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华为宣布鸿蒙操作系统免费开源!

科技 2019-08-09 20:2255未知admin

8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在其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向全球发布其全新的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OS。据悉,第一款应用鸿蒙操作系统的产品是10日即将发布的荣耀智慧屏产品。同时,鸿蒙将是开源的操作系统。

随着华为全场景智慧生活战略的不断完善,鸿蒙OS将作为华为迎接全场景体验时代到来的产物,发挥其轻量化、小巧、功能强大的优势,率先应用在智能手表、智慧屏、车载设备、智能音箱等智能终端上,着力构建一个跨终端的融合共享生态,重塑安全可靠的运行环境,为消费者打造全场景智慧生活新体验。

在过去的传统模式下,每一类新形态终端的出现,都会伴随新的操作系统的诞生。早在十年前,华为就开始思考面对未来的全场景智慧时代,用户需要一个完全突破物理空间的跨硬件、跨平台、无缝的全新体验。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介绍鸿蒙OS开发初衷时表示:“随着全场景智慧时代的到来,华为认为需要进一步提升操作系统的跨平台能力,包括支持全场景、跨多设备和平台的能力以及应对低时延、高安全性挑战的能力,因此逐渐形成了鸿蒙OS的雏形,可以说鸿蒙OS的出发点和Android、iOS都不一样,是一款全新的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能够同时满足全场景流畅体验、架构级可信安全、跨终端无缝协同以及一次开发多终端部署的要求,鸿蒙应未来而生。”

鸿蒙OS的设计初衷是为满足全场景智慧体验的高标准的连接要求,为此华为提出了4大特性的系统解决方案。

1.分布式架构首次用于终端OS,实现跨终端无缝协同体验

鸿蒙OS的“分布式OS架构”和“分布式软总线技术”通过公共通信平台,分布式数据管理,分布式能力调度和虚拟外设四大能力,将相应分布式应用的底层技术实现难度对应用开发者屏蔽,使开发者能够聚焦自身业务逻辑,像开发同一终端一样开发跨终端分布式应用,也使最终消费者享受到强大的跨终端业务协同能力为各使用场景带来的无缝体验。

2. 确定时延引擎和高性能IPC技术实现系统天生流畅

鸿蒙 OS通过使用确定时延引擎和高性能IPC两大技术解决现有系统性能不足的问题。确定时延引擎可在任务执行前分配系统中任务执行优先级及时限进行调度处理,优先级高的任务资源将优先保障调度,应用响应时延降低25.7%。鸿蒙微内核结构小巧的特性使IPC(进程间通信)性能大大提高,进程通信效率较现有系统提升5倍。

3. 基于微内核架构重塑终端设备可信安全

鸿蒙OS采用全新的微内核设计,拥有更强的安全特性和低时延等特点。微内核设计的基本思想是简化内核功能,在内核之外的用户态尽可能多地实现系统服务,同时加入相互之间的安全保护。微内核只提供最基础的服务,比如多进程调度和多进程通信等。

鸿蒙OS将微内核技术应用于可信执行环境(TEE),通过形式化方法,重塑可信安全。形式化方法是利用数学方法,从源头验证系统正确,无漏洞的有效手段。传统验证方法如功能验证,模拟攻击等只能在选择的有限场景进行验证,而形式化方法可通过数据模型验证所有软件运行路径。 鸿蒙OS首次将形式化方法用于终端TEE,显著提升安全等级。同时由于鸿蒙OS微内核的代码量只有Linux宏内核的千分之一,其受攻击几率也大幅降低。

4. 通过统一IDE支撑一次开发,多端部署,实现跨终端生态共享

鸿蒙OS凭借多终端开发IDE,多语言统一编译,分布式架构Kit提供屏幕布局控件以及交互的自动适配,支持控件拖拽,面向预览的可视化编程,从而使开发者可以基于同一工程高效构建多端自动运行App,实现真正的一次开发,多端部署,在跨设备之间实现共享生态。华为方舟编译器是首个取代Android虚拟机模式的静态编译器,可供开发者在开发环境中一次性将高级语言编译为机器码。此外,方舟编译器未来将支持多语言统一编译,可大幅提高开发效率。

华为还公布了鸿蒙内核及OS的演进路标,将在今年首发的智慧屏产品中率先使用鸿蒙 OS 1.0。未来三年,除完善相关技术外,鸿蒙OS会逐步应用在可穿戴、智慧屏、车机等更多智能设备中。

鸿蒙OS发展的关键在于生态,生态的关键在于应用和开发者。为快速推动鸿蒙OS的生态发展,鸿蒙OS将向全球开发者开源,并推动成立开源基金会,建立开源社区,与开发者一起共同推动鸿蒙的发展,并通过讨论对产业或技术发展提出建议。

目前,中国已经具备健全的应用生态和庞大的用户基础,未来华为将依托中国、面向全球打造鸿蒙OS生态,通过聚焦新的价值,开放在通信、照相、全场景、AI等方面的核心能力,与各界生态伙伴共同打造出面向消费者体验更佳的应用和服务,为产业注入新活力,共创全场景智慧化新体验与新生态。在超前的技术特性和战略布局下,鸿蒙OS不仅能为消费者带来万物互联的全场景智慧生活的极致体验,也能让设备商在5G+AI+IOT爆发的全场景智慧化时代抢占先机,让开发者以最少投入覆盖最多用户,快速实现全场景业务创新。

余承东表示:“我们相信鸿蒙OS的推出会极大地提升产业的活力和生态的丰富性,希望鸿蒙OS的推出能够为全场景时代带来更加丰富多彩的体验。我们欢迎全球开发者积极支持鸿蒙OS生态建设,共同为消费者打造全场景智慧化生活体验”。

延伸阅读:

今天下午,在广东东莞举行的华为2019年开发者大会上,华为正式发布全新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

鸿蒙!光这个名字就让我热血贲张!  

像是点燃了流淌在我们身上的血液,无需言语解释,我们的思想就已经相通。

鸿蒙是什么意思?

鸿蒙是中国传说中的一个时代,鸿蒙时代甚至产生在混沌之前,鸿蒙时代末期世界破碎产生混沌之气,混沌之气聚集成为混沌时代。

后来,世人通常把“鸿蒙”比作远古时期。

《西游记》第一章的最后一句,正是“鸿蒙初辟本无性,打破顽空须悟空。”

​这句话取自北宋紫阳真人张伯端的诗集里,原句是“鸿蒙初辟本无性,打破顽冥须悟空。”

不用多说,只看这句诗就能感受到华为的决心。

鸿蒙,既代表着一切的起源,代表着从零做起,也代表着破开混沌的决心;既能看出华为开天辟地的野心,也能感受到他们披荆斩棘的艰辛。

说真的,大概只有血脉相通的中国人才能懂得这个词的用心之处了。

虽然一个听起来气势磅礴的名字不能解决一切,但是看到这个名字,我们就知道未来可期!

其实这已经不是华为第一次用中国古典文化来命名了。

华为手机芯片是旗下的海思半导体自主研发的,他们给这块自研芯片命名为“麒麟”。

麒麟,中国传统瑞兽,古人认为,麒麟出没处,必有祥瑞。有时用来比喻才能杰出、德才兼备的人。

华为用麒麟命名自己研发的芯片,也是取它“祥瑞”“杰出”之意吧?

麒麟是四灵之一,其他几灵呢?

别着急,华为好像把整个山海经的神兽都注册下来了!

朱雀、腾蛇、青牛、青玄、朱雀、当康、玄机、白虎、灵豸、饕餮……

为了注册这些名字,华为怕不是把《山海经》都翻烂了?

放现在来看,这就是个“华为修仙系统”啊,有一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中二气息!

别以为这些商标只是华为注册着玩玩而已,他们真的把这些名字用在研发产品上了。

华为的手机芯片,取名叫“麒麟”;

华为的基带芯片,取名叫“巴龙”;

华为的服务器芯片,取名叫“鲲鹏”;

华为的服务器平台,取名叫“泰山”;

华为的路由器芯片,取名叫“凌霄”;

华为的人工智能芯片,取名叫“昇腾”;

华为的操作系统,取名叫“鸿蒙”…

未来若干年后,手机新品发售得这么介绍了:

这款手机采用华为最新研发的海思朱雀,版本号“丙寅”,搭载了最新版本的“鸿蒙”操作系统…

怎么一股浓浓的“修真科技”,还有一点点古风味道的赛博朋克感?

把中国古代的传说化为现实的奇迹,把幻想中的神兽和最先进的科技结合;

让中国古典文化在一连串的字符中焕发生机,让中国人亲眼见证古代传说中的奇迹…

这大概就是理工人的终极浪漫了吧?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理工人不懂浪漫。

但其实并非如此,他们也懂浪漫 ,只不过他们的浪漫可能并不在儿女情长,他们的浪漫更像是古典主义的浪漫。

他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他们把自己所有的情怀都放在了人类进步上。

虽然普通人无法理解他们所为之事,但是从他们的取名上,就能看出他们内心深处燃烧的理想。

除了华为的工程师,中国航天人也很浪漫。

我们都知道,中国航天登月探测器名为“嫦娥”,月球车名为“玉兔”。

这个在老外听起来很奇怪的名字“chang‘e”、“yutu”中,却饱含着中国人一听就能明白的浪漫主义——嫦娥奔月。

“嫦娥”和“玉兔”的着陆地点,也被命名为“广寒宫”,附近的三个陨击坑则被命名为“紫微”、“太微”和“天市”。

而引领嫦娥四号在月背顺利软着陆的那颗极为关键的中继通信卫星,居然叫“鹊桥”。

中国的航天人,用几十年的时间里,实现了数千年里中国人幻想的神话世界。

或许我们懂事后就明白——月亮上没有嫦娥,也没有玉兔,有的只有荒凉和尘埃。

但如今,我们终于可以满怀骄傲地、正大光明地说“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和玉兔!”

我们的航天站名为“天宫”,而把“天宫二号”送往太空的运载火箭,名为“神箭”。

在千年之后,中国航天人也算是了却了后羿的一桩憾事,嫦娥和后羿也算是有了某种意义的重聚。

再往前数,我们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名叫“悟空”。

悟空号有多重含义,跳出佛家用语,取“领悟太空”之意;

还有一个是借大圣的火眼金睛在太空里准确监测到暗物质。

我们的量子实验卫星名为“墨子”。

墨子是中国最早的逻辑体系的创始人,墨子跟光学的工作是紧密相关的。

他的发现奠定了光通信、量子通信的基础。

我们的火星探测卫星叫“萤火”。

火星荧荧似火,行踪捉摸不定,因此我国古代称它为“荧惑”。

而“萤火”不仅谐音“荧惑”,更是取“在黑暗中发光”之意。

这不正是中国航天事业的写照吗?

还有一些,命名,相信无需解释,只要是在中华文化中长大,自然就会懂,这是深植于血脉里的文化。

我们的第一艘飞船叫“神舟”;

我们的气象卫星叫“风云”;

我们的全球定位卫星系统叫“北斗”;

我们的全球低轨卫星系统叫“鸿雁”;

我们的太阳监测卫星计划叫“夸父计划”……

把他们送往太空的火箭,一直以来都没变过,名为“长征”。

不止航天人,整个中国科研系统的人,都可以说充满着浪漫主义情怀。

我们的发动机,名为:峨眉,太行,岷山,泰山,秦岭,昆仑……

听起来就霸气,总感觉不是航空发动机,这完全是行星发动机的编号!

鹰击长空、长缨缚龙、鲲鹏展翅…

几乎每一个导弹的命名背后,都有一组诗词做支撑。

我们把南极科考站称作是“昆仑”,一下子“皑皑昆仑雪”的感觉就出来了。

更浪漫的是,他们还在南极点上放了一个中华天鼎,意指“定鼎南极”。

所以,中国科研人的浪漫,你能理解了吗?

中国厚重的古典文化,在这些人手中焕发出新的生机。

芯片、航天与武器,传统、未来与希望…

他们就像是在还原老祖先的梦想一般,把这些本该是传说中的神话,还原成现实。

这是多么浪漫的一件事啊!

通过起名,普通中国人也能感同身受这种浪漫。

无需赘言,我们就能理解短短两三字名字背后的深沉情感。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kj/2233.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