发出新的活力成为一个网红“大IP”,同时也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据相关数据显示,故宫2017年的文创产品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甚至超过了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所以,此次文博会上,也是山东文化产业业内人士现场学习的好机会。

据了解,本届文博会上,故宫文创将把朱红色的宫墙搬进展厅,让市民感受到故宫的磅礴大气。整个展位的设计以朱红色为主色调,与故宫博物院朱红色的宫墙相契合,墙上不但有故宫博物院的logo,还将悬挂胤禛十二月景行乐图和胤禛妃行乐图7幅,很多装饰也复制了故宫的的藏品,看起来古典大气,很符合紫禁城的威严。

故宫文创展览通常会设置沉浸式主题展览区、文创产品销售区以及宣教体验区等多个区域,汇集300多种故宫文创产品,包括千里江山图系列丝巾、水晶镇尺、故宫色手账本、燕双飞胶带等,同时现场还有故宫主题网红打卡点、文创手作课堂等互动环节,让市民在济南就可以近距离接触到一个“网红故宫”。

​相比故宫的朱红宫墙,从设计图上看,国家博物馆就低调很多了。但是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大IP”也丝毫不逊色,她把传统文化与当今时尚生活巧妙结合在一起。平时大家一想到博物馆,就是各种陈列展柜、展架,但是此次国博展位的设计则别出心裁,除了这些博物馆的常用展陈手段之外,还用各种文创产品布置了卧室、书房、会客室,包括床、梳妆台、衣柜、书架、博古架、翘头案、沙发、茶几、茶桌等多种生活场景。相信在这里,市民可以感受到“国家宝藏”的创意之美和生活之美。

而记者注意到,展位上除了有陈列的“国家宝藏”复制品,还有根据珍贵文物而衍生出来的文创产品,包括文房、服装配饰、创意家居、邮品书籍、生活配件、摆件雅玩等。据记者了解到,除了高大上的艺术品,那些“接地气”、生活味儿十足的文创产品,比如书签、小夜灯、购物包等也在此次国家博物馆参展的清单里。

在当下这个文化极大丰富的社会中,消费者看重的不仅仅是物品的使用功能,还有附着在商品上的设计感与文化气息。所以说,讲好历史故事,把握住文物的核心内涵,恰当地开发商品的文化属性,才是博物馆们应该走的道路,这也是国家博物馆带给文创人的一种启示。

六百年故宫

600年历史的故宫,是全世界现存最大的宫殿建筑群,殿宇宫室9046间,收藏价值连城的历史艺术珍宝达180多万件。

如今在故宫,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日夜守护着这座文化殿堂的消防安全,他们被称为故宫守夜人。蔡瑞是其中的一员,作为北京市消防救援总队天安门支队故宫特勤中队政治指导员的他,前不久被评为“人民满意公务员”,并被应急管理部表彰。近日,记者对话蔡瑞,听他讲述故宫的防火秘诀。

古代防火靠太平缸,螭吻能避雷

新京报:故宫建筑都是木质结构,存放大量古籍字画,抵御火灾能力极低,历史上故宫曾发生过一百多次火灾。但是新中国成立后,极少发生火灾,是怎么做到的?

蔡瑞:故宫防火,在制度方面,就有一百多项管理规定。故宫1925年成立博物院,到现在94年了,防火的管理制度一直与时俱进,设施设备也一直在更换。

新京报:历史上,故宫有哪些防火的措施?

蔡瑞:故宫古代最主要的防火设施是护城河和太平缸,太平缸就是殿前面摆的大水缸。太平缸都要注满水,并且被垫起来,冬天可以在下面烧炭,保持水缸的温度。明清时期,太平缸用棉被包裹,防止结冰。

故宫的建筑还有一个象征性的防火结构螭吻,就是宫殿屋顶正脊两端的神兽。古代传说中,这个神兽能够吞火,还喜欢登高俯瞰,所以被认为能够避火消防。现在来看,螭吻一般高于建筑的其他位置,如果有雷电会先劈到螭吻,也有一定避雷防火的功能。

在宫殿台基上,还有很多螭首,主要是夏天排水用的,到现在还能用,每当暴雨,就会看到“千龙出水”的场面。

延续古代夏注水、冬凿冰的传统

新京报:现在对故宫的消防保护,有从古代故宫的防火技术中得到启发吗?

蔡瑞:我们中队保留了一些古代留下来的防火传统,比如“夏注水、冬凿冰,春除草、秋清叶”。为的就是不留丁点火灾隐患,保证故宫绝对安全。

冬天金水河结冰后,我会带着队员在金水河里每隔20米就凿开一个一米见方的冰窟窿。虽然现在的水源能够保证灭火需求,但我们还是延续着“冬凿冰”的传统,确保可以就近取水。

夏天,我会带着人往太平缸注水,太平缸离宫殿很近,是应急的“第一桶水”。春季,我们及时清除屋顶和院内的杂草,既防火又保护古建筑,你看现在故宫房顶基本都没有草了。秋季,风干物燥,我们会即时清除院内的落叶和可燃物,能清理出好几吨,另外,还会将10余万平方米的植被湿化,防止着火。

新京报:夏天是给所有的太平缸都注满水吗?

蔡瑞:我们只会对未开放区域的水缸注水,开放区域游客太多,太平缸很大,注满水的话,怕有游客,尤其是孩子发生危险。

每个宫殿量身定制救火预案,战勤班手绘消防作战图

新京报:新中国成立之初,也没有什么先进设备用来防火,你的前辈都是怎么做的?

蔡瑞:当时故宫缺少完善的防火设施,我们中队就在城墙上设置“瞭望哨”和“火卫岗”,一年365天,无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都在城墙上昼夜守望巡逻,既防火、又防盗。

新京报:故宫面积这么大,有宫殿九千多间,游客第一次来基本会转晕,你们对线路熟悉吗?是怎样做到的?

蔡瑞:建队之初,故宫内部环境复杂,九千多间殿宇纵横交错,确实给灭火救援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和挑战。我们中队的战勤班被称为“活地图”,时至今日仍传承着各大宫殿“一口清”、手绘消防作战图的绝活。从重点部位到行车路线、从水源点位到管道口径,甚至容易发生车道堵塞的区域都被不同线条和颜色精确标注,一笔一画都是工工整整、所有资料都是细致入微,保证第一时间能够到达指定地点。

新京报:你们现在每天的巡查路线是怎样的?

蔡瑞:我们把故宫划分成了十大保护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个重点建筑物,比如一区域的三大殿等,我们为每个宫殿量身定制了火灾扑救预案。队员每天巡查路线不同,早上八点半开始巡视,看看有没有杂物,还要检查消防栓、灭火器等。

故宫有五千多个火灾探测器

新京报:与古代单靠人防相比,现在有哪些先进设备在守护着故宫?

蔡瑞:现在故宫有五千多个火灾探测器,吸气式火灾探测器113个,还有红外感应器,既防火又防盗。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中控室,跟各个宫殿岗亭联动,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显示在大屏上。故宫内还有167个消火栓以及4000多个灭火器,我们会逐一定时检查保养。

新京报:听说你在工作中有很多创新,能详细介绍一下吗?

蔡瑞:我和队员一起钻研探索,加装了消防“吉普车”,这种吉普车能快速出警灭火,而且具有防冲撞性能。我们还研发了“肘式水枪”,可对着火点实施精准射水,并且自制了“重叠式水带推车”等装备。

新京报:这些装备对于保护故宫起到了什么作用?

蔡瑞:这些装备大大缩短了水带铺设时间,实现了“一分钟处置”的最佳效果。比如,我们反复开展实战化灭火操法演练,像太和殿这种超高、超大体量的建筑,十分钟内就可以用水枪、移动水炮、云梯高喷完成立体化水幕整体全覆盖。

“求什么都不求战功”

新京报:火灾对博物馆的毁灭是灾难性的。2018年,巴西国家博物馆发生火灾,馆内约2000万件藏品仅10%得以幸存。今年4月,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塔尖和大部分屋顶被烧毁。故宫的游客这么多,怎么确保防火安全?

蔡瑞:现在故宫开放70%的区域,明年将开放到80%。故宫现在每年有超1500万的游客,高峰每天限流8万人。这么大面积、这么多人,确实给防火带来很大的压力。

我们要做到禁止一切火源进故宫。目前,进入天安门广场区域安检,防止游客携带易燃可燃物品,比如打火机、火柴等。每到五一、十一等假期,我们都要派一批消防队员去安检口,对游客进行疏导,督促游客遵守故宫规定。

而且,我们对于队员的体能也有严格要求,以确保有更好的状态应对突发情况。比如,我们现在要求9项体能达标,包括5000米负重跑、单杠卷身上等。我们5000米负重跑要背着20多斤的空气呼吸器,我现在的成绩是良好,27分钟跑完。我们队员最好的十几分钟就能跑完。

新京报:前不久,国家博物馆也成立了消防站,目的是什么?

蔡瑞:国家博物馆也是重要的防火区域,此前我们支队就有一部消防车在国博24小时备勤,现在成立一个微型消防站,配备消防指战员25名、消防车2部,对保障博物馆及馆藏文物安全有着重要意义。

新京报:我看到你们的荣誉挂满整整一墙,“故宫消防卫士”的牌匾是怎么来的?

蔡瑞:“故宫消防卫士”的牌匾是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单霁翔送来的。他对我们说,“消防安全是故宫的命根子。有了你们,我们才有信心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六百年”。

你能看到,中队取得了很多荣誉,但唯独缺少战功。战功是我们最不想要的。每当新兵羡慕兄弟单位在火场受到表彰时,老兵都会严肃地跟他讲“在故宫,盼什么都别盼着火,求什么都别求战功”。我们宁可一辈子默默无闻、没有立功的机会,也不会让故宫出现任何一次火情的可能。

故宫特勤中队取得了很多荣誉。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曾处理过氰化氢泄漏,学习更多为“大应急”做好准备

新京报:你也是老消防了,你印象最深的消防救援是哪次?

蔡瑞:我是2002年12年入伍,从事消防工作16年。我觉得最危险的一次消防救援是处理怀柔氰化氢泄漏事故。

那是2004年4月20日,我们按照事先预案,进入现场。那时候我还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紧张、兴奋,又惶恐。但一到现场,我就被现场场景震惊——发生事故的是一个黄金冶炼厂,氰化氢泄漏已经造成3人死亡11人中毒,现场已经停了很多车了,各种应急队伍都在那里,现场一片废墟,氰化氢浓度非常高。我们按照平时训练的规程,穿好防火服,从检测到堵漏到洗消,整整20个小时没合眼。

新京报:去年,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退出现役,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后组建成立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 。在转隶之后,你觉得有什么变化?

蔡瑞:我觉得需要学习的东西更多了,因为现在讲的是大应急、多灾种合成作战的概念。我觉得,作为基层灭火人员,要时刻保持战备状态,要把体能夯实,还要储备足够的理论知识,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处置,最大限度减少损伤。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2559.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