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人生中必要结交的三类专业人士

生活 2019-09-21 10:2277未知admin

我曾经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但是在经历一些事情后却发现,有一些关键的资源是钱买不到的,必须找到资源的源头,有计划有耐心的获取这些资源。

最典型的三类资源分别是:

第一、法务资源,一般由律师提供

第二、医疗资源,一般由医生或者保险从业者提供

第三、教育资源,一般由教师或者教育资源整合者提供

分别来说一下。

第一、法务资源

前段时间一个朋友出车祸,万幸的是人没有大事,但是有赔偿的纠纷需要处理,因此在朋友圈提出请求。其实,每个看到这条消息的朋友都可以反问一下自己,如果自己碰到类似情况,有法律问题需要咨询,是否可以找到靠谱的朋友?

现代社会,会有越来越多的纠纷、争议走法律途径。虽然西安的某女士通过坐在奔驰汽车上哭实现了维权,但这样的方法并不适合大多数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需要结识专业的法务人士,并在需要的时候能得到他们的帮助 —— 可能就是简单的指点,就能解决很多麻烦。

因此,有个律师朋友,会很幸福。

第二、医疗资源

至少有两个老同事,非常自豪的告诉大家,自己找了医生做老婆。原来,虽然一名医生不能解决所有医疗问题,但医生总会认识更多的医生,所以这些朋友有一种心理优势:我有医疗资源,看病无忧。所以,家里有医生,或者朋友是医生,是一种幸福的事情。

除了医生之外,还有一种人能提供宝贵的医疗资源:保险从业者。最近半年,有两三个辉友因家人求医问题发出求助信息,他们希望患病的家人来北京或上海就医,但是却苦于找不到对应医疗资源。后来多亏了几个年轻、热情正在从事保险的辉友(@果果、@一炜等)帮忙对接最终解决了问题。

第三、教育资源

只要你有了宝宝,就会考虑教育问题。很多人花费重金购买看起来「老破小」的学区房,就是为了置换教育资源。除了学区房之外,有两类人提供宝贵的教育资源,第一,本人就是名师;第二,教育资源整合者。

辉友中有一个美院的博士生,她从小就开始接受专业美术教育,她的父母一直持有一种信念:一定要找最好的老师来教她,所以他们家的大部分储蓄都花在名师身上,这份投入现在回报巨大:她告诉我她通过画画获得了三种自由:财务自由、时间自由和精神自由。而她现在也具有两重身份:艺术家和艺术教育者。听到她的自述,我就立刻明白了自己孩子以后教育的关键:认识更多的名师 —— 哪怕只是简单的指点,都会起到醍醐灌顶的作用。若有机会让孩子拜其为师,更是受益终生。

最近有个朋友约我和她的老板谈事,我本来觉得太忙没有时间,但她一句话点醒我:他们公司深耕教育领域多年,对教育有很深的认知和资源。所以我就立刻答应赴约。这样的专业人士送上门来,我岂有不见之理。所以,除了名师之外,那些做教育资源整合,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也是宝藏,必须提早关注。

曾经有同事在朋友圈感叹,这些教育公司的生意模式就是「经营家长的焦虑」,对此我很坦然:有焦虑,去解决就好,而且最好找到活水源头,彻底解决。

除了这三种资源之外,还有一些关键性的资源,比如税务信息的资源,心理咨询师,理财咨询等,这些我们慢慢找时间讲。我们需要有一种视角,即把自己视为一棵树,要有一个够深、够广的根系,也需要身处健康丰盈的生态系统之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经历风吹雨打后屹立不倒。

大家需要做的是一方面去主动的提前寻找这些资源,提早「投资」,提前「存款」,以备不时之需;另一方面,我们在规划自己职业路径的时候,也可以多看看这些「专业领域」,人之所需就是大势所趋,顺着大势,总不会错。所以,如果能努力让自己成为专业的法务人士、专科医生、保险经纪人、保险代理人、教育工作者、心理咨询师、理财顾问或者税务咨询师等,让自己本人也成为专业服务提供者,具备资源置换的价值,岂不美哉?

捐了一个百度的比尔·盖茨

1、截至2018年,盖茨夫妇累计捐赠达到360亿美元,相当于目前近一个百度的市值。

2、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在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这在我们看来是最大的不平等之一。

3、我不需要这么多钱。我很早之前就实现了个人对消费的全部需求,可以用这些多余的财富产生一些影响。我并没有牺牲什么,不会因此吃不上饭,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钱捐出去。

4、我们应该珍视所有的生命。一旦你亲自去了某些地方,就很难再忽视那里存在的问题。一旦你去过并且了解了当地的状况,相信你也会认为这是一生当中最值得从事的事业。

“生活是不公平的,要去适应它。”比尔·盖茨这句话被无数人奉为真理。但身为世界首富,他却用行动为这句话又做了一个注脚:若有余力,还可以改变世界。

说起比尔·盖茨,有很多理由让人羡慕。1975年创办微软;自1995年登顶福布斯富豪榜以来,12年稳坐世界首富宝座;人类历史上首位个人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却是唯一将360亿美元全部捐出的人。

福布斯富豪榜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18日,比尔·盖茨财富净值达到1056亿美元,排名世界第二,仅次于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截至2018年,盖茨夫妇实际捐赠达到360亿美元。

在公众眼中,他是财富的代名词,身上永远笼罩着“微软创始人”的光环。但他从微软退休后已经远离商界多年,潜心致力于慈善事业。他赚到了世界,又将所得财富用自己的方式归还给这个世界。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是最低的,不到贫穷的尼日利亚的1/50。”在盖茨看来,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平等。

从世界首富转变为世界首善,盖茨却对金钱处之淡然。他笑称,“我不需要这么多钱,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钱捐出去。”

坐落在美国西海岸的西雅图,是一座祥和静谧的城市,没有纽约曼哈顿的喧嚣与繁华。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杯星巴克,诞生了改变人类历史的波音和微软,市值近万亿美元的亚马逊。这里是比尔·盖茨的故乡。

在西雅图,大家对比尔·盖茨的印象是亲切温和,并没有世界首富的光环,你可能会看到他和平常人一样排队买汉堡。他如同一个坐标,融入这座城市的血脉之中。

访谈当天,他穿着一件浅蓝色的羊毛衫,独自安静地走进访谈间,谦逊温和,彬彬有礼,没有前呼后拥的喧闹。

如今,盖茨虽然依然与微软同在一座城市,但其在微软的身影早已淡出。当互联网在世界范围内风起云涌之时,他却转身退出江湖。

2000年1月,盖茨宣布卸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并与妻子梅琳达·盖茨成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下称“盖茨基金会”),并由此开启了自己人生的第二份事业。这是世界上资产规模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会。截至2018年,盖茨基金会累计捐赠额达到501亿美元,相当于1.33个百度,1.08个京东。

目前,盖茨基金会已经在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开展慈善工作,重点关注全球健康、全球发展、教育等领域,尤其对解决非洲等发展中国家的健康与不平等问题格外重视。

消除疟疾是盖茨基金会的重点工作目标之一。全球每年约有2亿人感染疟疾,有近60万人因此丧命,其中90%的死亡来自非洲。迄今为止,盖茨基金会共投入近30亿美元赠款用于消除疟疾。

“我们正在和中国开展疟疾药物和(药浸)蚊帐方面的合作。中国政府正在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共同努力消除疟疾。希望能在未来的20年至25年之内彻底消除疟疾。”

对于从世界首富到世界首善的转变,盖茨表现得十分淡然。“我很早之前就实现了个人对消费的全部需求,那么可以用这些多余的财富产生一些影响。我并没有牺牲什么,不会因此吃不上饭,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他对《影响力》谈到。

“乍得儿童死亡率是芬兰的55倍 这是最大的不平等”

9月17日,盖茨基金会发布了第三份《目标守卫者报告》(下称《报告》)。报告的最新数据表明,虽然全球在健康和发展方面持续取得进展,但全球不平等问题依然是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主要障碍。

理工科出身的盖茨,习惯基于数据和逻辑思考问题。他强调,世界在改善全球健康和不平等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就。“2000年基金会刚成立时,全球每年有1000万儿童死亡,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减半,每年有500万儿童死亡,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进展。到2030年我们应该能够将数字再次减半,也就是降低到250万。”他提到。

《报告》数据显示,即使在全球最贫困的地区,也有99%以上的社区在儿童死亡率和教育方面得到了改善。但即便如此,全球仍有近5亿人无法获得基本的健康和教育服务。如非洲乍得每天死亡的儿童数量比芬兰一年还多,一个乍得儿童的死亡率几乎是芬兰儿童的55倍,差距悬殊到令人无法理解。

2017年乍得和芬兰的儿童死亡率及教育情况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极端贫困的国家很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是最低的,不到贫穷的尼日利亚的1/50。”在盖茨看来,这是全世界最大的不平等。

此外,国家内部区县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不平等。《报告》指出,以印度为例,在喀拉拉邦的奎隆县,儿童死亡率为1%,人均受教育年限为14年,几乎与全球最发达国家相当。相比之下,北方邦的布道恩县的儿童死亡率则超过8%,人均受教育年限也只有6年。

印度奎隆县与布道恩县儿童死亡率与受教育年限

除全球健康之外,教育也是盖茨基金会重点考察关注的议题。盖茨认为,人力资本是一个国家释放生产力和实现繁荣的最佳途径。如果缺乏人力资本,对于那些健康状况欠佳和没有接受过教育的人而言,摆脱贫困几乎是天方夜谭。

“健康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对个人和国家都是非常有利的,是很重要的资产。未来即便有大量机器人和软件应用,人力资本仍然十分重要。”盖茨对《影响力》表示。

做慈善的困惑与挑战

从2017年起的每年秋天,全球政商和文化界的数百位知名人士会在盖茨夫妇的邀请下齐聚纽约。他们并非聚集在一起讨论政商话题,而是去参与一场以致力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论坛——“目标守卫者”大会。

放眼全球,没有任何一场会议能够像这场大会一样,聚集数百位政要、商人、明星、歌手、平民身份的跨界人士。盖茨夫妇此举,或许反映他们在慈善道路上的焦虑与困境。仅凭个人力量有限,他们希望号召更多领域的人投身其中。

做慈善很容易,要将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却很难。商人出身的盖茨,并不把慈善一事当作是“乐善好施”,而是将商业思维运用到慈善事业中,衡量所投入资金的“投资回报率”。

盖茨表示,在挽救儿童生命的过程中,投资回报率最高的是疫苗。他在2017年的年信中写道,“自1990年至今,我们已经挽救了 1.22 亿儿童的生命。”

对身处美国精英阶层的盖茨来说,要帮助世界上最贫困地区的非洲人群,如何穿越重重政治文化、社会结构和教育体系的阻碍?对此他举例称,如果疫苗对一类人群有效,那么对另一群人也应该有效。“通过研发麻疹或艾滋病疫苗,就算我们不了解当地文化习俗,仍然能够帮助这些人。”

盖茨还在专访中提到,国家内部不平等状况有所上升,涉及到一个国家是否有累进税收制度,向富人多征税,用来构建更强大的保障系统,帮助贫困人群。

世界虽然在一天天变好,但很多触目惊心的数字依然存在。每一分为改变世界不平等所作出的努力,都值得世人尊重和敬仰。即使困难重重,即使遭遇挫折,盖茨对慈善事业的前景依然乐观。

“我们应该珍视所有的生命,我非常幸运能够拥有一份如此有意义的第二职业。一旦你亲自去过某些地方并且了解了当地的状况,相信你也会认为这是一生当中最值得从事的事业。”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sh/2658.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