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三星第二季度利润继续腰斩,华为被禁第51天

科技 2019-07-05 23:36134未知admin

三星电子的业绩继续腰斩,而未来的展望也并不明朗。

5日下午,三星电子(005930.KOSPI)发布了其第二季度业绩财报的预测值公示,三星电子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营业利润为6.5万亿韩元,相较去年同期的14.87万亿韩元下滑近56%,虽然环比增加了4.3%,但仍然难以脱离“腰斩”的命运。

根据上述公示数据,三星电子第二季度的销售额为56万亿韩元,虽然相较上一季度的52.39万亿韩元上涨6.9%,但相较去年同期的58.48万亿韩元仍下降4.2%,而2019年上半年三星电子的营业利润为12.73万亿韩元,相较去年同期更是下滑近六成。

而当天的公示中,三星电子虽然并没有公布各个事业部的具体运营情况,但根据券商通过销售情况及关联企业的经营情况所预计,占据三星电子销售额最大部分的半导体、芯片事业部门在第二季度的营业利润约为3万亿韩元左右,相较上一季度的4.12万亿韩元及去年第二季度的13.65万亿韩元均有较大程度的下滑。

此外,券商还预测,负责智能手机、IT产品的IM事业群的营业利润也因三星折叠智能手机的延迟推出,以及销售利润的下滑,营业利润的规模也将有较大幅度的下滑,虽然消费者家电及显示屏业务的营业利润或将稍有改善,但仍然难以改变业绩全貌。

虽然三星电子的业绩走出了营业利润及销售额连续多个季度下滑的困境,但相较于峰值,营业利润仍然下降近六成,而在出现这种腰斩式下滑的背后,主要源于作为三星的利润主要来源之一的存储类芯片市场出现动荡,韩国企业三星、SK海力士在DRAM产业的市占率达到70%以上,是韩国半导体产业的“晴雨表”。

根据TrendForce存储器储存研究(DRAMeXchange)调查指出,2019年智能型手机及服务器的需求量将低于原先预期,加上CPU缺货问题仍对笔记型计算机出货略有影响,导致eMMC/UFS、SSD等产品出货量恐不如预期,跌势难止;同时,根据韩国半导体协会的行业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6月,8GB系统内存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的全球市场单价为3.31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下降11.73%,继续保持下行的态势。

此外,日本政府日前宣布修改对韩贸易规定,将限制氟聚酰亚胺、光刻胶,以及氟化氢三种材料出口至韩国,上述材料主要用于智能手机面板以及电视的液晶屏,同时光刻胶也是半导体产品的核心材质,而根据韩国贸易协会发行的最新报告显示,韩国半导体及显示器行业在这三类材料对日本的依赖度分别是91.9%,43.9%及93.7%。

曾担任三星电子社长,现担任韩国区块链协会会长的陈大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对于三星半导体产业“最致命的一击”已然成为现实。

陈大济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其在担任三星电子半导体事业部专务理事期间,曾在一次闭门战略会议上,进行过一场面对高管的“头脑风暴”,主题是“能够让三星电子的芯片产业倒下的可能性”,其中就有日本对韩停售芯片制造的材料,以及中国选择以其他产品替代韩国芯片的担心,“当时听到这三种可能性的所有高管都在摇头,甚至有人直接表示直流冷汗;没想到,过了20多年,这种毛骨悚然的事情或将成真。”

陈大济认为,凭借目前三星所掌握的技术优势及市场占有率,如果仅仅是来自市场周期性价格定律,那么并不值得担忧;但最大的问题是,目前三星所面临的外部环境并不利于三星和韩国经济,“目前日本限制对韩出口的材料,在韩国半导体行业所占据的份额较大,若日本的材料断供,韩国企业的库存最多也只能够活过3~6个月,而这也是日本能够打出的最大的牌。”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副会长黄喆周则认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韩国的半导体的生产设备及核心材料主要由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所主导,导致虽然生产出芯片产品,但由于源头技术受制于外方,在成本控制力方面大打折扣,因此需要突破这种科创壁垒,在核心材料方面推动国产化进程,将有利于韩国产业未来提高成本控制力。

不过,也有业界人士对于三星的未来财报抱有信心。韩国新韩证券分析师李先烨表示,根据上述韩国半导体协会的数据,2019年6月128GB 16Gx8 MLC闪存(NAND Flash)的全球市场单价为3.93美元,虽然相较历史峰值下降了近三成,但停止了时隔六个月的下跌,此外,由于行业占有率第二名的日本东芝半导体闪存车间的部分停产现象仍未完全恢复,业界预计2019年6月的月产量将相较正常情况下滑10~25%,“同时,日本方面对韩禁止出口的这些材料,虽然短期将对韩国造成一定影响,但日本并不是该材料的唯一来源,且材料的断供将会反向导致出货量的一定降低,反而将会导致日本的电子企业在此过程中受害,并间接导致存储芯片的价格上涨,使三星成功脱离市场危机。”李先烨说。

第一财经记者从韩国三星电子及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方面了解到,为配合韩国政府对于半导体产业的扶持计划,三星电子将出资30万亿韩元,培育非存储类系统半导体产业,并以2030年前在全球占领领先地位作为目标。为此,三星电子将在韩国京畿道华城设立极紫外光刻(EUV)工厂,并寻求将EUV技术应用于10nm DRAM产线来提高EUV设备的利用率;另外,韩国青瓦台也在5日宣布,将召集三星、SK集团等大型企业的掌门人,并就目前日方的贸易制裁措施进行商讨,并商讨下一步的应对措施。

一位要求匿名的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官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正在向日方传递韩方的担忧,着重强调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对于日本企业将带来的损害,并表示目前日方的措施既不符合国际惯例,也不符合G20精神,但他同时也坦承,“目前韩日双方在诉求上仍有较大差距,因此短期内能否解决争端,还是争端进一步扩大将成为未知数。”
 

7月5日,华为被列入“实体名单”的第51天,其在手机行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三星电子发布了第二季度营业利润报告,二季度盈利6.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82.38亿元),同比减少56.3%。

这是三星电子近三年来最差的季度盈利,数据腰斩的背后,除了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也和华为减少订单脱不开关系。

三星华为相爱相杀

在智能手机市场,三星和华为的竞争已经到了贴身肉搏的程度。根据IDC今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智能手机全球市场占有率三星排名第一,华为排名第二。

2019年一季度全球手机出货量占比前三名

华为消费者业务集团首席战略官邵阳在6月的亚洲消费电子展上表示,今年可能无法实现超越三星的目标,要比预计的时间要长一点。言下之意,尽管今年因为外部原因不能超越三星,但超越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华为不仅是三星的对手,同时又是三星的金主。有分析师称,三星二季度利润下降是因为主要客户在采购三星存储芯片方面出现了波动。

三星电子是全球最大动态随机存储器(DRAM)及闪存(NAND)记忆体芯片供应商,三星电子超过三分之二的利润就是来源于此。

三星半导体存储芯片

而华为,正是三星电子芯片业务的主要的大客户之一。

这个客户到底有多大,从去年和今年的相关数据里可以看出一二。

去年8月,韩联社称,三星电子2018年前六个月的销售额为83.9 万亿韩元;其中有 27.4万亿韩元(约1673亿元人民币,占比32.7%)来自中国,首次超越美洲大陆成为三星电子最大的市场。

今年三星电子公布的第一季度事业报告书显示,三星的主要顾客依序为苹果、AT&T、德国电信、华为、美国Verizon,5个大客户占三星整体营收比重达15%,在三星的前五大客户中,只有华为受到美国禁令影响调整了手机出货量。

《南华早报》此前报道称,在谷歌因美国禁令宣布即将停止向华为提供对 Android 系统和谷歌服务的支持后,华为就已开始削减手机产量。

有分析指出,在美国出于地区保护主义降低对三星需求的同时,中国科技巨头对于三星芯片的需求越来越大,三星对中国的依赖性也明显增加,用“同气连枝”、“休戚相关”这些成语来形容三星和华为并不为过。

三星遭遇内忧外患

大环境方面,原本截至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连续第6个季度出现下滑,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持续低迷的总体态势没有变化。

另外,韩国《朝鲜日报》5月23日引述首尔外交人士的话报道,美国政府通过外交渠道,向韩国政府传达“使用华为产品,会出现安全问题之忧”的信息,并要求作为同盟国的韩国积极协助美国的对华政策。

第一财经此前也报道,仅2018年一年,华为向三星电子、SK海力士等韩资企业购买的设备及装备金额超过100亿美元,三星和 SK 海力士正是华为存储芯片的主要供应商。

而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在6月17日的访谈中提到,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300亿美金,海外智能手机销量下滑40-60%。

华为创始人兼CEO

数据显示,2018年华为手机全球出货量为2.06亿台,海外出货量占据近一半,以此推算,华为手机销量将减少4000万-6000万台,三星电子将直接面对最多达6000万台装机量的损失。

路透社援引HI投资证券资深分析师Song Myung-sup说法,如果美国继续制裁华为,三星每年可多卖出3700万个智能手机。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况且三星在面对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厂商围剿的情况下,也没有信心拿下全部华为的下滑份额。

只有更糟没有最糟

另外,华为被禁导致的连锁效应又给了三星致命一击。

要知道DRAM和NAND会因为库存、需求等原因出现周期性的涨跌,目前半导体存储芯片的整体处于下跌行情,DRAM的价格已经在三个月内下跌了25%(截至到6月底)。

Sangsangin投资证券分析师Jay Kim指出。” 华为接下来会使用多少芯片,绝对是影响价格的一个决定性变数,当没有多少企业能够取代华为采购芯片的时候,三星就不得不降价出售。”

简单点说,目前半导体存储芯片整体供大于求,原本有华为的大订单撑着也许三星可以抗住这一波周期性下跌,但是眼下的情况恐怕只有降价清库存一条路可以选了。

科技研究公司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分析师Avril Wu表示,DRAM芯片价格下半年不大可能反弹,三星降价清理库存的行为可能会持续到2020年上半年。

要真是这样,那么三星电子接下来几个季度的盈利恐怕都会堪忧了。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kj/1908.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