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沙特削减近半产量,什么原因导致的?

国际 2019-09-16 10:31177未知admin

出大事啦,全球油价即将上涨!14日凌晨,10架无人机神不知鬼不觉穿出夜空,用炸弹袭击了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两处石油设施,并引发了熊熊大火。

这两家工厂每天可加工845万桶原油,占沙特阿拉伯原油产量的绝大部分,而沙特的原油产量几乎占全球的十分之一。

滚滚的黑烟尚未散尽,多家外媒则援引消息称,沙特的石油产量将因此削减一半,大约为500万桶。

沙特在声明还透露,袭击分别发生在沙特东部城市达曼附近的布盖格工厂(Abqaiq)以及胡赖斯油田(Khurais)。阿美石油公司的工业安全团队已经控制住火情,有关部门正对袭击事件进行调查。

据沙特的阿拉伯电视台14日报道,两处被袭设施附近没有住宅区,袭击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也门胡塞武装一名发言人14日则通过其控制的马西拉电视台说,胡塞武装当天出动10架无人机对阿美石油公司在布盖格和胡赖斯的设施发动袭击。该武装还表示将扩大对沙特的袭击范围。

逾10年来最大袭击

此次袭击是十多年来沙特阿拉伯石油基础设施遭受的最大破坏,凸显了沙特--这一供应全球10%原油国家的油田、管道和港口网络的脆弱性。这几处油田的停产将震动全球能源市场。来自该国数个最大油田的原油在运往出口终端之前将在这里加工。

彭博援引咨询公司IHS Markit资深欧佩克观察人士罗杰 迪万(Roger Diwan)的话表示:“阿美石油公司的该油田是整个体系的核心,袭击导致它的心脏病发作。”

沙特的官方媒体沙特通讯社(Saudi Press Agency)援引内政部一位未具名发言人的话说,Abqaiq和附近Khurais油田的设施在当地时间凌晨4点遭到袭击。声明没有提供更多细节,也没有发布更多更新。

Abqaiq位于沙特阿美达兰总部西南60公里(37英里)处。这家石油加工厂处理世界上最大的常规油田——超大型加瓦尔油田的原油,并出口到世界上最大的海上石油装载设施——拉斯塔努拉港(Ras Tanura)和Juaymah码头。它还向西输送石油,穿过沙特阿拉伯,到达红海出口码头。

Khurais位于该国西南方向190公里(118英里)处,拥有该国第二大油田。

沙特媒体表示,沙特阿美相信,它将能够相当快地重启生产。另一位人士说,沙特阿美高管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评估形势。

Rapid Energy Group驻华盛顿主管鲍勃 麦克纳利(Bob McNally)表示:“对于石油市场(如果不是全球经济)而言,Abqaiq是地球上唯一一块最有价值的地皮。”

何时恢复供应

沙特阿美8月份的日产量约为980万桶,该公司将利用全球存储网络为客户提供数周的供应。沙特阿拉伯在本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三个战略要地——荷兰的鹿特丹(Rotterdam)、日本的冲绳(Okinawa)和埃及地中海沿岸的西迪科尔(Sidi Kerir)——都拥有数百万桶的油罐。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周六早些时候发布的一幅近实时成像系统的卫星图像显示,阿卜凯克上空有一股巨大的烟柱,绵延50多英里。西南方向的另外四个羽状物似乎靠近世界上最大的加瓦尔油田。虽然油田没有受到攻击,但原油已被运往Abqaiq,烟雾可能表明油层正在燃烧。当一个设施突然停止运行时,多余的石油和天然气就会被安全的燃烧在大型的燃料堆中。

叛军控制的萨巴通讯社(Saba news agency)援引胡塞发言人叶海亚·萨雷(Yahya Saree)的话说,袭击是在沙特阿拉伯内部人士的情报合作下,用10架无人机实施的。他说:“只要沙特政权继续对也门进行侵略和封锁,我们即将展开的行动就会扩大,而且会更加痛苦。”

沙特内政部14日发表声明称,当天凌晨,有数架无人机袭击了沙特国家石油公司(阿美石油公司)的两处石油设施并引发巨大爆炸和大火。声明称,这次袭击的目标分别是位于沙特东北部的布盖格工厂以及胡赖斯油田。阿美石油公司的工业安全团队已经控制住火情,沙特有关部门正对袭击事件进行调查。

布盖格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东北330公里。布盖格石油加工厂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净化工厂,被称为沙特“能源系统的航空母舰”。胡赖斯油田则位于该省西南方190公里,是沙特第二大油田,胡赖斯油田每天的产量约占全球1%。

法新社称,由于沙特政府进行了安全管制,记者不能靠近被袭击地,因此尚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美国之音”15日也称,无法独立证实沙特政府的这些指控。

对于沙特两处石油基地发生的袭击,也门胡塞武装14日宣称是该组织所为。该组织发言人称,该组织当天出动了10架无人机越过边界袭击了沙特阿美公司的两处石油设施。路透社称,2014年9月,胡塞武装夺取也门首都萨那。沙特认定伊朗是胡塞武装背后的支持者。2015年3月,沙特联合海湾国家针对胡塞武装发起军事打击。胡塞武装也不时对沙特境内目标发动袭击。

​是否影响IPO进程

此次袭击发生之际,沙特阿美正在加快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准备工作。沙特阿美的官方名称是沙特阿拉伯石油公司(Saudi Arabian Oil Co.)。知情人士说,这家能源巨头已经选定了几家银行进行股票发行,最早可能于11月上市。

此次袭击市场对估值前途产生不同意见,一方观点是担心IPO估值会降低,另一观点认为油价上涨可能会提升估值。

沙特阿美IPO可能筹资1000亿美元左右。沙特希望能够以此吸引外国投资,促使该国产业多元化,从而实现经济转型。沙特阿美的IPO是这其中的重要一环。

沙特阿美早在2016年就首次提出将在沙特以及一个国外的交易所上市,然而,这一计划在2018年8月遭搁置。据外媒报道,是沙特国王亲自叫停计划,不过具体原因不明。

在2018年IPO推迟后,今年6月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表示,沙特政府仍致力于推动沙特阿美的IPO,并表示期待在2020或2021年早些时候完成。

在沙特王储发表上述言论后,多家国际投行已与沙特进行了接触,希望能够参与沙特阿美的IPO进程。在2018年之前,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汇丰银行均被沙特政府选中,参与沙特阿美IPO相关工作。

今年4月,沙特阿美首次在国际市场发债。债券发售取得成功,120亿美元的债券发行吸引到了超过1000亿美元认购。

由于是在国际市场上销售债券,沙特阿美在今年首次披露了财务状况,显示公司的净收入高达1110亿美元。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这项举措是推进IPO的重要一步,除非市场情况恶化,或者发生重大地缘政治事件才会导致进一步推迟。

不过,当前沙特阿美IPO遭遇估值之争,据能源行业和银行业的消息人士称,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坚持认为沙特阿美的估值应在2万亿美元左右,而沙特阿美内部人士以及银行业专家则表示,应该把估值目标下调至1.5万亿美元左右。

沙特阿拉伯的油田和输油管道在过去一年里一直是袭击的目标,主要由也门胡赛武装宣称拥有主权。波斯湾的紧张局势突显出全球石油供应面临的风险。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友(包括阿联酋)与地区对手、能源巨头伊朗之间的紧张关系,凸显出全球石油供应面临的风险。

自2015年以来,也门胡塞叛军一直在与沙特领导的联盟作战。2015年,胡塞武装占领也门首都萨那后,主要是海湾国家的军队介入,恢复了总统阿卜杜勒·拉布赫·曼苏尔·哈迪(Abd Rabbuh Mansur Hadi)及其政府的统治。这场冲突已造成数千人死亡,并引发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一。

随着海湾冲突愈演愈烈,沙特油田正处于风口浪尖。

《纽约时报》称,这次袭击表明“大卫杀死巨人歌利亚”的战术是多么有用,廉价的无人机为中东的动荡增加了一层新的不稳定因素。报道称,目前这次袭击的一些关键问题还没有答案:无人机从哪里起飞?被袭击目标距离也门有800多公里,胡塞武装到底如何成功袭击沙特内地的设施?沙特为何没有防住这样的袭击?

《华尔街日报》称,沙特和美国官员怀疑,这次袭击并非来自也门,而可能来自伊朗或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武装力量。今年5月,沙特输油管道遭到无人机袭击,就是从伊拉克发动的,蓬佩奥当时警告伊拉克政府必须控制住伊朗支持的那些伊拉克武装。报道还称,此次袭击也可能是伊朗发射的巡航导弹或“巡航导弹+无人机”组合,而非仅使用了无人机。

尽管胡塞武装声称对袭击负责,但是美国却把责任完全归咎到了伊朗身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上发文称:“没有证据表明袭击来自也门。”“德黑兰是近来对沙特发动的近百起袭击的幕后黑手……伊朗现在对世界能源供应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攻击。”蓬佩奥还呼吁“所有国家公开和毫不含糊地谴责伊朗的袭击”,他说,“美国将与伙伴和盟友合作,确保能源市场保持充足供应,并追究伊朗的侵略责任”。

在美国国内,对伊朗应采取何种措施引起了很大的争论。美国鹰派参议员格雷厄姆在推特上发文称,“如果伊朗继续挑衅或进行铀浓缩,对美国来说,是时候把攻击伊朗炼油厂的选项放在桌面上了。”

胡塞武装是谁?

胡塞武装是也门政府的反对力量,并得到伊朗的支持,而伊朗是沙特在该地区的主要敌人。此前,胡塞武装就曾试图与沙特阿拉伯作战,尽管与对也门的破坏相比,他们的这些举动还显得微不足道。

然而,周六的袭击似乎升级了!相关人士表示,这是胡塞武装在沙特阿拉伯发动的最大行动之一,而且袭击比以前更向纵深推进,袭击地距离也门领土约500英里。

也门战争始于2015年,当时胡塞武装组织将也门大部分地区的现政府推翻。在美国的支持下,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随后加入战斗,将胡塞武装击退。

这场冲突导致数千名平民丧生,其中许多人是在沙特使用美国制造的武器发动的空袭中丧生的。它造成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使数百万人面临饥饿的危险,并使数百万人无家可归。

在此前提交给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的一份报告中,一个专家小组表示,冲突双方都犯下了可怕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任意杀戮、强奸和酷刑,却不受惩罚。专家组说,这些暴行凸显了国际社会的集体失败。
不过,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民主党参议员墨菲转发了蓬佩奥的推特后称,蓬佩奥的推文“如此不负责任地(把事情)简单化”,“这正是我们陷入愚蠢战争的原因”。他称:“沙特和胡塞武装处于战争状态。沙特攻击胡塞武装,胡塞武装予以回击。伊朗支持胡塞武装,一直以来都是个‘坏角色’,但这并不是‘胡塞=伊朗’那么简单。”

在去年年底达成停火协议之后,经过一段相对平静的时期,最近几个月,紧张局势再次升级。今年5月,胡塞武装袭击了沙特的输油管道和其他石油基础设施,暂时中断了原油供应。今年6月,他们袭击了沙特阿拉伯的一个机场,造成数十人受伤。

今年7月,一直在向也门政府军提供武器、资金以及至关重要的地面部队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nited Arab Emirates)宣布,将迅速撤出代价过高的冲突,这对沙特领导的联军是一个重大打击。此举让外交官和分析人士怀疑,沙特阿拉伯是否会独自继续这场战争。

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公开支持沙特遏制伊朗及其在该地区盟友的努力,但美国国会反对向沙特出售武器和增派军队,这限制了美国的支持范围。

袭击事件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通了电话。美国广播公司称,沙特王储告诉特朗普,利雅得“有决心与能力对抗和应对这种恐怖主义侵略”。特朗普则称,美国将为沙特的自卫提供支持。但报道强调,特朗普在电话中没有具体批评任何人,包括伊朗。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gj/2607.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