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酒鬼酒再发公告澄清:被举报酒品出厂时达标

生活 2019-12-23 11:38200未知admin

12月22日晚间, 酒鬼酒 再发公告称,公司已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酒鬼酒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此外,酒鬼酒还表示,公司无法接受也未同意经销商石某的要求。

此前报道:有报道称酒鬼酒原经销商石某实名举报2012年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了“甜蜜素”,酒鬼酒则发布声明称从未采购过甜蜜素,并指控举报人“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

根据酒鬼酒公告显示,石某原为酒鬼酒经销商。2012年4月19日,石某的北京来今雨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酒鬼酒签订了《买断产品总代理合同》,独家定制并销售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此后,由石某提供该产品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并以3000万元的价格先后购买了全部产品,共计125624瓶。

2013年2月,石某以市场环境不好等为由,要求酒鬼酒为其免费提供40吨同款酒水作为市场建设支持。为此,2014年4月至2015年3月,酒鬼酒陆续生产了8万瓶54°500ml老酒鬼酒(40吨酒水),作为市场政策支持,无偿赠送给石某。

2013年至2015年期间,石某及其公司无偿占用酒鬼酒资金1400万元。经催要,2015年9月,石某以其公司的酒瓶及包装盒等包装材料偿还部分资金,差额部分以其库存的28670瓶54°500ml老酒鬼酒抵偿。

2015年12月,石某要求酒鬼酒再赠送8000瓶54°500ml老酒鬼酒。2016年初,酒鬼酒新任管理团队为规范市场秩序,提振渠道信心,提出对经销商存有疑虑的2013年前所有库存产品予以退换,并在友好协商的基础上,给予合理补偿,同时对石某2015年12月提出的无理要求予以拒绝。

石某遂要求酒鬼酒将其库存的所有54°500ml老酒鬼酒产品共计125509瓶以238.8元/瓶的结算价格进行回购,其中2012年批次由其购买的有51300瓶,2015年批次酒鬼酒无偿赠送的有74209瓶。同时,石某提出按照200元/瓶的标准对前述所有产品因未能实现预期销售可能造成的损失及其在广告投放等方面发生发生的费用1000万元提出赔偿要求。酒鬼酒无法接受也未同意其对酒鬼酒赠送产品及与酒鬼酒产品无关的广告费用给予补偿的无理要求。

此前,酒鬼酒发声明称,酒鬼酒原经销商石某因与公司发生经济纠纷,“意欲谋求不正当利益,被公司严厉拒绝”。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均驳回其高额赔偿的无理请求。现其不仅不积极履行法院判决,反而炒作意图侵害上市公司利益,公司对他的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石某则在自己的声明中表示,自己并不想与酒鬼酒公司打口水仗,各说各的,毫无意义。希望酒鬼酒公司真的能够问心无愧,希望他们赶紧配合监管部门,主动邀请检测机构、媒体、消费者代表前来,对54度500ml老酒鬼酒以及其他酒品是否含有甜蜜素,进行公开检测,给公众一个交代。

石某则再次回应称,不想打口水仗,希望立即对上述批次及公司其他酒品进行公开、公正的检测,给公众一个交代。

以下为声明详情:

我是石磊,湖南湘西酒鬼酒公司原经销商,实名举报54度老酒鬼酒非法添加甜蜜素。

12月18日,我向湘西州市场监管局实名举报。12月21日、22日,酒鬼酒公司连续发布两份公告,声称“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 54°500ml 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

没有证据。酒鬼酒说出来的“真相”,不是真相。

孰是孰非,静候官方调查

酒鬼酒的两份公告,并未提供哪怕一点有信服力的证据材料,一切的一切,仍停留于口若悬河的诡辩。作为一家上市企业,面对提供充分证据的举报,只是忙着输出观点,而非以事实说话。

如此做法,究竟是为了查明事实、给公众交代,还是为了掩耳盗铃、让真相埋没?

酒鬼酒公司声称,经查证,本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未采购,也未添加,那么,我封存在库的几万瓶酒里有没有甜蜜素,敢不敢正面回复?

我还留意到,网上有言论甚至质疑,“谁知道你的检测是真是假?万一甜蜜素是你加的呢?万一酒被你掉包了呢?”我不知道,发表相关言论者是否酒鬼酒公司的利益相关方。

我再次重申:从2016年到2019年,我们公司依法向多家权威检测机构申请了三次检测,程序合法,事实清楚。“我掉包”、“我添加”的话,我还敢实名向监管部门举报,请问,发表这样观点的人,是有多么低估监管部门的水平和能力?

酒鬼酒公司称,相关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安全相关标准和规定”存在误导性陈述,《食品添加剂卫生标准》(GB2760-2007)国家标准在2007年已经制定,请大家去查一查。

酒鬼酒公司声称,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

这是最值得玩味的一点。2016年发函及诉讼中提交了酒里含有甜蜜素的多方检测报告,酒鬼酒公司不予重视置之不理,不进行自查,还意图通过法院判决来“强制执行”原告仓库的问题酒,企图销毁证明息事宁人,置流向市场的4万瓶于不顾,现在媒体曝光了,才开始启动检测程序。

我不知道“市场流通”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还有多少?我公司的仓库中有5万多瓶,不敢流入市场,请求监管部门前来检测。

我也呼吁,广大消费者将流向市场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送检,让真相早日大白。

舆论关注点不应跑偏,聚焦事实

酒鬼酒公司反复强调我在“谋求不正当利益”,并声称,绝不向任何要挟、勒索妥协。不得不佩服酒鬼酒强大的公关团队,他们似乎觉得,只要对举报者进行了道德上的污名化,那么,这个举报者所说的一切,也都不足为凭了。

真的是这样吗?众所周知,要挟、勒索是违法犯罪、令人不齿的举动。在与酒鬼酒公司的合作中,我遭遇了不公,5万瓶添加了甜蜜素的酒品烂在我手里,几年来,我一直以合法方式、在法律框架内寻求法律救济,何来“要挟、勒索”?

一个简单的逻辑,若酒鬼酒公司认为,我有对其“要挟、勒索”的举动,酒鬼酒公司应当第一时间前往公安机关报案,而非对着全国人民大喷口水。时至今日,我并未收到有公安机关对我进行“涉嫌勒索”的询问及调查。

酒鬼酒公司声称,我“要挟,勒索”,既是对我的诽谤,也是对我的公开恐吓与威胁。我保留追究其相关责任的权利。

酒鬼酒公司的公关策略显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我也看到一些舆论的关注点已经跑偏,从酒鬼酒是否存在产品质量问题,转移到我是否在谋求不正当利益上。

限于篇幅,关于我和酒鬼酒公司的经济纠纷,我将另外述文,一一回复。本文想讨论的只有一点:先得解决酒鬼酒的产品质量问题,还原事情的真相。

石磊2019年12月23日上午

本次酒鬼酒再度发布公告,澄清称“公司从未采购甜蜜素,也从未向54度500ml老酒鬼酒中添加甜蜜素”,还提到,石某手中的54度500ml老酒鬼酒于2012年生产,为石某独家定制产品,在出厂时符合国家食品相关安全标准和规定。公司已经提请相关市场监管部门对本公司市场流通产品进行全面检测,并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检测结果。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sh/3741.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