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1436万拍下宾利?因女子手滑多打个数字

汽车 2019-09-12 11:1397未知admin

在网上竞拍车辆,原以为以143.6万元买到一辆车,不料由于自己的失误竟是以1436万落槌成交,算上佣金,竞买人最终要支付1500多万元。这样奇葩的事情就发生在广西,如今竞买人已毁拍,并面临被扣下30万元保证金的困境。

​二手宾利跃至1400多万元,或是因“手滑”

这起网络拍卖发生于今年8月5日,拍卖的标的物是一辆二手宾利轿车,车辆的起拍价是86万元,由南宁海关委托广西公务拍卖行有限公司进行拍卖。

该车从8月5日上午8时起拍,当天21时结束,一共有159次出价记录。

为什么一辆全新也不会超过600万的宾利会被竞拍到至1400多万元?记者查询了该车的竞拍记录,发现该车的第139次出价为”1403000“元,而之后的第140次由另一位竞买人出价”14300000“。

一些多次在网上竞拍车辆的二手车商猜测,第140次出价的竞买人应该是想出价”1430000“,可能是”手滑“多加了一个”0“,结果将车辆的竞拍价格一下从140.3万元拉升至1430万元。

奇怪的是,车价拉升至1430万后,后续还有几位竞买人没有发现,车辆最终以1436万元成交。

竞买人共需支付1500多万!

据介绍,该车进行了两次拍卖,第一次起拍价约为151万元,结果流拍了,8月5日是第二次拍卖。

该车辆的”竞买须知“中已明确,拍卖时的起拍价、成交价均不含拍卖佣金,买受人除了需支付成交价款外,还需按成交价的5%支付拍卖佣金。

如此计算,这位竞买人还需支付71.8万元的佣金,与车款合计需要支付1507.8万元。

记者查询了解到,《拍卖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拍卖标的价款,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拍卖标的再行拍卖的,原买受人应当支付第一次拍卖中本人及委托人应当支付的佣金。再行拍卖的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原买受人应当补足差额。

竞买人已毁拍

30万元保证金将打水漂

据了解,此次的天价竞买人是来自广东的一位李姓女士,而她并非是将车价从140.3万拉升至1430万的第140次出价者。目前,李女士已经毁拍,其支付的30万元保证金将不予以退还。

据受委托拍卖该车的有关人士透露,李女士已以”拍卖过程出现重大失误“为由,起诉至南宁一城区法院。

古董鱼盆在英拍卖 曾被拍卖商误以为是赝品 竞拍者认为是500年珍贵古董

英媒称,一个中国鱼盆卖出了指导价的450倍。此前,拍卖商把它错当成了赝品。但有眼力的竞拍者意识到,它实际上是一件有着500年历史的珍贵古董。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2月28日报道,费洛斯拍卖公司是英国伯明翰的一个拍卖机构,这个有着复杂彩绘的五彩鱼盆打破了费洛斯拍卖公司的拍卖纪录,拍出了81万英镑(约合691万元人民币)的高价,而最初它的竞拍价为1000英镑。

该拍卖行曾给它定价1800英镑(约合1.5万元人民币)。因为对它的检查显示,它不像真品那样工艺复杂。但许多竞拍者已经发现,它实际上是在中国明代嘉靖年间制作的。27日上午,竞拍者之间进行了激烈竞争,该鱼盆价格一路飙升,拍卖厅内外的竞拍者都参与进来。一些远东的竞争者通过电话和网络参与竞拍,还有一名竞拍者亲自从日本来到现场。

费洛斯拍卖公司资深专家马克·赫德尔斯顿说:“之前,两名场内买家进行了激烈竞争,价格上升到大约60万英镑,最后的一通电话改变了僵局,网络竞拍平台上也有很多人对这个鱼盆感兴趣。”他说:“最后价格提升到80万英镑时,场内最后的那名竞拍者认输。
而接下来的一次出价中,那位电话竞拍者通过他的翻译确保将拍品收入囊中。人们对拍卖商和常务董事斯蒂芬·惠特克报以热烈掌声。”费洛斯拍卖公司说,他们最初的低价源于卖主,但他们也曾怀疑这是一件真品。

河南邓州:拍卖有误法院欲赔偿, “知错就改”还是“制错再改”

2014年7月4日,《中国商报》以《谁该为房产错误查封“买单”》为题,刊登了河南省邓州市一起有关房产查封拍卖的典型案例。早在2007年,因借贷纠纷,债权人赵书龙、王富荣与债务人刘祖忠对簿公堂。次年,法院查封并拍卖了债务人刘祖忠的一处房产,王富荣的女儿张一丹以13.8万元的价款拍得该房产。然而,待过户时他们发现该房产早已过户给了别人。如今,该房产和地价已升值至数十万元。8年来,赵书龙、王富荣一直在为争得该房产而四处奔走,或依法起诉,或信访申诉。遗憾的是,本想讨回公道的他们如今依然一无所获。

最新的进展情况是,针对赵书龙、王富荣的遭遇,邓州市人民法院准备“赔偿了事”,王富荣近期被多次口头告知向该法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书等材料。日前,《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赶赴邓州市展开了一番调查采访。

哪些环节涉嫌存在问题?

2007年4月,赵书龙、王富荣因借贷纠纷将刘祖忠诉至邓州法院,诉请偿还4.5万元。诉讼中,邓州法院查封了刘祖忠位于邓州市教育路312号的房产,并于当年4月29日向邓州房管局送达查封裁定书。6月17日,赵书龙、王富荣获得胜诉判决。2008年8月26日,邓州法院对查封财产进行评估拍卖,王富荣的女儿张一丹拍得该房产。按道理,接下来作为程序的“房产过户”本应该顺理成章,然而,2008年至今,已经过去8年时间,张一丹仍未能获得该房产的产权。原来,该房产早已于2005年过户给了第三人周某。

邓州法院作出的一份具体内容为手写的格式化协助执行通知书显示,邓州房管局被通知协助将刘祖忠房产(位于教育路312号)过户给张一丹,原房权证、土地证注销。但是,落款日期为2008年9月16日的这份协助执行通知书的编号却是“(2005)邓字第0170号”。 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吴子君认为,这种落款的日期与编号中的时间不一致的作法,不符合规范。如果是笔误,应该加以修改,并以裁定的形式作出。

“当年,我们拍得房产后,在邓州房管局通过微机查询发现,该房产并没有过户给他人,一直是查封状态。”王富荣说。

落款日期为2009年11月6日由邓州法院作出的(2009)邓行初字第23号行政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邓州房管局在给第三人周某办证过程中,未显示该房产已解封。法院判决撤销邓州房管局颁发给周某的房权证。

然而,2012年南阳中级法院一纸行政裁定,又撤销了上述判决。南阳中级法院查明:邓州法院曾于2005年10月10日作出(2005)邓法民初字第1095A号民事裁定,解除了对上述房产的查封。次日,该裁定书送达邓州房管局,2005年10月13日,房管局为周某等人颁发了房权证。

显然,当年邓州房管局为周某等人颁发房权证之前,邓州法院究竟有没有对涉案房产进行解封,最心知肚明的,只有邓州法院。

《中国商报法治周刊》记者注意到,邓州法院于2005年10月9日和10日分别制作了两份民事裁定书。其中,2005年10月10日的民事裁定书显示,“解封”和“查封”字样有明显修改的痕迹,而且没有校对章。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2005年10月9日作出的民事裁定书编号为(2005)邓法民初字第1095B号,而次日作出的另外一份民事裁定书编号为(2005)邓法民初字第1095A号。吴子君律师分析认为,后作的裁定编号为A,先作的裁定编号却为B,这不符合日常使用习惯,不排除有故意作假的嫌疑。而且,这种字母和数字一起使用作为法律文书编号的作法并不常见。

王富荣一方怀疑,为了刘祖忠逃避债务、周某等人办理房权证,邓州法院工作人员涉嫌弄虚作假,故意伪造了上述两份民事裁定书。

法院“知错就改”还是“制错再改”?

近期,王富荣一方被邓州法院工作人员多次口头告知,法院经研究决定准备给予其一定数额的国家赔偿。

《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有本法规定的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

邓州法院究竟错在哪里?就王富荣一案而言,一个关键问题是,邓州法院拍卖的房产究竟是否属于《拍卖法》第六条所规定的“依法可处分的物品”。

按理说,法院在拍卖一个物品之前,确认其“依法可处分”是基本前提。具体到王富荣一案,邓州法院在拍卖涉案房产之前,一定是确认了房产属于债务人刘祖忠所有且处于查封状态。结果事后才确认房产根本不属于刘祖忠所有,那么,拍卖该房产的行为就涉嫌违反《拍卖法》第六条,邓州法院依法应当承担责任。基于此,邓州法院准备给予王富荣一方国家赔偿的行为,就属于“知错就改”。

但是,如果邓州法院的上述拍卖行为合法,拍卖之前确认房产属于债务人刘祖忠所有且处于查封状态,只是拍卖之后又出于帮助刘祖忠逃避债务等原因,而故意提供相关伪造文书,致使涉案房产“提前”顺利转移至他人名下,最终导致拍卖行为又不合法的作法,属于“人为制造了一个错误”。基于此,邓州法院再主动提出给予当事人赔偿的作法,便属于“制错再改”——先故意制造一个错误,之后再改正。

2013年5月17日邓州法院作出的(2013)邓法行初字第7号行政裁定书确认,周某等人在2005年10月13日取得了涉案房产的房权证。也就是说,该裁定书确认的这个事实,证明邓州法院2008年8月26日对上述房产进行拍卖的行为是错误的,其拍卖的房产属于周某等人,所有权人并不是债务人刘祖忠,拍卖的房产不是“依法可处分的物品”,该拍卖行为涉嫌违反《拍卖法》。

4月25日,邓州法院刘国磊副院长在信访接待室对王富荣表示,邓州法院研究决定要给予其国家赔偿,但是要王富荣先写一个书面申请,然后邓州法院才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但是,王富荣有一个担心——在邓州法院出具书面文书确认具体行为有错之前,自己先提出赔偿申请理由并不充分。此外,王富荣还有一个疑问:《国家赔偿法》自1995年施行至今已逾20年,本案也已经历了8年时间。邓州法院为何在8年之后才想起启动国家赔偿程序?

人民法院作为民事救济的终极机关,本应在案件审理及执行过程中谨慎履行职责,客观查明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对于财产查封,更应厘清权属,确保权利人合法权益。具体到王富荣一案,邓州法院若是“知错就改”尚值得赞扬,但如果属于“制错再改”,则应该查明究竟是谁人为故意制作了错误,该如何追责?邓州法院刘国磊副院长称,国家赔偿程序启动之后,将查明法院哪些环节和哪些人出了问题。《中国商报法治周刊》将继续对此案保持关注。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qc/2568.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