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远洋集团销售额创同期新高,卖出多少?

文化 2019-08-22 22:28142未知admin

远洋集团(03377.HK)公布的2019年中期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集团协议销售额600.8亿元,同比增长33%,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去年远洋集团首次跨过“千亿门槛”,并在今年年初将年度任务再度调高至1400亿元。从上半年的销售情况来看,销售规模再度冲高,在上半年的克而瑞排名中,也从去年末的26位,站上今年上半年的23位。同时,资产总值增加2%达到2555.93亿元人民币,公司拥有人应占权益为498.58亿元人民币。

中报显示,上半年远洋营业额达到人民币164.7亿元,同比增长7%;毛利为33.59亿元,毛利率20.4%;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人18.75亿元人民币,核心利润10.54亿元人民币,每股基本溢利0.248元人民币,建议现金派发中期股息每股0.11元港币,派息比率维持在40%。

同时,资产总值增加2%达到2555.93亿元人民币,公司拥有人应占权益为498.58亿元人民币。

从营业额的组成情况来看,物业开发收入达到127.44亿元,占上半年总营收的77%,是营收部分的绝对主力。上半年营收增量最大的则是其他房地产相关业务,收入达到27.15亿元,同比上升111%。另外,物业管理收入达到7.09亿元,同比上升19%。

今年年初,远洋集团提出布局策略的调整,将五大城市群对于销售的贡献比例进行平衡。同时加快周转策略,以获取中小型项目为主。时隔半年,策略调整已经初步显现成效。

报告显示,83%的物业开发收入来自于五大城市群,较去年上半年提高了2个百分点,协议销售额占比超过90%。其中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长江中游及成渝分别贡献33%、25%、22%和13%,可以看出,远洋近年来正更加努力地开拓北京以外的市场,维持均衡搭配的项目组合,以减轻个别市场波动的风险。

加大中小型项目的储备,也加快了远洋的销售周期和汇款。报告显示,上半年销售回款达到357亿元,保持68%的回款率。

同时,远洋上半年在开发项目的成本控制上效果明显,土地成本和建筑成本约占期内物业开发成本的86%,较去年同期下降5%。期内物业开发业务的土地成本为人民币4100元/平方米,比去年同期的5900元/平方米有有所减少。报告称,主要是由于期内较多二线城市项目结转,对应的土地成本较低。同时报告内物业开发的平均建筑成本也有所降低,从去年同期的6100元/平方米,降至今年的4700元/平方米水平。报告表示,这是由于去年上半年有较多高端项目入市的因素导致。

另一方面,销售物业的规模和价格都有所提升,上半年销售楼面面积为285.09万平方米,较上年同期上升24%;含车位在内的平均销售价格为21100元/平方米,同比上升8%。

土地储备方面,上半年远洋新增6幅地块和1个成熟项目,总楼面面积为102.6万平方米,其中新购土地平均价格为人民币5500元/平方米。从新增项目来看,分别位于济南、贵阳等城市,对于非京地区的扩充力度在进一步加大。

截至6月30日,集团土地储备总量为5330万平方米。其中,二级土地储备位3925万平方米,一级土地位1004万平方米,并在深圳持有401万平方米的旧改土地。

就在今年8月,深圳再传利好,受到支持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在此之前,除了传统住宅业务外,在养老业务、和WeWork的联合办公等业务板块均进入粤港澳大湾区,显现出对这一市场的看好。报告称,随着未来深圳旧改项目持续拓展和开发,将进一步释放大湾区土储潜能。

与此同时,进入下半年的远洋,在拿地显得更加积极。自7月以来,已经先后在贵阳、杭州、大连、无锡等城市新增项目,在土地储备端的速度进一步加快。

财务方面,从今年的融资情况来看,远洋保持了较好的融资渠道。其中包括今年3月发行的29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5年期及7年期利率分别为4.06%及4.59%;7月总额为6亿美元的10年期高级美元债券,仍保持了4.75%的较低票面利率。

报告称,上半年集团加权平均融资成本为5.43%,流动资金较为充裕,持有现金人民币为319.23亿元,现金短期借款覆盖倍数为2.82倍,连同尚未使用的授信额度约为人民币2135.8亿元。

就在中报发布前不久,远洋还赎回了一笔2020年到期的7亿美元的有担保票据,票面利率为4.45%。赎回完成后,所有2020年票据都将予以注销,并且将再无已发行尚未偿付的2020年票据。

尽管住宅销售仍是主业,但投资物业和商业地产一直以来也是远洋业务中较为抢眼的部分。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来自投资物业的营业额为3.06亿元,虽较同期有所减少,但主要是由于进行了轻资产化处理。

截至6月末,集团持有超过16个经营中的投资物业,其中大部分位于北京和上海,而二线城市中的杭州的乐堤港和成都的远洋太古里,也在商业地产行业中也保持了较高知名度。中报显示,包括两个美国项目在内,至少有10个投资性物业的租出率在90%以上,其中北京颐堤港、远洋大厦、钻石大厦、未来广场和远洋太古里的出租率都在98%以上。

报告称,近年上半年,已投入运营项目可租赁面积约为120万平方米,实现租金收入约为17.8元人民币,同比上升7%,EBITDA利润人民币11.2亿元,同比升7%。同时,在建的商业地产项目总建筑面积约为160万平方米,其中北京、上海项目面积占比达到76%,以写字楼和零售物业业态为主,计划于2020年-2024年陆续投入运营。

远洋集团表示,今年下半年还将推出多个项目,预计可售货值达到人民币1600亿元,同比增长23%,新增资源占比高达76%,存货资源占比达24%,并以快周转的适销产品为主,住宅类占比达86%。由此可见,在规模化快周转的道路上,远洋还在全力奔跑着。

延伸阅读:

金融科技迎来首份发展规划。据央行8月22日公告,近日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明确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

《规划》明确了六方面重点任务,其中就包括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此外还有加强顶层设计、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强化金融科技监管等。

业内人士指出,这是我国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学、全面的规划,是金融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

近年来,金融科技发展生机勃勃,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例如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移动支付、解决企业和个人融资难的互联网金融等。但与此同时,由于金融科技电子化、虚拟化等特点,延展了金融业风险管理内涵,使风险更具隐蔽性、传染性和外溢性。

确定六方面重点任务

《规划》确定了六方面重点任务,包括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从长远视角加强顶层设计;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将金融科技打造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使金融科技创新成果更好地惠及百姓民生;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做好新技术应用风险防范;强化金融科技监管,增强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持续完善金融科技产业生态等。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当前我国正从“供给侧改革”深入至“金融供给侧改革”,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愈加严峻,急需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金融运行效率。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驱动力。通过加大金融科技研发力度,有助于提升金融产品的多样性和覆盖面,健全金融科技监管体系等手段,为金融体系高效运转提供新动能。

“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央行印发了《规划》,这是我国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学、全面的规划,是金融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分析称,《规划》明确了科技创新的边界和发力方向,提出了16字原则:“守正创新、安全可控、普惠民生、开放共赢”,尊重科技发展的开放性,引导创新资源重点发力普惠民生领域。在监管有形之手的干预下,着力于解决普惠金融痛点和难点,致力于降低金融服务门槛、扩大金融服务范围的科技和模式创新,会迎来更大的增长空间。

对于《规划》强调的“安全可控”,薛洪言表示,新技术应用难免带来不确定性,与安全可控原则难以两全,未来围绕金融科技效率与创新的平衡,将持续影响金融科技探索与应用的力度和空间。

央行曾多次提及金融科技风险防范

本次《规划》六大重点中,有关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的具体要求为:正确处理安全与发展的关系,运用金融科技提升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金融风险的识别、预警和处置能力,加强网络安全风险管控和金融信息保护,做好新技术应用风险防范,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董希淼表示,金融科技是决定金融业未来转型创新的关键变量,但金融科技在重塑金融业的同时,也对金融稳定带来一定影响。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由于其电子化、虚拟化等特点,延展了金融业风险管理内涵,使风险更具隐蔽性、传染性和外溢性。

事实上,围绕金融科技的风险,监管已曾多次表态。今年两会央行记者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回答新京报记者有关金融科技发展的提问时称,要强化监管科技应用,提高金融风险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

今年5月,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发表的《人民银行加强金融科技规划,行新举措推动金融科技行稳致远》文中,提到风险逾20次。李伟称,新技术应用为金融服务提质增效的同时也可能引发新风险,要强化监管科技应用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

薛洪言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近年来金融科技快速发展,效果显著,但在经济下行、金融防风险的复杂局势下,科技驱动金融的新模式也引发了一些担忧。在此背景下,《规划》明确提出将金融科技打造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可以荡涤市场中的杂音,引导全行业集中精力发展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发展会步入快车道。

金融科技发展进入转型期

“当一些银行人谈金融科技时,他们会大谈IT流程改造,也会谈一谈区块链应用和大数据整合,他们会强调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当一些互金创业者谈金融科技时,他们会大谈大数据风控,也会谈一谈流量变现等,在他们眼里,他们的企业本身就是金融科技。”这是一段业内流传的关于“千面”金融科技的解读。

我国金融科技从什么时候火热起来的?有业内人士认为是从2014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互联网金融”开始,过去几年金融科技主要表现为互联网金融。同时,包括银行、券商等在内的传统金融机构也积极拥抱金融科技。

“中国人口基数大,面向C端的业务创新相对简单,发展速度很快。而开拓C端市场的核心要素是流量。无论砸钱打价格战拼补贴,还是打造各类消费场景拼体验,导入流量并转化成客户就是王道。到目前为止,各家公司依然还在做流量生意。而各家金融机构的网络金融创新,也主要聚焦于零售客户。”董希淼介绍。

金融科技的发展不仅由市场层面推动。2017年5月,央行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范一飞在今年两会回答新京报记者提问时介绍,去年底,央行又会同发改委等部门,在北京、上海、广东等10个省市启动了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重点围绕加强金融科技应用、做好顶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数据资源融合运用、强化监管科技应用等四方面为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分析计划能力提供实践经验和相关借鉴。

在董希淼看来,未来我国金融科技将呈现出几大发展趋势,其中在重心上,将从争抢C端到发力B端。他表示,过去C端市场是争夺重点,在线支付、网络借贷等成为重要业务。而普华永道认为,中国互联网下一个风口将出现在B端,科技企业赋能B端服务C端将成为主流商业模式。

在技术上,将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董希淼分析称,6月6日,工信部发放首批5G商用牌照。5G不仅是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更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基础设施。随着5G时代到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将深度发展,物联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将加速应用。这将深刻改变金融的产品和服务形态,并很大程度上将重构金融业务模式。

董希淼称,在流量红利消失之后,金融科技转型是必然的,但并非所有的机构都能获得成功。B端市场与C端市场具有本质的不同,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wh/2361.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