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爆料!赵丽颖复出,当天进微博热搜前十

娱乐 2019-08-22 14:02164未知admin

近日,给自己休假一年多完成了自己人生大事的赵丽颖,终于官宣消息要在8月22日亮相活动正式复出了!对于这一消息,很多粉丝都表示非常期待,想知道赵丽颖婚后再出现在镜头前究竟会是怎样一番模样呢,关注她22号的活动就全都明白了。

其实,相对于赵丽颖复出亮相参加活动,她回归荧幕的第一部作品更加被人关注。早前,在赵丽颖工作室宣布复出后,便有消息传出赵丽颖将搭档王一博合作一部大女主的小说IP改编剧。目前为止,这个消息并未得到证实,但是,听到消息的粉丝却率先炸锅持反对意见表示不看好。还未官宣就被唱衰,难道昔日独当一面抗收视的大花也要面临复出难题?其实针对被唱衰这个事情可以分两个方面看,这样的的话对于赵丽颖的影响也并非全是坏处。  

首先第一个好的方面,人未现话题先行,说明虽然阔别荧幕一年,但是赵丽颖的人气依旧,她的一举一动时刻被观众关注着,明星最害怕的就是失去人气和话题度,而赵丽颖显然不用担心这一点,这个现象对于她的复出是一个有利的征兆。

但是,坏的方面也在于此。明星和粉丝的关系是一种很复杂的脆弱的感情。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赵丽颖的人气依赖于之前影视剧建立起来的庞大粉丝基础,在这个前提下,赵丽颖复出时必须要考虑到影响她后续发展的各个因素,因此,她选择剧本时更加慎重,粉丝的意见也在考虑问题之一。如此大的反对声音,赵丽颖应该不会不管不顾,一意孤行选择剧本。

这样的考虑最坏的一个结果就是有可能像之前佟丽娅那般也许错过一个很适合自己的作品。当然这都是后话,一切都要等到赵丽颖方官宣和后期发展才能知道最后的结果。

网络上流传过赵丽颖的很多消息,事情真假借用《陈情令》中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未知全貌,不允置评”。但是我们必须承认,赵丽颖能够成功背后付出的一切努力,她“拼命三郎”的称号并不是白来的,七年的龙套成就了她,让她跻身一线。就是这样一个事业型的女强人,却在自己事业的巅峰期选择结婚生子,消失在娱乐圈一年。 

很多在事业上升期选择家庭的女明星用她们自身血淋淋的例子告诉我们,娱乐圈这个瞬息万变,更新换代极快的地方,这样的选择无疑是自毁前程。所以,当赵丽颖做出这个决定,真的让人感叹佩服她的果敢。

虽然很多人不看好冯绍峰跟赵丽颖的感情,但是不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赵丽颖选择了,粉丝也只能祝福。不过,这段婚姻维持至今,还未到一年,在很多人已经接受了两个人结婚的事实祝福之时,冯绍峰却频频传出一些不好的传闻,特别是如今赵丽颖孩子都生了,月子期也结束都安排复出了,这个迟到的婚礼却一直遥遥无期。也不免让很多网友对这段婚姻的态度再起波澜,难道赵丽颖真的是恋爱脑,之前的选择错了?

不管是恋爱脑的冲动还是深思熟虑下的勇敢,作为一个成年人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现下赵丽颖复出话题高却频频受阻,便是她对自己选择必须承担的后果。

赵丽颖人气高,但是已婚,生了孩子的她面临的难题就多了。  

我们知道赵丽颖是以《花千骨》中活泼可爱的“小骨”正式被观众认识熟知的,这个角色和她本人的形象契合度非常高,她完成的也非常好,两者可以说是相互成全。但是我们发现,此后她的作品,虽然人物风格有变化,但大多数作品都是古装偶像剧,即使收视率高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

我们承认,赵丽颖是有演技的,但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楚乔传》中关于她演技的质疑声就不少,虽说总体完成度不错但是对于很被看好的赵丽颖应该有更好的发挥,尤其是霸气深沉的剧情,一些情绪表达应该更有感染力,这一点赵丽颖还有点欠缺。

不止《楚乔传》,在《我和你的倾城时光》、《知否》播出时,外界对她演技的声音也或多或少出现过指责的声音。所以,因为外形的限制,她备受好评的都是如《花千骨》、《杉杉来吃》等可爱俏皮的角色。但是已经结婚生子,30来岁的她不可能一直演这一类的角色吧,尽管在外形上我们看不出来,但现实中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杨幂一直走的少女感,唐嫣的傻白甜路线都是如此,一直出演同类角色,久而久之,观众也会出现审美疲劳。同样是婚后复出,相对于很多被遗忘,没有剧本的女演员来说,赵丽颖要幸运了很多,观众对她认可,一直期待她的回归,她本人虽然沉寂一年,但是关于她的消息却从未远离过公众视线,她不存在所谓外界定性的产后复出艰难的问题。真正阻碍她复出,让她感到艰难的,或许是她自己本身条件的限制。  

所以,复出后的第一部作品会显得尤为重要,必须一炮打响改变之前观众对她的荧幕印象,让观众接受她少女到母亲身份的转变。现在独挑大梁的她也能抗收视,但如果一直是IP改编的古偶剧,怕是对她本人的演艺之路会有影响,外形限制需要很好的演技去弥补,需要有一些实力演技派的指导,不过以她现在的人气咖位又很难去给她人做配,这些才是她复出后的感到困难的原因吧。

延伸阅读:

具惠善和安宰贤事件

据台湾媒体报道,演员具惠善近日指控老公安宰贤外遇,男方沉默四天出面回应,并坚决否认做出对婚姻不忠之事,两人为了离婚协议金谈不拢。没想到,安宰贤才刚发完文章自曝罹患忧郁症,具惠善就紧接着发文:“我先得忧郁症,那间病院是我介绍他去的。”至于她所说安宰贤酒醉状态与多名女生联络,她文内写着“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

安宰贤21日在社交网站指控已支付了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却再要求房子所有权。对此,具惠善接着发文反咬,安所指协议金中的捐款金,是具惠善把办婚礼的金额全数捐给儿童病院的钱,当时全是由她支付,因此她只是要求男方还来他开付的一半金额,而男方现居的房子装潢费,也是由她支付。

具惠善强调,她所收到的钱并不是安宰贤口中所说的“离婚协议金”,而是两人结婚之间的债务整理。安宰贤社交网站里也提到“结婚一年后罹患忧郁症”,她再度强度:“我所饲养的狗狗去了天堂以后,我先得了忧郁症,那间精神科医院是我介绍他去的。”

具惠善声明全文:

大家好,我是具惠善。看了安宰贤上传的文字我也这样上传了,针对收到赔偿金的内容想做出说明。赔偿金中所谓的捐赠,指的是代替婚礼捐赠的所有金额,因为所有的都以具惠善的费用进行,所以要求返还一半的金额,现在安宰贤居住的房子的所有装修费用都是由具惠善出的,家务100%也都是具惠善在做,所以才收每天三万元三年的劳动费...并不是收离婚赔偿金。

之前养的小狗因为先去了天国我患上了忧郁症,之前我把我去的那家医院也介绍给我的丈夫,渐渐地精神好多了,丈夫喜欢喝酒,我亲眼看到亲耳听见他喝醉了酒和多名女性通电话。 他们之间的紧密对话已经成为了我无法了解的领域。

丈夫生日那天说想吃牛肉萝卜汤,从凌晨准备煮好之后,吃了一两勺就都剩下了,看着出去和外面的人一起开生日派对的丈夫,感觉那个人,心真的远去了。但我还是非常感谢生了这位儿子的婆婆,我想现在婆婆家还没有空调所以我给婆婆家装了,也给购置了洗衣机和冰箱。提到的向他要房子的事情,从他没有和我分居的时候开始,他已经没有过待在家的时间了,既然是我一个人住的话,还不如我向他要了。

当我问起他:“我做错了什么?”他就是那个回答,觉得我不够性感,所以一定想要离婚。和丈夫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会大声地播放内容有关倦怠期到来的男性的油管广播然后睡着......我是住在家里的幽灵,你曾经那么爱过的那个女人变成了僵尸。

此前,安宰贤发文,他认为婚姻是两人间的私事,因此不打算对外公开,但20日遭指控酒醉状态与多名女性联系,令他忍无可忍,决定出面解释一切。他坦言,结婚三年来,虽然过得很幸福,但同时承受着艰辛,“结婚后的一年四个月内,我接受了精神科的治疗,并服用抗忧郁的药物,结婚以来,我尽全力做好丈夫的义务,从没做过任何丢脸的事。”

安宰贤透露,当他看见具惠善发文表示“想要守护家庭”,他与女方进行了长时间的通话,但两人达成的协议却被扭曲,令他对于婚姻正式失去信心,“看着她持续说着被扭曲的故事,我再也没有自信与她继续维持婚姻生活。”

声明尾段,他向经纪公司、节目组等遭受牵连的人道歉,“抱歉到很想死,我没脸见你们,现在真的只有对不起的心。”文内,他同时向老婆(具惠善)表达歉意,但字句坚决表示“我无法理解你,全都是因为我的不足才造成的事,对不起。”

安宰贤声明全文:

因为我个人的事引起非议,非常抱歉。我很爱具惠善,很尊敬她结了婚。我真心希望我们两个人都是公众人物,能够安静地结束这一切。所以即使是突发性的公开,我也想保持沉默和接受。但是过程前后都取消了,只公开了片面的部分,歪曲了事实,给周围的人带来了损失,再加上受到了昨晚酒醉中与很多女性联系的怀疑和陷害,再也无法保持沉默,所以写了这篇文章。

虽然因为各自的喜好而开始的过去三年的婚姻生活也很幸福,但对我来说,这段时间在精神上是很累的。我们尝试着改善我们的关系,但要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容易。最终没能找到合意点的我们在协议下决定分居,为了让五只动物和她的生活更舒适,我离开了家。之后经过持续的对话,终于在7月30日和具惠善的离婚达成了协议。

我支付了具惠善算定的离婚协议金。具惠善出示的明细单中包括了对家务的日薪,结婚当时她捐赠的捐款等。我决定完全遵从这些意见。 但这绝不是因为我有婚姻破裂的归责理由,而是我想从经济上为爱过的妻子做一点贡献。但几天后,具惠善以第一次协商的金额不足为由,要求一起生活的公寓所有权。

之后我也向所属公司告知了离婚的事实,8月8日有代表会议,有着对离婚的挽留和时机进行劝解的时间。

但我对离婚的看法并没有改变,8月9日晚上,她在分居中我一个人居住的公寓里对门卫大叔谎称丢了钥匙,然后拿了一把备用钥匙进来。并且一边对我说“不是无端侵入,而是老婆。”然后翻着我的手机开始录音,对于当时正在睡觉的我,这种行为太突然,太可怕了。在看我的手机短信的时候,代表问了与两个人见面后说法不一样的部分(我说没有要求过房子,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要求的理由)是对此的回复的信息, 我没有骂过具惠善。那天晚上,我觉得再维持婚姻生活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我再次坚定了离婚的念头。

过了几天,她告诉我她想要离婚“选任了律师,送来了协议书和言论发布文,并计划于28日向法院提出申请,让我选律师。”

在追加要求的情况下,我必须申请到贷款,房子也要卖掉,我只能把所有的事情告诉公司。这并不是为了公司介入我们个人的事情,而是作为签约的所属演员,为了共享今后发生的情况。

我结婚后一年零四个月来一直接受精神科治疗,并服用抑郁症药物。作为结婚生活的丈夫,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从没有做过羞耻的事情,我想保护我的家庭。”她在经过长时间的对话之后,歪曲了彼此达成的协议,给他人造成了伤害,并且一直只讲述自己歪曲的事实。看到这样的她,我只觉得自己没有继续维持婚姻生活的信心。

因为我们个人的事情而受到损失的公司,节目播放当天受到损失的《我家的熊孩子》的相关人士,以及我的电视剧拍摄现场的相关人士们,我对你们表示我深深的歉意,我没有脸面,只怀有想要道歉的想法。还有我对在进行这件事的妻子感到对不起。但是的确是很难理解的事情。都是因为我的不足,没能整理好我的个人事务而发生的事情,我真心地向大家道歉,对不起。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yl/2354.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