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沾亲带故的一家子人,半个月内结离婚23次

生活 2019-09-25 09:4795未知admin

在“利益算法”之上,还有更高级的“伦理算法”。

“活久见”系列再添新素材:小叔子和嫂子结婚再离婚,又和嫂子的妹妹结了又离,同一家人还有人和亲家母结后又离……你以为这是自媒体做号集团编造的狗血八卦、猎奇故事?可这是真事。

据都市快报报道,今年3月,浙江丽水,一户人家11名成员在短短15天时间内,先后结婚、离婚高达23次。他们此举的目的是为了进行户口迁移,以便占有尽可能多的拆迁补偿利益。9月19日,丽水市莲都区警方接到市区城中村改造岩泉指挥部报案后,就此展开调查,最终这11人中4人被刑事拘留,7人被取保候审。新闻曝出后,立马儿上了热搜。

9月19日,丽水莲都区公安分局岩泉派出所接到市区城中村改造岩泉指挥部报案称,在城中村改造过程中,冷水村飞机场角村村民石某宝、石某琴等十余人存在利用虚假离婚、结婚进行户口迁移,非法占有拆迁补偿利益的嫌疑。

见过“假离婚”的,没见过假得这么离谱的:沾亲带故的一家子人,居然在半个月内结离婚23次,且无视世系辈分、挑战伦理禁忌。这让人大跌眼镜之余,也不由得感慨“不是一家人,不带这么随意扯证的”。只是这一通猛如虎的操作下来,他们的孩子以后见着亲戚,到底该怎么称呼?

在网上,很多网友惊呼“连编剧都不敢这么编”。这事确实够荒唐,但结合其来龙去脉,此事不应只沦为“震惊体加工厂”的原材料,更应引发很多严肃的社会思考。

结婚离婚是个体权利,但为了多获拆迁补偿而频繁地离了结结了离,终归是走偏。这的确反映出了当地拆迁补偿规则的漏洞,按照“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逻辑,拆迁补偿规则设计的纰漏算是“有缝的蛋”。这条缝也需要缝合,可这绝不意味着,见缝就“叮”的贪利做法就合情合理。

原来,石某琴是飞机场角村民,2011年与原夫潘某勇离婚,不过,今年3月他们又开始了频繁接触,在今年3月6日,潘某勇通过与石某琴的“复婚”,顺利将户口迁入了莲都区飞机场角,仅仅6天之后,这对夫妻再次选择离婚。

令人瞠目的事情还没完, 3月20日,潘某勇与自己的嫂子汤某香结婚,6天后离婚;4月3日,他再次与汤某香的妹妹汤某连结婚……

石某琴的戏也有后续,她2011年与张某满二婚,2013年离婚,随后于今年3月20日与汤某满(汤某连原配丈夫)三婚……

拆迁户寻求合理补偿,也是争取权利,本无可厚非;从情感出发的结婚离婚,就算有时不够慎重,也不宜苛责。但为了多获拆迁补偿而进行“家庭内部关系重组”,15天内结离婚23次,以至于闹出“娶了嫂子再娶亲家母”的荒诞剧,这吃相未免太糟糕。

本质上,拆迁前闪婚闪离,就跟拆违前加盖或“种房”牟利一样,都是一种“利益算法”,背后连着贪利心态。利欲之下,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以至于各种打擦边球钻空子——在此事中,这家人就为了多拿补偿,凭着“结婚可迁户”的杠杆撬动“一生二,二生三”式的户口繁殖。虽然挺可耻,但在有些人看来,这合乎工具理性。

问题是,在“利益算法”之上,还有更高级的“伦理算法”;工具理性之上,还有更可取的价值理性。其信奉的是:人有所为有所不为,纵然爱财也该取之有道,而不能为了不义目的不择手段。在“伦理算法”中,我们的行为应收束到公序良俗、法律法规的约束框架下,不能动辄“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

也正是有了这套“伦理算法”,整个社会才有耻感与底线思维,社会公共理性才在许多道德共识的成形与维系中得以培育。而为了多拿拆迁款跟亲家母结婚,只有功利主义层面的“理性”却无伦理学意义上的“克己”,明显与“伦理算法”相悖。

据了解,按照已经公布的补偿政策,凡今年4月10日前户口在飞机场角的村民,即使按照无房户的最低补偿标准,每个人也可以享受到40平方米的安置房补偿,而飞机场角就是今年城中村改造的区块之一。

不仅如此,潘某勇的父亲潘某田也先后多次离婚、结婚,3月11日,他甚至与亲家母刘某娇在民政部门进行了结婚登记。

就这样,在今年3月份短短15天时间内,这一大家子相互间关系为表兄妹、亲兄弟等的11名成员,先后结婚、离婚高达23次。

原本作为长辈的潘某田(潘某勇父亲)更是在一周之内在民政部门登记了3次。通过这波神操作,他们先后将13名户口不在飞机场角的人的户口迁了进来,目的就是为了骗补偿。

这场离奇闹剧的始作俑者正是潘某田,他交代,他本以为政策允许,也不违反《婚姻法》,“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多要点征收补偿。”

目前,11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采取强制措施,其中石某宝、潘某田、潘某勇等4人被刑事拘留,石某琴、孙某英、刘某成等7人取保候审。

这样谋取非法占有征收补偿利益的做法,还不只是有违伦理,更逾越了法律边界——办案警方就表示,此举涉嫌诈骗。因此遭到依法惩处,也在情理之中。到头来,在被处理之余,其底线思维的崩塌亦会被舆论炮口瞄准:若稍有底线,谁会做出这种“家庭大势,合不久就分,分不久就合”的奇葩事来?

这对当地的政策设计者也是种提醒:政策设计应做“最坏预设”,结婚迁户、对无房户的最低补偿标准等制度本出于善意,但也得防范有些人钻空子。鉴于此,可考虑依法采取“拆迁冻结”、按面积而非按人头补偿等措施加以约束。总之,通过更合理的机制设计,让一些人“只顾利益不顾伦理”的小算盘落空。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sh/2697.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