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大学住宿费高达上万,什么原因?

要闻 2019-08-28 10:22143未知admin

近日,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鹏远公寓住宿收费高达每学期16640元,有学生因不满涨价拒缴费遭威胁一事引发广泛关注。

学校工作人员事后解释称,床位是校内的和鹏远同时提供,单独校内床位无法满足学生需求,且收费定价方为鹏远,与学校无关。校方已关注并正在处理此事,具体情况将等处理结果出来后公布。

27日晚,对于网上所反映的问题,秦皇岛市市委、市政府约谈校方和鹏远公司主要负责人,成立联合工作组进驻学校进行调查。

目前校方开始协调双人间学生调换三人间或者四人间寝室,已有大部分学生已经调换。

值得一提的是,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为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秦皇岛市政协常委、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朱立秋,2017年曾向河北省发改委建议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

“天价宿舍”引热议

据红星新闻8月26日报道,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一新生反映,其两人间的新宿舍住宿费及服务费共计一学期1.66万余元。据该生了解,去年一学期这一宿舍的收费标准为5740元,价格上涨近两倍。

据悉,鹏远公寓的住宿收费中,除了1200元住宿费外,还有千元至万元不等的服务费。

据报道,该生所住的宿舍为“鹏远公寓”,含公寓和食堂,均属于外包,位置在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校内。根据学生提供的缴费信息显示,该公寓属于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据南都报道,住宿的服务费是什么?

多名大三、大四学生表示,他们住宿时需要与鹏远公寓隶属的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一份增值服务协议书,同意自己自愿租住公寓且接受增值服务。

增值服务的内容包括超过国家标准规定的房间使用面积,装修标准较高,独立卫生间并配有24小时热水器,入室保洁清扫服务等。

消息一出引发热议,很多人表示这个价格无法接受。

面对突如其来的涨价,有学生并不接受,但其寝室因此被断电。

在鹏远公寓楼下张贴了红色字体的告示,称“依法追究民事责任,交由人民法院纳入失信人员黑名单,接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制裁。”告示落款为“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鹏远还采取过挂催缴通知的方式迫使学生缴费,未缴齐宿舍费的学生名字打印出来贴在宿舍楼下。

27日,鹏远集团办公室一工作人员称,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属于鹏远集团。增值服务费包含了打扫卫生、倾倒垃圾、生活家电维修、墙面护理、寝室翻新、洗衣服等费用。

对于不少学生称,缴纳高出市价的住宿费后,并未收到发票一事,该工作人员称“因为当时学生缴费以后,没有及时索要发票。”

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有老师表示,宿舍床位是校内的和鹏远公寓同时提供,整体是能满足学生需求的,单独校内的话就满足不了。

国家和地方关于学生公寓收费都有明确规定

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于2003年、2005年、2009年先后三次联合发文,禁止收费标准上调。河北省教育厅2008年发布的《河北省大中专学校学生公寓住宿收费管理暂行规定》显示,非财政资金新建的学生公寓,按照宿舍室内生均使用面积、内部设施条件等划分为三个等级,最高等级为每生每年1200元。

鹏远公寓6月公布的收费项目及收费标准公示牌显示,住宿费均为1200元/年,批准收费的机关及文号为河北省物价局、财政厅、教育厅的相关文件,但4人间、6人间的住宿服务费1800/年及300元/年,批准收费的机关及文号则显示为“市场行为,自主定价”。

据报道,秦皇岛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鹏远公寓此次发生的收费风波,与东北大学无关。

鹏远公寓属于社会力量办的公寓,学生自愿进行选择,至于收费标准是否合理,不由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

8月27日下午,据秦皇岛新闻网报道,对网上反映的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收费问题,秦皇岛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已经约谈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和鹏远公司主要负责人,要求其严格依照国家法律和政策,做好学生后勤服务工作,依法依规维护好学生合法权益。

报道还称,秦皇岛市政府已经成立联合工作组进驻学校开展工作,对网上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27日20时,南都记者向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的学生了解到,目前校方正协调入住每学期1.6万元“豪华双人间”的学生调换寝室,已有大部分学生已经调换,可以改成“豪华三人间”或者四人间。

其中,“豪华三人间”的住宿费用为9000元/学期,包含1200元住宿费及服务费等。

涉事企业负责人曾建议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

整个事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主体,那就是“社会力量”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秦皇岛鹏远高校后勤服务有限公司于2003年成立,经营范围为高校后勤服务,执行董事为朱立秋。朱立秋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秦皇岛市政协常委、河北鹏远企业集团董事长。

据河北省人民政府网站,河北省发改委曾于2017年6月回复朱立秋提出的“关于深化高校后勤社会化服务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建议”。回复称,“目前还没有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或上调学生公寓收费标准的政策条件。”

以下为具体回应:

您提出的“关于深化高校后勤社会化服务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建议”收悉,现答复如下: 一、关于深化校内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改革问题 199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释义》将教育收费列为涉及公众利益的重要的公益性服务收费,不宜以利润最大化为经营主体的行为目标。 基于学生公寓的公益性和其对高校和社会稳定的影响,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于2003年、2005年、2009年先后三次联合发文,禁止收费标准上调。我委也多次请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收费处,主管同志答复:学生公寓住宿费标准总体上继续保持稳定,控制在每生每学年1200元以内的政策没有变,各地应认真遵照执行。因此,目前还没有后勤服务价格市场化或上调学生公寓收费标准的政策条件,我委将会同有关部门积极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反映建议。 二、关于允许高校后勤实体经营公司与学生自愿签订合同,协商价格问题 社会化的高校后勤实体为高校学生提供住宿等服务,是后勤实体与高校之间合同约定,而不是后勤实体与学生个人之间合同约定。如果后勤实体直接与学生个人或家长签订住宿协议,属学生校外租房居住,目前是有违教育部相关规定的。高校的新生中有相当一部分未满十八岁,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超过十八岁的学生也是刚刚具有法律意义上的民事行为能力人,让这样的学生与高校后勤实体经营公司协商住宿费价格,签订合同会产生一系列法律、社会问题,在实践中也缺乏可操作性。 目前,社会力量投资建设的学生公寓在运行方面确实面临一些困难,需要进一步深化社会化后勤体制改革来解决,从我们所了解外省情况看,整体回购是缓解这些困难的主要办法。此前,我省已经有一些高校进行了这方面的尝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省教育厅也已经在相关的工作会议上对这种做法给予了肯定,今后将会同有关部门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问题来了,鹏远公寓所属的“社会力量”究竟是什么神秘力量?

表面上看,鹏远公寓还是很“懂法”的。比如将天价住宿费分解为住宿费1200元,服务费14000元等,是因为根据河北省物价局印发的相关规定,非财政资金新建的学生公寓,最高收费标准不得超过1200元/年。另外,鹏远公寓还贴出公告恐吓学生称,对于未缴纳费用的学生,将“依法追究民事责任,交由人民法院纳入失信人员黑名单,接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制裁“。

但是,假如随便造个“服务费”的名头就可以绕开物价局的规定,那么这规定就毫无意义了。人民法院,失信黑名单更不是为压榨弱势群体服务的。

从一件事中可以看出校方在鹏远公寓面前的弱势地位。2018年11月底,鹏远对未交费的宿舍强行停电,其中还包括宿舍成员部分缴费的宿舍。停电两天后,校方出面给停电的宿舍每人发了一个免费的充电台灯。鹏远公寓还派保安威胁不交费就赶人,不交钱毕不了业等。

鹏远公寓肆无忌惮,校方忍气吞声,夹在中间和稀泥,简直让人怀疑,到底是鹏远公寓为学生服务,还是学校为这所公寓服务?

不管是谁,都不能在法律面前搞特殊,更不能让校园净土异化为私人牟利的“猎场”。综合种种不可思议之情形,这起天价公寓风波已不是简单的乱收费。人们在问,鹏远公寓背后到底是“社会力量”还是“社会势力”?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大背景下,其中的是与非,有必要好好查查。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w/2414.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