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秀英去世享年92岁

文化 2020-04-22 22:43194麦北网www.csmbw.com

今日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朱秀英奶奶去世了,享年92岁。说到这个,我心里就莫名的难受,莫名的生气。莫名的愤怒。虽说现在是和平时代,但是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历史的痛苦!

4月22日11:30去世,享年92岁。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仅剩74位。1937年12月13日,朱秀英九岁。

日本兵进城时,她母亲带着她躲在泥马巷16号,原同义公染坊。她的母亲躲在床底下,正当朱秀英也想往床底下钻时,忽然一个日本兵拎着她的后脑,并拔出了刺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要杀她。

这一幕正巧被一个老奶奶看见了,跪下替她求情,日本兵才把朱秀英放了。她的舅爷爷,则被日军由泥马巷16号抓到了笪桥市杀害了。

今天,2019年12月13日,第六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目前仅余78人。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了公开报道介绍的58位幸存者情况,他们平均年龄超80岁。

2019年,已有12位幸存者相继离世,如今幸存者记忆传承工作迫切,纪念馆今年开始收集幸存者后代数据,有老人亦自发向后代传承回忆内容。

这些八九十岁的老人,曾亲眼见到亲人被杀、甚至自己受伤,痛楚在心中留存多年,“不知道还能讲几天,但活一天就要讲一天”,依旧站出来讲述历史。

经不完全统计,58位幸存者中,33位超过90岁。管光镜曾是最年长幸存者,享年100岁,2017年年底与世长辞。如今最年长的是97岁的濮业良、马继武。南京大屠杀之下,他们遭遇了不同的苦难,有的人一家数口人遇害,只剩一二人,有的人自己也受伤,甚至终身致残。

常志强家中8人有6人遇害,艾义英家中7人有5人遇害,90岁的夏淑琴家中9人有7人遇害。岑洪桂在目睹弟弟被烧死时,也被日本兵推进火海,烧伤腿部。杨翠英被日本兵打聋一只耳朵。王子华被子弹穿过手臂留终身残疾,夏淑琴则身中3刀。

1937年,夏淑琴一家9口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一哈姓伊斯兰教徒的房屋里。12月13日上午,一队30多个日本兵来到夏淑琴家门前敲门。哈姓房主刚刚打开门,就遭枪杀。夏的父亲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

母亲和两个姐姐被奸杀,外祖父、外祖母在护着姐姐时被杀,1岁的小妹妹被摔死。夏淑琴躲在床上的被子里,因为恐惧吓得大哭,日本兵用刺刀在她背后刺了三刀,当时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很久,直到被4岁的妹妹夏淑芸哭声惊醒。

她和妹妹哭喊着要妈妈。夏淑琴血流满身、又冷又疼,亲人的尸体就在身旁,房间里没一个活的,他们就从尸体身上爬过。她们在家里到处找吃的东西,幸好家里还有些炒米、锅巴,她们饿了就吃,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

就这样,夏淑琴和妹妹与亲人的尸体一同生活了14天,后被收养。遇害不分妇孺,幸存者贺孝和与郭秀兰都曾躲在防空洞躲避了一次枪杀。

郭秀兰回忆,当时,防空洞里小孩的哭声吸引了日本兵的注意。日军站在洞口用机枪扫射了大概半个小时。她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直到晚上爷爷来防空洞救人,把她和二妹救了出来,然后又把贺孝和及他母亲救了出来。这时候郭秀兰才知道父母和小妹都被日本兵打死了。防空洞里有百十来人,救出来的只十几人。第二天,日本兵在防空洞浇汽油放火焚尸,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把防空洞都烧塌了。

为了避难,刘民生一家一开始去了乡下,但后来又回了南京。现在想来,刘民生还是为家人当初的决定后悔万分,“当时不回来就好了”。

当时无处可去,他们只好住进金陵女子中学的难民区,但日本兵仍闯进了难民区。不独刘民生一家,葛道荣和李美兰躲进了金陵女子中学。葛道荣记得,1937年12月18日,日军把很多难民区的人拉上卡车,送到城外屠杀。很多人都在下关江边被屠杀,李美兰父亲和十几个邻居被抓走后,就在江边被杀害。

1994年起,夏淑琴开始公开讲南京大屠杀的经历,遭遇日本作者和出版商的名誉抹黑。2000年,她以侵害名誉权为由,在南京起诉日本作者和出版商,最终胜诉。这是南京大屠杀受害者首次在中国法院对日本右翼提起的此类诉讼。但夏淑琴一想到此,她就痛苦,忍不住流泪,眼睛都哭坏了:“我没想到我能活到90岁,还能讲几天,活一天就讲一天。”

后来,夏淑琴又在日本起诉作者和出版商。2008年5月21日下午,东京高等法院下达二审判决书,再次认定了日本作者和出版商对夏淑琴的名誉损害,维持损害赔偿的一审判决。夏淑琴再次胜诉。

实际上,夏淑琴的外孙女夏媛直到十几岁才知道外婆经历过南京大屠杀。91岁的常志强此前也不愿意说,他在儿女眼中,是一座孤岛,开始讲述之后,每回忆一次,都感觉“像死过一回地难受”。每次接受完采访,或者录完证言,常志强就要在床上躺上几天。

南京大屠杀主题纪录片《女孩和影片》导演罗思曾说,这是大屠杀幸存者常见的一种心理现象。至亲的家人惨遭杀害,自己却活了下来,很多幸存者会在内心产生负罪感,因而不愿触碰这些事。

但他们还是站出来坚持说。自1997年南京大屠杀60周年起,日本友好团体每年都会在东京、大阪、熊本等地举行幸存者的证言集会,多位老人参与了赴日证言,有的还不止一次,直至近几年,由于幸存者们年迈,从2016年起,证言集会不再邀请幸存者到现场,开始改邀请后代。

多位老人多年来坚持参加各种和平集会、和平证言活动。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只知道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历史真相,拒绝战争,珍爱和平”,“有责任把过去的苦难讲给大家听”,希望大家不要忘记过去,“体会过生命宝贵,要珍惜生命”。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wh/5121.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