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教育部:坚决取消本科院校“清考”制度

文化 2019-10-14 09:01111未知admin

教育部的这份《意见》昨天一经发出,便迅速成为网络热搜。其实这并非教育部首次明确取消“清考”制度。那么,高校学生、教师如何看待这份严格的管理意见?主管部门又为何再次严把本科教育的教学关?

教育部此次印发《意见》中要求,严把考试和毕业出口关。完善过程性考核与结果性考核有机结合的学业考评制度,加强考试管理,严肃考试纪律,坚决取消毕业前补考等“清考”行为。

据了解,这并非教育部首次明确取消“清考”制度,去年9月,教育部就曾印发通知,要求各高校严格考试纪律、严把毕业出口关,坚决取消“清考”制度。济南大学教务处老师张松介绍,今年学校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取消了毕业生毕业前的补考。张松说:“毕业之前组织毕业生集中考试这个事,从积极的一面看,我们可以保证毕业生搭末班车,让他在规定时间毕业,给学生提供一个便利。但是从不好的、长远的角度看,弊端就是如果开了这么一个口子,他平时在考试上不下功夫,老是想最后突击一下就能毕业。”

取消毕业前的“清考”制度,意味着大学不能再混日子,严进宽出或许将成为历史。深圳大学研二学生夏筝认为,取消毕业前补考有利于督促学生加强日常学习,避免毕业前的突击。“从学生角度考虑,这样一个政策的出台肯定对我们有帮助,必须承认,大部分的挂科是因为学生不认真或是没有完成学业导致的。现在有蛮多大学生把上学重心放到创业或是打工挣钱这方面,其实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

此外,《意见》还提出,引导教师潜心育人。明确各类教师承担本科生课程的教学课时要求。切实落实教授全员为本科生上课的要求,让教授到教学一线,为本科生讲授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把教授为本科生的授课学时纳入学校教学评估指标体系。安徽某高校教师陈晓曦表示:“作为一名高校教师,我对此非常赞成。这就明确要求每个大学生要真正对自己本科四年学业负起责任,老师也要打造自己的‘金课’,淘汰‘水课’,通过教育教学管理和师生的共通努力,切实提高毕业生质量。”

《意见》还要求加强学生体育课程考核,不能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合格要求者不能毕业。山东科技大学教师刘伟韬认为:“这项规定充分体现了国家进一步加强学校体育工作的决心和力度,为督促高校和学生真正把体育锻炼和身体体质重视起来提供了制度保障。”

为什么主管部门对高校本科阶段的教育教学予以特别关注?有数据显示,大学为社会提供的毕业生中87%是本科生。本科生培养质量直接影响着高等教育的整体质量。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上曾用“高教大计、本科为本,本科不牢、地动山摇”形容本科教育的重要性。陈宝生表示:“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不是合格的高校,不重视本科教育的校长,不是合格的校长,不参与本科教育的教授,不是合格的教授。对大学生要合理增负,提升大学生的学业挑战度,改变学生轻轻松松就能毕业的情况,真正把内涵建设、质量提升,体现在每一个学生的学习成果上。”

对于此次教育部再次印发深化本科教育改革的意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本科教育承接高中和研究生阶段,对高考后的学生而言,本科绝不是终点;对高校而言,如果没有优质的本科教育作为依托,也很难提升高等教育的整体质量。储朝晖表示:“目前要办好本科教育,我认为最关键第一个是要改变学生的观念,学生如果还是以为上了大学以后就到顶了,把大学当成终点,而不是当成新的起点,这个大学是办不好的。第二个,在教学和管理上要有所改变。2000年以后有一些高校,强调高水平、研究性,忽视了本科阶段的教学,如果本科阶段没有办好,很难让整个高等教育的质量提升。”

 

《意见》指出,要严把考试和毕业出口关。加强考试管理,坚决取消毕业前补考等“清考”行为。近年来,在部分高校存在这样一种现象:一些学生在毕业前如果还有“挂科”,学校为了保证毕业率,在毕业前为学生增加一次补考的机会,而且清考相对容易通过。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清考”就是给学生“放水”,让学生通过是降低培养质量,如果落实取消“清考”制度,达不到学校毕业要求的,就要进行淘汰,这样的话就进一步提高学校培养质量。

对“清考”行为说不,其实这并不是第一次。已有高校先行尝试。去年华中科技大学就有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学校没给“清考”机会,却给了考核不合格学生又一次上学的机会。不给清考机会,引导学生更注重平时成绩,脚踏实地地学习,才能培养出具备真才实学的人才。

除了突击“清考”,对饱受诟病的学术不端行为,本次教育部的《意见》也明令禁止。《意见》要求严肃处理各类毕业设计论文学术中的不端行为,严格毕业要求,严把学位授予关。

培养合格的人才,除了学业过硬,强健的身体也不可或缺。此次《意见》就明确要求加强学生体育课程考核。不能达到《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合格要求者不能毕业。早在2015年,《中国青少年体育发展报告(2015)》发布的一项数据就引起热议,在立定跳远、50米跑多项指标上,大学生的成绩甚至不如中学生,而近年来,中国青少年的体质虽出现触底反弹,但大学生的体质状况在各年龄段中仍然表现较差。

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汪晓赞:如果不放到升学考试里边,家长也好,学校也好,他根本不会去充实这个课程的发展,不会去重视体育教育。

加强教学教授应全员给本科生上课

更严格的管理,意味着大学生们今后的学习要打起12分的精神了,而对于大学教师该如何做,教育体系如何完善,高校如何培养社会需求的人才,教育部发布的这份《意见》同样做了明确说明。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我们现在大学里面,可能存在着“重科学研究,轻教育教学”的情况,在考核老师的时候,也会用学术研究的指标。要解决这一问题,就要建立起明确的制度,教育部也非常明确地提到,如果一位教授或副教授,连续三年都不给本科生上课,就需要清除出教师序列。

在学分制度的设置上,《意见》明确指出,支持高校进一步完善学分制,扩大学生学习自主权、选择权。建立健全本科生学业导师制度,让符合条件的教师,帮助学生制订更具个性化的培养方案和学业生涯规划。

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学生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兴趣,如果说学生一进大学,就有学业导师对他进行指导,规划他的整个大学学业发展,就会让学生过更有价值,和有意义的大学生活,是整体提高本科教育质量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本科教育是否成功,还要看高校培养的人才是否符合社会需求。对此,《意见》要求建立健全高校本科专业动态调整机制。坚决淘汰不能适应社会需求变化的专业。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学生忙起来,管理严起来,教学活起来,让中国的高等教育,特别是本科教育质量得到一个质的提升。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wh/2867.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