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资讯世界!

中国同7国将参“中央2019”联合演习

国际 2019-08-21 19:0369未知admin

中国等7国将参加“中央-2019”首长司令部大演习,此次演习将分为“反恐侦察防御”和“火力反攻”两个阶段。将会有包括2250名外国军人在内的1.3万人参与本次演习。

 

俄国防部8月21日消息,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20日宣布,俄军将于9月16日-21日举行“中央-2019”首长司令部大演习。此次演习最引人关注的是将有来自中国等7个国家的外国军人参加。

俄塔社20日称,俄国防部发言人表示:“为演练联合行动,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军人将参加‘中央-2019’大演习。这一演习主要在俄罗斯欧洲地区的栋古兹、托兹基和阿苏卢克等8个训练场进行,将出动1.295万名军人(其中俄军1.07万人,外军2250人)和两万多件军事技术装备,包括坦克250辆、步战车和装甲输送车450辆、火炮和火箭炮200门、飞行器600架、军舰和辅助船只15艘。

 

俄罗斯每年动员一个军区举行首长司令部战略演习,该演习会动员整个军区的海陆空火箭军力量。俄罗斯国防部强调,此次演习的主要目的不仅是对俄罗斯部队训练水平的检测,而且还将提高俄罗斯与中亚等国家的军人相互配合水平及保护国家利益的能力。

去年,人民解放军也参加了“东方-2018”演习,解放军出动78集团军某重型合成旅和某中型合成旅,以及78集团军陆航,空突力量和空军某部飞豹,歼-10战机,模拟了解放军合成化的集团军在一个方向上作战的态势,检验了陆军脱胎换骨后的军改成果。

 

国防部发言人介绍称,该演习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演练反恐,击退来自空中的打击,并实施侦察和防御行动。第二阶段将转入进攻,演习采用强大的火力打击,以彻底消灭假想敌。其演习科目和去年类似,在去年楚戈尔举行的“东方-2018”演习中,俄军和解放军(HOAK)在楚戈尔演习场先后经历机动防御,迟滞消耗,火力打击,重装反击四个阶段。

 

俄罗斯专家称,这对俄罗斯来说是史无前例的,将向美国发出强烈的信号。俄罗斯政治学家伊万·阿尔卡托夫表示,俄罗斯举行如此大规模的演习是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发出的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也是对北约在俄边境附近举行演习的回应。该演习的关键之处还在于有七国军人参加。这表明俄罗斯准备与其他亚太国家共同保卫地区安全与稳定。

去年,国防部发言人吴谦表示,“东方-2018”演习旨在巩固发展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深化两军务实友好合作,进一步增强两军共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能力,有利于维护地区和平与安全。吴谦强调,“演习不针对第三方,和地区局势无关。”

延伸阅读:

8月20日,在回应执政盟友联盟党党首萨尔维尼发起的不信任动议时,法学专家出身的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辞职。这给近两年来内部政治斗争不断,对外与欧盟及法、德矛盾尖锐的这个南欧国家,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孔特辞职是“躺着中枪”

孔特的辞职,代表了意大利理性派与建制派对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内外政策的强烈不满。但其辞职势必导致意大利政坛的新一轮合纵连横和重组洗牌,给刚刚经历换届的欧盟带来更多政策和精力掣肘。

孔特当选总理,本是妥协的产物。2018年意大利大选后,联手组阁的两大民粹主义政党——联盟党与五星运动党为争夺政府主导权各不相让,最终推举“局外中间人”、法学教授孔特担任总理。政府的实质控制权,仍在担任副总理的萨尔维尼和五星运动党主席迪马约手中。

但随着政府的运行,萨尔维尼通过在预算、移民等问题上向欧盟以及法国、西班牙等国展现强硬姿态,来不断为自己及联盟党捞取政治资本,逐步从五星运动党手中攫取权力和民众支持。国内外普遍将其看作意大利的“影子总理”。

在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联盟党的得票率高达34.4%,比去年大选的得票率翻了一番,而五星运动得票则从32%暴跌至17%。逐步尝到“怼天怼地”甜头的萨尔维尼,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国内外坚持本党的政策主张,与五星运动的关系也逐步从“同床异梦的合作”变成“公开叫板的分裂”。

在修建意大利都灵至法国里昂的高铁等问题上,双方更是水火不容,两党的合作几乎到了破碎的边缘。这也成了萨尔维尼发起此次不信任动议的导火线。

然而,执政联盟破裂甚至提前大选等政治动荡,却正中萨尔维尼下怀。目前民调显示,联盟党的支持率高达37%。由于意大利选举体制规定,得票40%以上的政党即有机会获得过半席位,提前大选很可能让联盟党实现单独执政。因此,萨尔维尼以“搞事情不嫌大”的心态对待各种内外大事。

8月19日,萨尔维尼主张就孔特总理在议会发起不信任动议,成为其推翻政府并迟滞意大利与欧盟就预算问题谈判的工具。

孔特因萨尔维尼的政治野心而“躺着中枪”。他为了避免投票导致议会解散,因此在投票前“牺牲小我”,用辞职换取改组政府的机会。他在辞职前也抨击,萨尔维尼只关心自己和党内的利益,称其是可能给意大利带来严重政府危机的“机会主义者”。

五星运动党翼结盟翻盘不易

目前,意大利各政党正在总统马塔雷拉的主持下进行紧急磋商,五星运动党也正积极寻求与前执政党、中左翼建制派政党民主党结盟,以恢复意大利政府的稳定,避免提前大选的发生。

然而,这两个不久前仍是仇家的政党的暂时性联盟,恐怕也只是一种理想状态。虽然两党现在在议会分别拥有227和112个席位,总和超过半数,但双方在财政紧缩、政治改革等方面的主张却是南辕北辙。

2016年底,前总理伦齐推动修宪公投惨遭失败并引咎辞职,背后主要原因之一即是五星运动对选民的非理性煽动。该党前党首格里洛也曾对伦齐和民主党进行过极其粗鄙的言语攻击,因此,两党合作的政治基础并不牢固。

同时,五星运动民粹主义政党的本质,也注定其将不断在政策主张上向离经叛道的激进方向发展,与民主党的分歧恐怕也将很快显现,并使新政府徒增嫌隙。

意大利或成欧洲经济下一个“灰犀牛”

政治动荡恐令意大利经济增长雪上加霜。由于意大利坐拥133.7%的高政府公债率,加之2018年6月民粹政府成立以来,该国屡次尝试挑战欧盟的财政纪律,萨尔维尼甚至鼓吹发行白条债在一些领域取代欧元,令该国的经济预期和投资者信心受到极大冲击,经济活力影响甚巨。

2018年第三、四季度,意大利经济连续衰退0.1%,全年增长率仅0.1个百分点。今年二季度,该国经济增长又陷入停滞,给欧元区和欧盟带来了沉重负担。

而随着市场对意大利的看跌预期牵动其股市、债市,甚至与其尾大不掉的银行业风险形成联动效应,意大利很可能成为英国脱欧和美欧贸易摩擦以外新的“灰犀牛”因素。

对于刚刚经历机构换届,并由冯德莱恩和拉加德分别代表德法执掌行政权与货币权的欧盟而言,急欲借新人新气象和法德领导力回归,做出一番事业,对内团结和整合,对外促进影响力与战略自主。而意大利此时的震荡,恐怕将令欧盟的美好愿景蒙上新的阴影。

未来,欧元区治理恐怕将从促内部改革、推对外影响力上,转到应对潜在风险之上。而陷于“内斗外怼”的意大利,不仅难以为协助法德整合欧盟力量做出贡献,更可能成为加剧各国间就移民、财政乃至欧洲一体化路径愿景等问题分歧的导火索。

 

因此,前几年刚刚经历多重危机荼毒以及民粹主义冲击的欧盟,重新换将转轨后,迎来的恐怕并非一片坦途,而是在不稳定中艰难探索一体化建设的坎坷之路。

麦北新闻网 返回麦北网首页>>
本文所有观点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麦北新闻网”立场,文字本站自编,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mbw.com/gj/2349.html

麦北新闻网 Copyright © 20019-2020 版权所有 LARGEMS  备案号:xxxxxxxxx号