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节目组公布高以翔死因,节目组也是有苦衷

娱乐 2019-11-28 14:22149未知admin

12时许,浙江卫视《追我吧》官方微博发布声明,证实高以翔正是死于该节目第九期的录制进程中。声明称,高以翔在奔驰时突然减速倒地,现场医护人员第一时间打开救治,并紧急将其送往医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高以翔最终死于“心源性猝死”。

这是高以翔录制节现在一天,上车时和粉丝挥手,也是他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最终一面 。

在震惊、心痛、哀悼的同时,一时间与之相关的论题相继冲上热搜:录综艺节目为什么非得熬夜?昂扬的艺人费用,倒逼节目“赶时间”

有观念以为,关于《追我吧》这样的室外明星运动类节目而言,夜间拍照,应该也有自己的苦衷。由于场地宽广,难免涉及到了某些城市街道。而明星参与,又容易形成粉丝阻塞交通。所以,挑选夜间录制,也是“两害取其轻”。

换一个视点来看,这些年,慢综艺、调查类综艺、科技综艺等形形色色的节目,让人目不暇接。仅从网络综艺来看,据广电总局监管中心统计数据,2018年我国共上线385部网综,节目数量较2017年同比增加95%。可见,全体综艺节目的数量呈现井喷式发展。

巨大的数量,让综艺商场成为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2019年上半年我国综艺节目广告营销白皮书》显现,仅2019年上半年,我国综艺节目广告商场规模挨近220亿元,同比增加16.12%;节目植入品牌数量达546个,同比增加15.19%。

综艺展现出的强大吸金力,也加剧了职业竞赛。“不瞒你说,我已经连续十四个通宵,这半个月每天都是早上四五点回家。”国内一位闻名综艺导演在承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道,一个节目改十次八次是少数,大部分是几十次甚至上百次修改。

高强度的拍照、拍照前后的各方和谐,让综艺节目各个环节上的人员都上紧了发条。

“客户要提意见,渠道也要提意见。不仅如此,渠道里又分不同部门:广告、运营、制片人再加上部门主任一审二审三审。每个流程都会对节目提出自己的意见。”

上述导讲演,现在客户权利被扩大是节目录制的一大问题,“许多赞助商,除了要求权益呈现,还会对节目内容提不专业的或者分外的修改要求。”对此,上述导演举例称:他曾执导的一个节目,赞助商是一个果汁。

“依照脚本艺人只需提到并且喝就可以了,成果那天客户来现场看录制,一定要艺人补拍一段内容并且是要求艺人说解油解腻请喝什么果汁。艺人当场怒了,说'解油解腻我为什么不喝普洱茶要喝果汁',为了这个,客户、出售和渠道监制现场当着艺人吵架,然后各自报告老板。录制只能暂停拖延两个多小时所有一百多人耗着等候成果。”

除了来自客户和内部和谐的压力外,节目组请艺人出镜的昂扬费用,也成为综艺录制需求“更快一点”的原因。

“艺人制造设备本钱许多是按天来计算。昂扬的艺人费用让导演组从节约经费的视点会挑选本来两天的内容最好一天加班录完。”上述导演无法表明,所以熬夜成了这个职业十分遍及的问题。

节目该不该担责?那么,在高以翔事件中,《追我吧》节目组究竟有无法律责任呢?对此,调查者网采访到了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的范辰律师和上海茸诚伟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佳文。

范辰律师介绍,一般演艺公司在与节目组签订合同时,都会考虑到一些意外状况,尤其是户外节目,因此此事主要看高以翔所属公司与《追我吧》节目组的相关合同条例。

高佳文律师表明,假如高以翔的确是在这次节目的录制中由于太高强度的活动量导致猝死的话,(节目组)必定有一部分责任不可避免,由于活动是节目组组织的,理应考虑到参与录制艺人的膂力。尽管不会涉及刑事责任,但会发生民事补偿。

高佳文律师以为,家族有权去申述经纪公司以及《追我吧》节目组,这是家族可以追究的两个主体。“死因报告也很重要,可是死因报告牵扯到解剖的问题,家族方面不一定乐意解剖。假如家族不同意解剖的话,就只能出一个简略的死因说明。”

高佳文主张,艺人在录制节目之前,应该和经纪公司联系好,购买意外稳妥,“即使节目方比较强势,有免责条款,可是安全条款一定要写好。在伤亡这种不可避免的成果呈现后,咱们只能做好后续的补偿,作为艺人,哪怕节目组不给买稳妥,也一定要让经纪公司买。”

影视职业没有表面光鲜,事实上,关于影视职业来说,冬天早就来了,明星和艺人也不得不被迫冬眠。

随着影视商场从巅峰下跌谷底,艺人多出了大把时间。不肯蛰伏,就只有放低身段。

迪丽热巴借访谈节目向导演们喊话,“我有时间”;杨幂依托综艺节目刷存在感;袁弘开端考虑只能演男三的剧本;黄晓明没戏可演的状况下,接下了于正操刀的改编剧……

一线明星遍及堕入无戏可演的焦虑,而处在职业底层的青年艺人,面临的则是愈加困难的生计环境。

一些明星没有戏拍,就只能去拍综艺节目,有的综艺节目难度、强度还十分大;不出名的艺人转型做了网红;还有一些龙套艺人,去互动剧场里当助演,同一出戏,一年演了1000次。

有组织对青年艺人的生活状况进行调查,发现超越对折的青年艺人“无法依托表演维持自己的生活”。

巅峰的时分,艺人不论演什么都有人捧,低的时分,突然就一文不值了。电影艺人转战电视剧,电视剧一线艺人去演副角,原来的副角只能演更小的副角。一层一层传导下去,形成遍及性的资源降级。

商场对艺人不那么友好了。一位青年艺人透露,在阅历了近二十次试戏失利后,他不得不对自己的事业、剧组的挑选,乃至整个影视职业都发生怀疑。依据《影视圈》报道,当下已经有艺人靠卖房过冬。本年五月,27岁的艺人邹新宇退圈,她曾出演过《小重逢》《不良女警》等电视剧。现在,她是国金证券的一名出售员。

年内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影视职业隆冬到底有多可怕?本年前三季度,全国拍照制造电视剧备案数量比上一年同期削减27%,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

“艺人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演技派》发起人、闻名影视剧导演于正表明,“职业开机率下滑,许多‘腰部’艺人一两年都没有戏拍。”

一位影视职业分析师告知记者,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职业,80%的资源把握在20%的人手中,绝大部分从业者处在产业链低端,他们没有挑选权,更没有退路。

据证券日报,影视隆冬仍未退。天眼查数据显现,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况注销、撤消、清算、停业。

“影视(公司/项目)现在不看了,”某基金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明,“影视职业回款慢,方针危险也高,上一年开端咱们就很少出资纯内容的公司了。最近比较重视科技职业,估计一两年内都不会再考虑影视(公司)了。”

“影视出资的溢价空间正在不断缩减,让专业化商场出资者望而生畏。”大连峰岚出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霖在承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明,影视出资的出资报答受多种因素归纳影响,归于高危险高收益模式。现在来看,职业阅历2018年的调整风云,还处于较为清淡的阶段,许多大组织开端经过联合出品等下降危险,可以预见未来影视出资的头部效应会越来越明显。

艾德证券期货研究部研究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明,整个影视出资职业开端进入洗牌期,信任接下来职业的集中度也会提高,在未来一两年时间,全国上万家影视公司中会有不少关闭的状况,但职业阅历了去泡沫的进程,发展会愈加稳健、理性,有益于影视行情长期的健康发展。

影视职业过冬,三季度多家公司净利润降幅超五成,除了艺人外,一些影视公司的状况亦是不容乐观,从本年三季度的财报数据来看,各大影视公司盈余状欠安,整个职业仍然没有脱节下滑的困局。

在可比的14家公司中,成绩报喜的只有北京文明和华录百纳,北京文明成绩增加超越100%,华录百纳则扭亏为盈。华策影视等7家公司尽管完成盈余,但净利润降幅都超越了50%,华策影视和欢瑞世纪更是下降超90%。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五家公司则是堕入了亏损的泥沼,曾经的明星股华谊兄弟更是巨亏6亿多元。

有业内人士表明,整个职业的确不景气,再加上一些重磅著作没有上线,所以导致成绩下滑较多。 影视职业这几年暴露的问题是缺乏中心竞赛力,盈余不稳定、不持续。关于全体职业来说,只是一两部爆款不足以支撑职业的持续发展。

影视隆冬下,即便是曾经光鲜亮丽的明星也难逃生计的压力,有的人走了,有的人还在坚持。记得在《艺人请就位》中,艺人袁奇峰曾揭露对自己的演艺生计发出了疑问:我适不适合走艺人这条路途?对此陈凯歌回应道:“有多少人说,幸而我放弃了,就有多少人说,幸而我坚持下来了。只需经过努力坚持下去,你们总有一天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人物。”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l/3335.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