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重庆被砸女孩火化家里的顶梁柱是精神的粮食

生活 2019-12-31 11:44130未知admin

2019年12月24日晚,男子李某从公寓楼30楼跳楼自杀,不幸砸中了过路的行人小雨和小欣。被砸中后,两名女生经抢救无效死亡。小雨的遗体就要火化,作为家里的唯一孩子,小雨的父母将过着孤独的终生,失独之痛让人同情。

如果没有“平安夜”的那场意外,小雨将在第二天下午考完表演专业后,结束艺考并回校进行体检。小雨是重庆市綦江区三江中学高三学生。霍兵说,小雨出生于2001年2月,奶奶在给小雨上户口时,报错了时间,导致其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为2004年。

今年夏天,小雨在广电新艺堂教育培训学校报了培训班,备战12月下旬举行的重庆市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影视艺术类专业(表演、播音主持)统考考试。

在广电新艺堂教育培训学校,小雨结识了比她小一岁、来自綦江中学的小欣,两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小雨结束了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考试。24日晚18时许,小雨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照,并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两个多小时后,小雨和小欣走出备考租住的地方——沙坪坝三峡广场煌华新纪元3号楼27-20房间,乘电梯下到一楼,出了3号楼入口后,小雨和小欣手拉手并排走着,有说有笑。

小雨的父母接到警方通知时已是深夜。两口子彻夜未眠,托亲友帮忙购买了最早的航班回到重庆。45岁的霍兵告诉澎湃新闻,他和妻子是“粗人”,这几年在浙江金华的一家藤椅厂打工,靠双手编织藤椅。霍兵说,为了尽可能地多挣些钱,两人早上五六点钟就上班了,一直干到晚上九点才下班。除了吃饭,期间没多少休息时间。

即便起早贪黑、双手被藤条压到变形,两口子一个月一共才能挣六千到八千元左右。除了日常开销外,两人的工资都存起来给孩子交学费。霍兵说:“我们两口子文化不高,就是想让孩子有最好的未来。”

霍兵介绍,小雨是家中的独生女。小雨读小学和初中时,他在外面打工,妻子在家照顾孩子。小雨高一开始住校后,妻子也随他出来打工。在父亲眼中,小雨独立、懂事。霍兵说:“孩子喜欢跳舞,喜欢主持,虽然学艺术花的钱很多,只要孩子有这个兴趣,我们做父母的肯定支持她。”

小雨的表姐告诉记者,小雨练功很刻苦,腿都磕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小雨还憧憬着,毕业后能当少儿节目的主持人。如果当不了主持人,去培训机构当个老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雨的朋友圈和抖音上,大多是自拍照片或视频,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滴。12月8日,小雨上传了自己的证件照与搞怪照的对比视频,并配文道:“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证件照中,小雨梳着中分,五官精致。

在小雨的抖音视频中,还出现了一名留着短发的女生的身影。画面中,两人一起乘坐出租车、逛便利店。经小雨的同学证实,这名短发女生就是小欣。

小雨的一件遗物也反映出了两人之间的感情:她给自己和小欣分别画了卡通画,并称小欣为“欣欣妹妹”。小雨制作了多张卡券,有早睡券、消气券等,还标注了有效期。

小雨的最后一条抖音停留在12月21日。在那条自拍视频下,有网友评论说:“小天使一路走好”“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一路走好,我的公主”“世事无常,再世快乐”。

12月29日下午,重庆告别了连日的阴雨天气。只可惜,阳光再也洒不到小雨身上。小雨的数名朋友拿着鲜花,前往小雨遇难的地方悼念。

小魏说,她和小雨是同学。在小魏看来,小雨属于热心肠的人,与同学的关系融洽。两年多来,她从未听说过小雨和他人发生过摩擦。得知小雨遇难的消息,小魏一度不敢相信。

小魏记得,小雨曾告诉她说,父母挣钱不容易,她学播音主持花了很多钱,她一定要考一所好大学。小魏介绍,艺考前学校会组织大集训,但需要花费不少钱。小雨曾担心家里拿不出钱交培训费。小雨说那个时候父母都没拿到工资,就连她(2019年)8月份的生活费都是其母借的。

“她说有钱就去参加大集训,没钱就不强求。”小魏说,小雨想考中传(中国传媒大学),也曾因武大(武汉大学)的樱花美丽想考武大。

南都此前报道,据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25日通报,12月24日20时20分许,一男子从沙坪坝区三峡广场一公寓楼高坠,砸到两名行人。

附近巡逻民警迅速开展处置,三人经120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经现场勘察、查看视频监控、调查走访,初步查明系暂住该高层公寓楼的李某(男,31岁,湖北武汉人)跳楼自杀所致,排除刑事案件。

陈晔表示,28号晚上他受霍某父母委托成为该案代理律师。目前死者父母已经委托其代为处理后续的法律事宜,他会按照《侵权责任法》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计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赔偿金额。

目前,受害者家属及其律师团队还未见到坠楼男子家属,且另据陈晔得知,截至30日坠楼男子李某的遗体仍未被认领。陈晔告诉南都记者,他的助理已经准备前往武汉,力争能够和坠楼男子的家属见上面。

陈晔称,家属从警方得知,坠楼男子是从公寓式酒店坠落。他表示,酒店毕竟是特种行业,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陈晔表示,由于坠楼男子已身亡,已不能追究其刑事责任。

同时由于现实中的自杀者往往经济状况较差,被砸的受害者家属也常常难以获得赔偿。陈晔将根据后续调查的实际情况考虑将酒店公寓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追加为被告,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霍某父亲曾告诉陈晔,无论补偿多少,他的女儿也回不来了,所以他愿意选择原谅李某。“这位受害者的父亲,算是一部分父亲群体的代表:他们勤恳、老实、善良、为了子女劳苦一生,虽文化不高,但明事理,甚至有常人没有的胸襟。“陈晔告诉南都记者。事发后,这位父亲主动为包括坠楼男子在内的三位死者献上鲜花。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sh/3858.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