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伊朗退出伊核协议伊朗报复美国恐怖主义行为

军事 2020-01-06 11:38169未知admin

2019年岁末到2020年年初,中东局势发生了突变,美国从保守战略转向攻势战略。首先,美军军事打击什叶派武装组织“真主党旅”。其次,美军成功“斩首”伊朗“圣城军”指挥官苏莱曼尼将军。对此,伊朗发誓要报复美国的国际恐怖主义行为。鉴于伊拉克形势十分危急,美军已加快撤侨并强化在中东军事部署。

特朗普之所以急于对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朗“圣城旅”和“真主党旅”动手,关键在于美国在伊拉克的既得利益岌岌可危。近年来,伊朗在伊拉克动作频频,导致美国对伊拉克局势渐趋失控。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美国主导规划了伊拉克战后政治安排,俨然把伊拉克当作美国的战利品。

但在特朗普首个任期内,伊朗反过来对伊拉克实施“什叶派颜色革命”,导致伊拉克有变天的政治风险,这就会让特朗普丢失选票,气急败坏的特朗普必须夺回伊拉克控制权。

美国在关键时刻打击“真主党旅”和“圣城旅”有多重考虑。一是打击并削弱什叶派武装组织,反对不亲美的总理人选,反对伊拉克把什叶派武装纳入安全体系。

二是借此警告什叶派和亲伊朗的逊尼派不要与伊朗交往过密,否则将会失去美国的政治和军事支持。三是警告伊朗不要过度插手伊拉克内部事务,美国坚持把伊拉克当作自己的战利品,不允许他国染指。

特朗普军事打击行动本来希望赢得更多选票,但事与愿违,美国贸然军事行动只能激化伊拉克内部矛盾,让伊朗更加深度插手伊拉克问题。此外,中俄伊三国在阿曼湾举行联合军演,显示了中俄不允许波斯湾“生战生乱”,更加坚定了伊朗维护海湾地区利益的决心。

这就让美国和伊朗的博弈战场从波斯湾转到了伊拉克,究竟博弈程度如何关键在于伊朗对苏莱曼尼被杀的报复程度有多大,但爆发全面军事冲突则不符合美伊两国实际利益,毕竟美国和伊朗都还没有做好最后摊牌的准备,选择在议会等政治领域的“暗战”比较符合各自实际利益。

这次被袭击的“真主党旅”隶属于2014年成立的伊拉克“人民动员组织”什叶派民兵武装。由于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人民动员组织”于2018年3月被编入伊拉克安全部队,直接听命于国防部,领受与安全部队相同的待遇,包括军饷、晋升和训练机会。

但美国认为该组织与伊朗关系紧密,长期接受伊朗的训练和支持,与伊朗“圣城军”关系密切,因此很早就宣布伊朗“圣城军”和“真主党旅”为恐怖组织。

对美国而言,打击“圣城军”和“真主党旅”就是反恐行动。但此举必然招致什叶派强烈反对,尤其是伊拉克政府已经“招安”什叶派武装组织,无论是之前的以色列还是美国,只要打击“真主党旅”就是打击伊拉克安全部队。

同样,被美军打击的“圣城旅”隶属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属于海外特种作战部队,肩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对抗美军,以及培训包括“真主党旅”在内的什叶派民兵武装。因此,美军打击“圣城旅”和“真主党旅”都是剑指伊朗。

按照2003年后伊拉克战后的议会制政治制度安排,在伊拉克联合政府中,总统一职由库尔德人担任,总理一职由什叶派人士担任,议长一职由逊尼派人士担任,但占伊拉克人口六成的什叶派总理最具实权,这就导致总统和议长想通过议会政治制约总理的图谋难以变成现实。

美国也重视与伊拉克什叶派打交道,亲手扶持起来亲美的什叶派总理,如马利基、阿巴迪等,但这些人最后也都纷纷下台,就连迈赫迪也因为无法控制国内百姓骚乱而宣布辞职,其深层次原因在于美国和伊朗的幕后博弈,什叶派对美国的天然不信任。

纵然是什叶派人士担当总理,但再如何亲美也摆脱不了伊朗的深刻影响。在美国看来,如果不遏制伊朗在伊拉克的政治和宗教影响力,伊拉克必然会倒向伊朗,美国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同样,在伊朗看来,必然要把美国从伊拉克赶出去,让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成为伊朗的战略盟友。双方既在波斯湾、也门的博弈,也在叙利亚的博弈,但其重点区域则是伊拉克这个关键国家。

尽管伊拉克内部政治纷争越来越严重,各民族、宗教势力粉墨登场,美国主要依靠库尔德人和逊尼派,但库尔德人和逊尼派也是内部分裂。尽管什叶派内部也非铁板一块,但大多对美国不信任,这就让美国无所适从。

由于2019年的伊拉克选举不太理想,什叶派控制了议会,希望推举自己中意的新总理人选,但遭到美国和亲美的伊拉克总统反对。但无论什叶派推选谁当总理,都不可能与美国一条心,这是美国人无法改变的事实。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js/3935.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